首页|新闻|人物|摩登|美食|房产|直播|活动|交通|汽车|分类|商城|黄页|论坛|聊天
 


合作伙伴
 
热 点 

  • “欧莱雅收购羽西”媒体见面会直播实录

  • 粟山:你是我的情人

  • 妍儿_乖乖:你是我的情人——永远的奢望

  • xxyqxh:你是我的情人--今生的爱恋

  • 张啊:你是我的情人——爱,你还会回来吗?

  • 北斗7767:你是我的情人——痛苦不堪的网恋

  • 钟兰:你是我的情人——记事本

  • kittysfn:你是我的情人----我永远的大哥

  • 林志炫作客新浪聊天实录-演唱会将和歌迷对唱(图)

  • 图文:林志炫作客新浪上海嘉宾聊天室(6)

  • 图文:林志炫作客新浪上海嘉宾聊天室(5)

  • 图文:林志炫作客新浪上海嘉宾聊天室(4)

  • 图文:林志炫作客新浪上海嘉宾聊天室(3)

  • 图文:林志炫作客新浪上海嘉宾聊天室(2)

  • 图文:林志炫作客新浪上海嘉宾聊天室(1)

  • lily83421 :思念是一种病

  • 成就始于脚踏实地

  • 段战江:你是我的情人——不是我把你弄丢了

  • li.zongxuan:你是我的情人----polisson

  • 月中水:你是我的情人---恋曲1994

  •  首页 >  >  > 正文

    东方卫视主持人潘涛、劳春燕作客新浪聊天实录
     
    2003年10月13日 15:15 新浪网上海频道

      


    谈笑风生

      请点击欣赏视频

      主持人:各位网友大家下午好,欢迎来到新浪上海站嘉宾聊天室,我们今天非常高兴地请来了即将全新开播的东方卫视两位节目主持人,潘涛和劳春燕。

      潘涛:大家好。

      劳春燕:大家好。

      主持人:首先请两位为我们介绍一下自己。

      劳春燕:我叫劳春燕,以前我在卫视主持过《人在上海》,从今年10月23日开始我将主持卫视最晚的一档新闻《今日新观察》。

      潘涛:大家好,我是上海卫视的主持人潘涛,在即将开播的东方卫视我将主持晚上18点档的晚间第一档新闻栏目《城际连线》。

      主持人:能不能首先给我们介绍一下东方卫视这次全新开播的你们主持的自己的新的节目呢。

      劳春燕:《今日新观察》是一档新闻评述栏目,它既不是一档新闻联播也不是一档完全的新闻专题节目,我们有一句口号,这句口号大家听了可能就明白了,“盘点关键新闻,点击新闻关键,《今日新观察》,把握每一天。”

      潘涛:我们这个节目在我们立台之初,台里面主要负责的领导就曾经说过,要解决的是一个问题。比如中央台解决的问题是谁来说,凤凰台解决的问题是说什么,我们首先要考虑是怎么样解决怎么来说的问题,所以《城际连线》更多是以城里人的新闻、城里人的事件为主要的线索,我们自己也有一个标志性的语言,“说城里故事,走城际路线,每晚六点,关注《城际连线》。”我们更多是关注城市主流的新闻事件,当然有些趣闻轶事,我们会或多或少关注,当然更多的是对城市现象的关注。

      主持人:有网友问劳春燕,以前你是浙江的高考状元,在复旦也是高材生,现在凭着脸蛋说话,是不是觉得挺可惜的?

      劳春燕:首先澄清一点,我不是高考状元,只是二榜第一名而已,连“探花”都算不上。我觉得做主持人也挺需要脑子的,我没觉得是浪费,至少我选择了自己非常喜欢的职业。

      主持人:你现在又是主持人,又是制片,又是记者,又是编辑,身兼数职,觉得自己最喜欢哪方面的?

