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人物|摩登|美食|房产|侬侬|活动|交通|汽车|分类|商城|黄页|论坛|聊天
 


合作伙伴
 
热 点 

  • 觉得自己像海底火山岩--旅德摄影家王小慧作客实录

  • 图文:狂欢迎佳节(2)

  • 图文:狂欢迎佳节(1)

  • 图文:梁咏琪现场开怀大笑

  • 图文:梁咏琪现场回答新浪网友问题

  • 图文:梁咏琪在新浪明星册上签名

  • 图文:梁咏琪亭亭玉立

  • 新浪独家专访梁咏琪:神秘新专辑令人期待(视频)

  • 图片-红粉佳人倚窗而立

  • 图片-佳丽们的到来为古镇增添了一道亮丽的风景

  • 图片-聋哑选手郭玉良对古镇小店里的手工艺品爱不释手

  • 图片-佳丽们一起展示手中包好的粽子

  • 图片-佳丽在古镇学包粽子

  • 图片-佳丽们手捧孩子们献上的鲜花走进古镇

  • 图片-朱家角镇上迎接上海小姐的少儿仪仗队

  • 10月6日 纳不错醉人的风光

  • “达芙妮”杯首届“上海小姐”入围选手掠影(之六)

  • 柏强参赛作品--宇宙大爆炸

  • 柏强参赛作品--心心相印

  • 柏强参赛作品--天外飞仙

  •  首页 >  >  > 正文

    觉得自己像海底火山岩--旅德摄影家王小慧作客实录
     
    2003年10月21日 16:16 新浪网上海频道

      


    王小慧近影

      请点击欣赏现场视频

      主持人:各位网友大家下午好,欢迎来到新浪上海站的嘉宾聊天室,今天非常高兴请来了旅德摄影家王小慧,小慧老师您好,先给我们网友打个招呼吧。

      王小慧:大家好。

      主持人:先请王老师介绍一下你的新书《我的视觉日记》。

      王小慧:这本书已经不是新书了,已经快两年了,这本书比较新的是第12版,也可以说是新书。因为,书封面的照片有更改过。我的新书其实是这本,是一本画册《花之灵》,是《花之惑》的续集。

      主持人:我看到很多文章,它的第一段总是描写你的美丽,您认为认识到自己的美丽了吗?这种评价是不是很重要?

      王小慧:每个女人都愿意听到这样的话,我从来不觉得自己是最美的,或者说我对美的理解和很多人不一样。我从来觉得美更多的是一种和漂亮不一样的含义,可能包含着很多,不光是外表的。当然了,如果一个女人能够得到别人的赞美,一定是个让人高兴的事。

      主持人:外表看你是一个从容淡定的人,很难想象会是一个激情的人?

      王小慧:常碰到别人这样讲,其实我觉得自己有点像海底下的火山岩,表面看很平静,实际上有很多的热情在里面。我这两天做一个展演,在上海美术馆,前后有一个多月,大概从9月26号开始到10月30号结束,这个展览是我一个综合性的展览,有摄影,也有录像,也有多媒体的影像,还有装置,另外还有我很早拍的电影的展示,所以整个底层,两个大厅,包括外面的空间都是我的作品。在拍这个影像或者叫做录像作品的时候,我实际上是拍的一些荷花和莲蓬,拍莲花和莲蓬的时候是要十天的时间,每天每一个小时拍一个照片,或者说拍一个镜头。这个时候等于是白天晚上都不能好好睡觉的。我在睡觉的时候也会用闹钟把自己叫醒,一个小时要拍一次。这种现象本身或者我做这件事情本身,我想如果不是一个有激情的艺术家做不到的,更不要说像我这样一个年纪的人。一个20岁的年轻艺术家也许会有这样的冲动,像我这样的人一般觉得不可思议,可是我会这样做。所以我想我还是有很多的艺术激情。

      主持人:谢谢王老师,我是看过您的《我的视觉日记》这本书,书中说到在你四十岁的时候,有一家德国妇女杂志来采访你,还把你十年前的文章拿出来刊登,因为当年你想摄影,写作,出书,办展览,拍电影等等愿望全都实现了,那你当时写那篇文章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会实现这些愿望呢?而且这十年中发展许多可以改变您一生的事情!能谈谈这段历程吗?