      劳春燕:我觉得做主持人做制片人,虽然看上去好象工作负担比较重,其实对于主持人来讲是需要非常全面的能力的,像国外的很多大牌主持人,他们应该都是记者出身的,他做了主持人以后也不会呆在棚里,他还是会经常做一些采访。其实作为主持人也好作为记者也好,在第一线,假使你是新闻的从业人员的话,永远都能够在第一现场带给你很多的灵感,能够保持你对新闻的那种敏锐的触角。即使我今天做主持人或者做制片人,我还是希望自己能够有机会做一些采访,这样能够保持对新闻的这种感觉。

      潘涛:劳春燕给我印象最深的是99年一架韩国货机在莘庄坠毁的时候,她是在第一时间到达现场并做报道的。

      主持人:潘涛你是北方人吗?

      潘涛:我籍贯在北方。我生在北京,离开北京以后在四川生长,呆了十几年,后来到北京念书,之后直接来到上海,可以说更多的是四川的一方水土把我养大的。

      主持人:你在四川人民广播电台工作的时候一直做的是电台播音?

      潘涛:是。

      主持人:那时候有没有想过会成为家喻户晓的电视新闻主播呢?

      潘涛:家喻户晓还谈不上,而我们家里是知道的。我觉得从小生长环境对我的成长有些帮助,首先在北京,普通话的形成对我的语言形成有些便利,同时我家是文艺世家,父亲母亲都做一些文艺工作,他们对我的影响比较大。从小我就做一些演出活动,演出、中学生采访、中学生主持,这样就过渡到电台电视台的播音了。很小就涉及到这些,包括电视剧、广播剧,多多少少有大大小小的锻炼。

      主持人:你还参加了申博形象之声,每个字的发音都是国家一级甲等的标准。

      潘涛:这是自己的工作,这个工作让我感到很荣幸,毕竟为上海申博出了一份力。

      主持人:是什么让你们想成为一位主持人的?

      劳春燕:在我小的时候,我很小就想做一个新闻记者,但那个时候并没有想到会从事电视,那时候就觉得做记者很好,走遍万水千山,能够见多识广,后来大学我就考了复旦新闻系。其实在高考的时候也有过迟疑,到底是考经济好还是考新闻系好,还是这种兴趣的原动力驱使我最后还是填了复旦新闻系,后来就自然而然念书出来了。我并没有意识到我会做一个主持人,我只是想做好一个记者,我非常热爱这个职业。

      主持人:那时候喜欢玩,到处跑?

      劳春燕:不只是喜欢玩,我这个人天性是非常有好奇心,平时看电影电视也是喜欢看有探索和发现概念的片子,我觉得做记者能够满足我这方面的兴趣。

      潘涛:我挺赞同一句话,三岁看到老,我不知道劳春燕的成长历程,我自己从小就有一种危机意识,三岁那时候觉得自己没有哥哥那么强壮,自己什么时候能够像哥哥那样出去活蹦乱跳的,我觉得这种危机意识对人生的铺垫会多多少少有些帮助。小的时候喜欢画画,也跟过素描班,后来在学校更多的机会是在舞台上展现自己才华的可能,后来自己慢慢锻炼,是一种力量把我往传媒上推。我还是蛮幸运的,我接触的传媒队伍,我的前辈我的同行对我都有很大的帮助。最早在电台的时候,我的语言成型,包括我的基本功夯实,都是来自于电台那些老前辈的培养和帮带。电视这里是青年才俊倍出的地方,我觉得这正使得我有一种压力,正是由于这个压力使得我能够继续往前行。媒体是我最大的一份幸运。

      主持人:我看到两位的介绍,一般都是主持财经类新闻或者是每天的新闻报道,有没有想过如果自己从事一些综艺类的节目主持人,自己是否能胜任?

      劳春燕:没有想过。

      潘涛:我演过话剧,拍过电视剧,也做过综艺主持人,比如我看过程雷的主持以后,我非常佩服他,他完全能够驾驭现场的气氛,这不是说谁都能发挥的,有些发挥出来会觉得很傻,有些会觉得很生硬,程雷发挥出来明显是在控制整个进程和节奏,我觉得这是一种很好的素养功底。如果让我去主持的话差距蛮大的,而且在我这个岁数考虑这样的转型不太现实,我还是希望在新闻领域继续努力继续发挥。年事已高的时候,还是不做改行的打算了。

      劳春燕:其实我觉得是术业有专攻。

      主持人:潘涛出演的话剧《西安事变》中是小东旺一角。

      潘涛:那是78年、79年的时候刚刚从北京到了四川,不仅很年轻而且很年幼,再加上标准的普通话,就被导演看重了,就演当时九幕的话剧,《西安事变》,当时更多的电影和电视不是太成型,当时这场话剧演了整整一年,每天演九幕,我演三幕,我是将军的儿子,跟着爷爷流落街头,后来走入和抗日队伍,和敌特做斗争,后来惨死于枪下。

      主持人:以后自己发展的话会不会出演一些电视剧的角色?

      潘涛:我倒是有这种愿望,但是发挥的机会和可能性不会太多,就像劳春燕说的那样,术业还是要有专攻,如果有机会客串一下我还是非常乐意的。我一直喜欢把电视剧分成软剧和硬剧,软剧就是城市情景剧,硬剧就是黑色系列,《黑冰》、《警察故事》等等,虽然现在有点泛滥,但我还是比较喜欢一些写实的东西。


      


    劳春燕

      主持人:劳春燕有没有想过去拍广告或者演电视剧?

      劳春燕:其实我客串过一把,在我们卫视的《安居乐业》,我在电视连续剧里面就是演一个记者,不过没有几句台词。

      潘涛:有时候你要看到电视剧里面的那种感觉我就特别想去体验一下,我非常喜欢一个法国电影《杀死利奥》,它能把一个人物刻划得那么让你为之所动,如果这样的机会让我来演,不管成败与否,对我自己来讲也是一种享受。

      劳春燕:潘涛有舞台表演的基础,我们这种没有基础的人最多也就是演演记者这样本来的行当。

      潘涛:劳春燕是知性分子,比较容易控制节奏,不像我们,都是制造气氛。

      主持人:两位觉得做新闻主持人需要具备哪些素质呢?

      劳春燕:这个挺不好判断的。

      潘涛:我觉得做新闻的主持人,以前的教材当中也更多地提怎么样成为优秀的记者,当然新闻敏锐的洞察力还是要具备的,新闻事件发生的时候要有一个特别鲜明的角度,别人发现一加一等于二,你要把这个事件看成是一加一等于三,观众看节目的时候不会有更多的思考,但是需要你给他认识给他思考,如果这时候你点名了的话,至少你是一个优秀的记者,因为你有非常敏锐的洞察力。新闻主持人和记者是相通的,作为新闻主持人还要具备更多的平衡和判断能力,很多东西需要我们从不同的角度去分析,这样就需要我们去判断这件事情在哪些方面对我们有影响。

      劳春燕:我在一年多之前采访诺贝尔奖的获得者丁教授的时候,他给我一个启发,我问他要成为一个科学家需要什么,兴趣,成为一个成功的科学家需要什么,兴趣,成为一个诺贝尔奖获得者需要什么,还是兴趣。今天要我说新闻记者要具备什么样素质的话,我觉得首要一条还是兴趣。在这个行业没有真正休息的时间,即使他晚上睡在床上,假使有新闻发生,他第一个反应还是跳起来,去采访新闻。如果家里有地震发生,作为一个记者,我想我第一个反应不是应该带什么东西出逃,第一个反应肯定是加快到应该去的地方采访。我觉得兴趣非常重要,因为这个职业是需要你付出自己所有的精力,投入你所有的热爱的。而且我并不觉得这个职业是为了获得一种名利,当然不是说我们淡薄名利,我是觉得这个职业需要你做很久。

      潘涛:劳春燕说的职业素养,很多情况下我们是没有选择的,我们不可能是热爱一项职业,但大多数人还是热爱这个职业,这个职业适合你,这个职业给你一个机会。我觉得更多要变被动为主动,因为我从事这个职业,所以我热爱,这里能够找到成就感。

      劳春燕:其实对我们来说是相当幸运的,你找到了一样既能够满足你兴趣爱好又能够养活你的工作,很多人也许收入很高,但是他的工作他并不喜欢,他可能仅仅是为了赚钱或者是为了别的什么,你能够找到一个非常有兴趣的工作,同时这项工作又能够保证你生活的需要,我觉得我们还是很幸运的。

      主持人:劳春燕现在除了本身的工作还想做些其他的什么吗?