      王小慧:其实在我当年写那个书的时候,其实也不是一本书了,是别人写的一本书有一章是写我,是我自己写的一篇文章,这本书在女人的中国其中一个人物叫建筑师,建筑师就是王小慧,那时候根本不知道,我只是想我的梦想,当时就是刚刚你说的像摄影、写作、办展览或者是拍电影,还有很多,包括旅行。大部分当时想到的东西都实现了,可是我当时并不知道能全部实现,觉得能实现一两个已经很幸运了,而且不知道怎么实现它,我只是相信一句中国的老话叫做"车到山前必有路"。如果我往山的方向走可能远远的看不到路,只要方向对了,只要很执着的走,自然走近了会找到一条路。十年以后他们把我的文章全文发表出来,我自己觉得忽然发现当年的梦想都实现了。我很喜欢有一个女记者曾经写过我的一个报道,标题叫做"遥遥远远的梦,走近它,别放弃,会成真"。所以我觉得《女人四十》这个杂志会鼓励所有年轻的时候有梦想的女人不要放弃她的梦想,是会实现的。


      


    旅德摄影家王小慧和新浪大华东常务副总经理顾蒙特

      主持人:当时放弃了自己所学的建筑从事摄影,家人是否支持你?

      王小慧:我的家人其实不是百分之百的支持我,但是我的父母实际上是很开通的,他们会跟我商量,他们就好象是我的朋友,或者反过来说,我很小的时候就是他们的朋友。当时念大学的时候我很想考艺术院校,当时是第一年高考,艺术院校还没有开始招生,我当时只好选择一个建筑学,是理工科大学里和艺术最相关的一个学科。当时我是打算再等一年学电影的,考电影学院,可是我父母是很反对,但是他们那种反对实际上还是很有人情味的。可能有些父母不是太懂孩子,不会跟孩子去讨论,讲利害关系,只会命令孩子。我想我父母一直是对我非常理解,而且会循循善诱对我进行教育。其实在我去德国之前,也有过其他的机会,就是说在影视圈发展。因为当时我在上海参加过一个叫"业余节目主持人"的大赛,现在大概已经普及了,但是当时好象是很新奇的一件事,我当时参加了复赛,这个复赛有很多的可能性,我记得有四家电影和电视片的导演来选我演他们的戏,都是主角。我当时很激动,很想留下来不出国,但是那个时候我父母就说,你出国是一个很难得的机会,而且你现在已经不年轻了,做影视这一行,实际上是吃青春饭的,况且你又不是专业的演员,所以他们坚决反对。我当时决定做演员并不是长期在演艺圈发展,而是想做电影导演。我在大学读研究生毕业留校,按理说是应该在大学里工作的,我当时以为这是唯一一个机会走进电视台或者电影制片厂的一个机会。所以我跟我父母讨论很长时间,最后我还是听了他们的话,决定先出国。本来打算出国一年以后回来再说,结果没有想到一出国到现在已经17年了。后来我再决定放弃做建筑师去搞自由摄影的时候,实际上我父母还是有不同的意见的,他们也是觉得做大学教授是很稳定的一个工作,自由职业的摄影还是很不稳定,特别是在我丈夫去世以后,他们还是有很多担心。但是我觉得他们是这种人,他们会把他们的意见讲给我听,如果我说我还是那样决定,他们不会反对,他们还会全力帮助我,很理解我。我很感谢我的父母,可惜他们不能上网不能看到我们今天的谈话。

      主持人:您曾经说过,您是世界上少有的幸福的人,您所理解的幸福是怎样一种状态?