      劳春燕:这些工作已经够我忙的了。

      潘涛:劳春燕是一个很不安定的人。

      主持人:都说劳春燕是才女。

      劳春燕:过奖,过奖,如果我到这把年纪了还说自己是才女,那我就是太没有自知之明了。

      主持人:这次全新开播的东方卫视自己主持的节目跟以前自己以往主持过的节目有什么区别吗?

      劳春燕:我主持《今日新观察》这档节目应该说它和以往的新闻节目还是有很大不同的,《今日新观察》是一个新闻评述节目,它其实有主持人和评论员两个角色合作着做这档节目,我们邀请的曾经是央视名嘴方宏进先生,他现在被坐阵评论。这里既有大量的信息,同时又有比信息多一点的解释和分析,把这两个结合在一起,所以对主持人的要求跟以前的播报也是不一样的,他不仅仅是一个主播的角色,只要播就可以了,他同时还要控制整个节奏,能够替观众来提问题,所以整个节目里面可能需要你的大脑时刻保持高度的紧张状态。

      主持人:《今日新观察》节目开播是什么时候?

      劳春燕:10月23日当天开播,每天晚上10点钟。

      潘涛:从上海卫视新闻到即将播出的《城际连线》都是我主持的节目,以前是播报的色彩比较浓厚一点,现在是给了我们一个说的天地。以前我们做上海卫视新闻的时候,更多的是已经成型的稿件、成型的导语、成型的播报内容,最多是我们加一些润色和处理,一些语气等个性上的东西,所以我觉得自己发挥的余地不大。当然也不是说自己没有创造的可能,我觉得还是有,以前节目风格的成型都是依赖于自己的,在我来说,我在上海卫视新闻播报的过程当中我投入了更多的激情,甚至投入了一些演艺成分,当然这是在一定框架之下的,比如说这些稿件需要加一些自然而然的过渡,生活中是如何表现的,我和生活更贴近一点。再多一些激情,也许今天走上直播台的时候挺疲惫的,或者心绪挺乱的,但是只要我坐上去了就要把这些暂且抛开,这就有一定的表演成分,当然这是有基础的,不是说我扮演什么角色,而是把自己最好的状态拿到这来,我是要负责任的,在播出的时候给观众最好的状态,因为在我的背后,有很多编辑人员他们为这个节目付出了很多努力,他们从各个渠道收集这些材料,花了这么长时间,如果到我这儿出了问题,我实在是感到有愧甚至有罪。现在即将播出的《城际连线》更多地让我找到了劳春燕当年和现在兼容并蓄的状态,能够多多少少投入到整个编播过程当中,能够更多地发挥出自己的色彩,使自己的性格更加鲜明,说的色彩会更浓厚一点,这样观众会觉得这个节目是在和他沟通和交流,而他不只是被动的受者。


      


    潘涛

      主持人:现在我们来问几个网友的问题。他们在网上看到这边做的东方卫视的专题,看到两位去嘉年华玩了,感觉怎么样?

      劳春燕:我的那个项目特别轻松,跟三个小孩,差点被人当作是《欢乐蹦蹦跳》。但是我觉得那句词特别好,“寻找线索背后的惊喜”,我觉得这个词特别符合我的心意,也特别能够概括我的那种喜好。

      潘涛:这是我们东方卫视很好的一个标志性语言,“寻找线索背后的惊喜”,我们也希望能够做到这一点。我那天是参加了四个活动,需要付出的努力比较多一点,刺激也是很多的。比如说转木马,疯狂老鼠,激流勇进,还有旋转车,这更多的是找到一种互动,参加这个活动印象最深的还是骑木马,让我找到这种感觉了。而且我本身感情色彩比较重,我愿意投入到那种怀旧的氛围当中。

      劳春燕:这么大一个人不好意思骑木马,正好这次有这个机会。

      潘涛:在国外的电影里也可以看到木马有关的案件线索或者是浪漫回味。

      主持人:我们知道卫视现在有八个当家主持人,那天的活动里叶蓉和袁鸣倒是非常惊险的,为什么你们没有选择那么惊险的呢?

      劳春燕:这是我们给我们每个人安排好的。

      潘涛:这种惊险就留到幕后了,后来我和姜波去参加了这个活动,去体验了一下。有时候这种惊险是一种调整,确实很好,有时候你会觉得一下子放松一下了,身心很轻松。

      主持人:有网友问,两位主持人平时都看一些什么书,充实对从事你们这样的工作是不是非常重要?

      劳春燕:那当然,做电视不仅仅看书,好的电影也要看,甚至于好的话剧等等,我觉得都需要。电视本身就是有多种元素在里面的,它不是一个平面媒体,它需要你有声音,甚至于音乐,需要你有视觉,所以我觉得能够多看一些好的片子对我们帮助也是非常大的,不仅仅是看书,看书当然能够丰富你的思想。

      主持人:推荐两部片子吧。

      劳春燕:好的片子太多了,我不敢随便推荐。

      潘涛:看书更多不光是知识的积累,更多的是理性的心态,多了一份知性的魅力。记得我们小的时候读书,更多的是在去背,背名著、背典故,后来在电台工作做通讯,无形当中对长篇纪实性的通讯很感兴趣,现在由于节目需要,更多关注一些小说,当然也不是主流小说,前段时间看了北京一位作家写的《晃晃悠悠》,还有社会问题的小说,这些小说对我们的节目有些帮助,当我们谈到节目现象的时候,我说我知道这个故事,然后我和观众一起来分析,当然这些小说作为娱乐还行,但是推荐给问有还是不太合适的。

      劳春燕:我这两天正在看《二十四小时》,这个片子不错,既能够娱乐,当然对我们做电视的人来说,从这个片子剪辑等专业的角度也能够看到一些东西。

      潘涛:那天方宏进老师教导我们说要多看一些国外影片,看看他们是怎么样表述故事,也对我们工作有些帮助,让观众看了之后就能够被吸引住,被抓住。

      劳春燕:其实好的电影在我们做电视的时候也能借鉴很多东西,比如说每隔两三分钟要有一个停顿点,我们做新闻的时候如果能够把这些小小的技巧运用到节目当中去的时候也能够起到一定的作用,都是传播嘛。

      主持人:有网友问,两位主持人平时是不是喜欢逛街,有没有被路上的行人认出来?

      潘涛:有,劳春燕有。

      劳春燕:我平时不太逛街。

      潘涛:可能上海是大都市,上海的特点比较好玩,他也许认识你,但是他不会主动上海跟你搭讪,他可能会在旁边观察你。我们不是说自我感觉很好,我上街如果做地铁或者挤公车的话我会特别注意,如果这样走在街上我会特别注意自己形象等方面一些细微的东西。像我们本身可以说都是有一定的文明素养,走在街上多多少少都是对自己有一个很好的行为举止的惯性。比如说在街上红绿灯的问题,有人冲有人闯,但是我不会闯。

      主持人:如果很急的时候呢?

      潘涛:如果很急的时候我会先说服自己。昨天我在跟一些朋友谈的时候,他说认识一个法国的朋友,他一直在不停地夸法国的朋友,他说人多么多么地好,比如他停车的时候他愿意把车开到车库里面去,把车位让给后面的人,他到了红绿灯一定会停下来,不管是什么样的情况,不管前面的人怎么样,他不会随从。后来我分析为什么国人的文明素养还不是很高呢?是因为心态和角度不一样,也许在这个法国青年看来,他觉得他能够在这些行为当中有一种成就,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做了哪一点,也许有些国人觉得我吃亏了,我为什么不去抢这个位置,现成的,我为什么不去抓紧时间抢这个红灯呢?

      劳春燕:你还没有回答到底有没有人认出你?

      潘涛:有,还是有。特别亲切的是一些出租司机,他很热情,会说你面相很熟,说你是做什么的,然后他就反映一下,我觉得什么事情什么事情怎么样,他把你当成一个倾述的渠道,他很信任你,我觉得这也是让我自己感到很荣幸的事情,对我自己的职业认识也是一个很好的帮助。

      主持人:劳春燕也有吗?

      劳春燕:也有。

      主持人:肯定有啊,主持节目那么多。

      劳春燕:不过一般我上街都穿得比较随意,跟在镜头上应该说有比较大的反差。前两年我刚刚到卫视的时候,因为那时候卫视刚刚开办,我出门的时候经常会有人说,劳春燕你怎么不在新闻透视里了,记得一次在海关,听人说劳春燕你怎么不在新闻透视了,那时候听了之后不知道是什么感觉,说明卫视在本地人的收视率还不是太高了。这次东方卫视开播应该不会这样了,观众非常关心你,但又不知道你去了哪里。


      


    认真回答问题

      主持人:两位对以后东方卫视的工作有什么展望吗?

      潘涛:可能网上有很多朋友对我们东方卫视确实寄予了很多的期望,确实也有很多朋友对东方卫视持怀疑的态度,至少我觉得不管是参与筹建的幕前还是幕后的工作人员,他们确实是全身心地投入在做这个工作。而且很多同事在不停地否定自己,觉得今天节目的风格今天节目的状态都在不停地提出异议,这是一个很好的现象,但是都希望做出很优秀的产品来献给关注我们的观众朋友们。更多的时候希望大家更多地支持我们,您的意见诚恳意见我们是乐意接受的。总而言之,希望大家能够多一些善意的期望来等待我们热心的回报。

      劳春燕:我觉得就像我们的台标一样,它是一个非常新鲜的橙子,也许开始时有点酸,但是它的营养会非常丰富。

      主持人:有网友问,听说劳春燕已经做妈妈了,你平时是怎么平衡家庭与工作关系的?

      劳春燕:我不是一个非常称职的母亲,现在小孩是爸爸和妈妈带,平时没有太多的时间陪他,但是只要我有时间,我会省下逛街的时间省下看电影的时间陪他去玩。

      潘涛:我觉得这是一种职业牺牲,劳春燕也是一样,她为了工作不得不做出选择。

      劳春燕:我觉得该放下的时候还是要放下,前两年应该说也是一个职业发展很关键的时候,因为我非常喜欢小孩子,所以我还是当机立断要了一个小孩。

      潘涛:这样看来,劳春燕和夏丹给我一个很好的示范,劳春燕就是兼顾得很好,工作、事业、生活都兼顾得很好,到什么阶段该有什么样的果实她都得到了。

      劳春燕:没有,没有。

      潘涛:至少这是无心插柳。欧阳夏丹至少知道自己哪一个阶段该做哪些事情,我觉得她们都是挺幸运的。

      主持人:潘涛你呢?

      劳春燕:潘涛就能说别人,潘涛的人生大事还没有解决。

      潘涛:我应该说也是一种成功,没有受到感情的困扰应该说也是一种成功。我这个年龄确实是三十而立,真的想好好做一些事情,年少轻狂的时候没有更多地集中在这个方向上,现在给了我这么好的一个施展天地,应该尽我所能把当下的工作做好。我觉得只有事业是你可以把握得住的,只有亲情是你可以去随时感受的,但是感情这个东西确实要考虑很多。

      主持人:可遇不可求。

      潘涛:对,可遇不可求。

      主持人:两位能说说上海卫视到即将开播的东方卫视给你们的感觉有什么不同吗?

      潘涛:台标不同。

      劳春燕:对,人多了不少。

      潘涛:我觉得是一种活力和朝气。上海卫视创台的宗旨不一样,就受到很多无形的束缚,其实当时大家也想有更大的突破,有很多的想法和创意,但是苦于一时没有更好的施展机会。

      劳春燕:上海卫视和东方卫视定位有所不同。

      潘涛:但是以前上海卫视确实也做了很多成功大胆的尝试,比如以前做过在澳大利亚卫星双向传送直播节目,还有连线的节目播出,当然现在东方卫视给我们的天地更宽阔了,施展空间更宽阔了。

      主持人:覆盖面就更广了?

      潘涛:其实以前上海卫视也有很多落地点。东方卫视现在已经在全国的省会城市落地,还有在国外也有落地,比如澳大利亚、日本。

      劳春燕:整个台的气氛上还是有很大的不一样,一方面是来得人多了,我们这个台给人的感觉是天南海北的人全都来了,人来自五湖四海,现在也有很多“海归”,从北京过来的也有,南方过来的也有,给人的感觉是朝气蓬勃,大家都充满了激情充满了向往去做一件事情,我觉得这种感觉蛮年轻蛮有朝气的,我也相信我们能够做成一些事情,大家有比较一致的想法和憧憬。

      主持人:上次袁鸣来的时候也说到一个节目,就是你们卫视新开播的时候会有《男孩遇上女孩》这个节目,是蛮新颖的一个节目。

      潘涛:如果让林依轮做这个节目的话,这种尝试和组合是有成功的可能性的。

      主持人:有网友问,两位前面谈到了喜欢看的书和影片,平时是否喜欢听歌,有没有自己喜欢的歌手?

      劳春燕:我喜欢《古墓丽影》里的劳拉。

      潘涛:我对歌曲的旋律比较容易见异思迁,我很容易被旋律打动,很多时候我更多的是能够陶醉于歌曲的旋律当中,而忽略了它的表面辞赋。我听歌的时候说是哪位歌星哪位歌手我并不在乎,我在于它的旋律和我心境的弥合。所以都有些喜欢,但是如果说“最”的话,很难。

      主持人:比如说呢?

      潘涛:加利福尼亚的老鹰乐队的歌曲我比较喜欢。

      主持人:有网友说,听说潘涛在朗诵方面感觉很到位,可以让人家听得非常感动,可不可以给我们现场来一段?

      潘涛:真要是感动的话必须要有一些故事情节,让我想一想。我觉得这个时候让我发挥不在状态,以后有机会的话我还是会在一个比较有意境的场合发挥,这样也可以留一些悬念。

      主持人:因为自己普通话方面非常独到,或者在演绎朗诵诗句方面,是不是自己喜欢这方面的,也会说一些?

      潘涛:对,无形当中你会想用有声语言表现出来,用一些有感情色彩和文采的文章,这可能也是一种职业习惯。以前我们在电台做的时候,相对于电视来说广播对声音的要求更高一点,包括对音乐包括对语言的表述,语言声音形象的处理更高一点,所以那时候我们也尝试了很多文体的主持,比如有专题类的、散文类的、诗歌类的,这种锻炼多一点。

      主持人:这也算是自己的一个爱好?

      潘涛:等于是一种爱好。

      主持人:劳春燕平时有什么爱好?

      劳春燕:我喜欢游泳,旅游,晒太阳,看电影,听音乐,其实都很普通,都是一些普通的爱好。

      主持人:我们知道主持人一般都会很忙,像主持《今日新观察》这么晚的时间,你是怎么休息的?

      劳春燕:我也正犯愁,哪个时间段可以让我用来健身,晚上十点半节目结束,健身房也都已经关门了。

      潘涛:刚才来的时候劳春燕还在羡慕我,我那档节目是6点到6点半,晚上可以有很多时间自己来支配,我跟你的爱好一样,我也喜欢游泳。

      主持人:现在时间差不多了,请两位主持人对今天的聊天做一个总结。

      潘涛:我们把每一次东方卫视开播之前的这种采访和聊天当成一种考试,因为这事关我们东方卫视对大家的吸引、魅力,所以我们希望今天多多少少能够给大家一些期待,对我们东方卫视未来的开播多一些支持和鼓励,那么今天我们就不虚此行了。

      劳春燕:网友对我们还是挺客气的,没有提特别刁钻的问题。我和潘涛一样,对一个新生的东方卫视充满了期待。记得前两天路过陕西路威海路的时候看到东方卫视的大牌子挂在那里,一个问号一个惊叹号,然后一句口号:We bring you the world。当时我看了以后,真是觉得有一种任重道远的感觉,我们有这么重的责任,虽然做记者一直有这个责任感,但是第一次有这么强烈的感受。所以我跟大家一样,我也期待惊喜。

      主持人:因为时间关系,我们今天的聊天到这里就要结束了,非常谢谢两位主持人来到我们新浪聊天室,也希望我们的网友们继续关注东方卫视的开播,也希望我们以后能有机会听到潘涛的朗诵,谢谢大家,再见!

      劳春燕、潘涛:再见!








    发表评论】【关闭窗口
     


    新浪网上海站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论坛聊天邮箱手机短信息 常见问题解答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用户注册 | 广告服务 | 中文阅读 | RichWin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4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