      王小慧:我的这种幸福我在这书里专门有一个部分讲到,它既是我的幸福观,实际上我是受一篇报道影响,或者是美国一个大学研究的结果的启发,在我的书的最后一章,我可以念给大家听,是在99年12月31号写的日记,我摘了这段话:幸福的人是一个有远大目标,同时不忘记自己是生活在现在的人。这点我想解释一下,有很多人天天在梦想,但是他永远不会脚踏实地的做一件事情,所以他可能也不见得会真正幸福。应该选择对自己的才能和可能性有挑战性的人,就是说不安于现状,我想是这样。一个对自己的成绩和社会承认感到骄傲的人。我想如果一个人根本就没有任何的进取心,或者是说并不在乎是不是会有成绩,会有社会成就,我想这样的人也不会感到很幸福。一个自尊、自爱、自由和自信的人,一个有社会交往,也能享受人际关系的人,一个乐于助人,并接受帮助的人。这点我觉得也是很重要的,因为有些人我们会强调要帮助别人,但是你要能够去接受帮助也是一个很好的一件事,这个一会儿可以稍微讲一下。我刚才收到一封信,我觉得很有意思,一个知道自己能承受痛苦和挫折的人,一个能从日常生活小事上感到乐趣的人,一个有爱的能力的人。从日常生活小事上感到乐趣,我觉得非常重要,特别是女人,如果人家称赞你很好看,你应该会很高兴。或者有一些很小的事情,比如买了一束花在家里插了很好看,我看到这花会感到很高兴。这都是很不重要的小事情,或者我烧的一些菜请一个朋友来吃饭,他说您烧的饭很好吃,这也很高兴。看到这些,我觉得我很接近于一个很幸福的人,这是我当年写的,我现在还是觉得我挺接近一个很幸福的人,特别是照这个标准,因为很多人以为,好象幸福是和金钱有关,如果一个人很成功,或者说是很富有,他会幸福,但是我知道很多成功的人未必成功,或者很多很富有的人,他的他的烦恼比没有钱的人很多。我相信一个有爱的人肯定很幸福,但是这种爱肯定有很多方式。今天中午来之前收到一个快传,是从杭州来的,我前天上海美术馆有一个活动,和一些喜欢我的,关心我的观众见面,因为我在10月4号在上海美术馆有过一个讲座,当时美术馆做了布告,结果3号的时候所有的票子都卖光了,后来美术馆就说还有很多观众,虽然没有买到票,第二天还是等在那边,希望能见到我。我去了以后跟他们说,没有座位的情况下是不是可以卖给他们站票?后来他们在站票也卖光的情况下,他们都站在门外面,我带着所有的人到大厅里,我在我自己的网站也有一些这样的照片。通知大家和感兴趣的朋友,我希望现在已经接通了我的网站,关心我的小朋友他们帮我做了一个中文网,因为很多人一直在给我写信,说什么时候建立中文网,我们以前只有我在德国的网。后来他们说争取在今天,三天以前给我搞好,现在不知道是不是已经搞好,但是我相信明天下午三点前一定会全部搞好。

      主持人:您能不能公布一下您的网站,喜欢您的朋友可以上去留言。

      王小慧:好的,是www.xiaohuiwang.com.cn。那天因为很多观众非常热烈,所以美术馆就希望我再搞一次这种活动,所以我在18号的时候又和大家见面了。结果在18号见面的时候我碰到一个人,这个人他说22年没有见过我了,我已经把他忘记了,但是他说你不知道,你对我有多大的影响。他就给我写信,他说了这样一个故事,他是一个当时的大学刚毕业的学生,是到天津去实习,去的时候有一天他要去找他住的地方,刚到的那天找不到,他下了公共汽车正好是倾盆大雨,也不知道怎么走路。然后在车站上站了一位先生是我的父亲,我的父亲是拿了雨伞去接我的,这是81年的事情。我父亲说他全身淋湿了,我父亲说其实是接我女儿的,这样把我接到家里换下衣服再接她回家。他没有多想,觉得我的父亲不像一个坏人,就跟我的父亲在傍晚的时间去了我家里。然后我父亲还没有来接我我就回家了,我全身淋湿了。他到了我家以后换了我的衣服洗了澡,然后跟我们一起吃别人送的螃蟹。吃完晚饭我和我原来的先生一起送他回住的地方,从此以后他和我父亲经常有联系,我后来到上海,再后来出了国。22年没有联系。他在报纸上偶然看到,从杭州专门赶过来,我念一段他的话:他说"那个美好的夜晚,22年前的夏天,让我永远无法忘怀,我第一次深刻的感受到人与人之间的真情,美好的感激之情使我也热情的接任待遇,理解他人,关心他人,我至今仍记得你和你的先生在雨里把我送到实习住地,那时走起路来水快淹到膝盖,送我的路上你说你的父亲是个大好人,你如果白天来的话,我家里很好找,因为那会有琴声。那时候我在弹钢琴,也在学手风琴。我一直认为得到别人的帮助是快乐的,但能给予别人的帮助是美好的。我一直以你家人为榜样,帮助过许多学生,我是老师,我虽然很累,但我尽可能发挥我最大的能力去培养我的学生,使他们在同类专业里具有经力,所以我的学生也对我很好,为此我在2001年被国家教育部授予全国优秀教师的称号,这和你的影响分不开。"所以我觉得这种事情都是让我觉得,就好象你去给人洒香水,你自己也会变得香一样,就是说你给别人的帮助,他也会用一种很美好的心情想你。实际上你自己的感觉是非常美好的。

      主持人:影响他以后的人生路程。

      王小慧:不但是影响了他,我觉得对我来说这是很幸福的一件事。刚才我们讲到关于幸福的题目的时候。如果你经常给别人帮助,如果你对别人微笑的时候,你看到的一定也是微笑。


      


    和网友分享《我的视觉日记》

      主持人:刚刚说到你是微笑对人,别人也会微笑对你。能不能谈谈您的微笑人生?

      王小慧:微笑人生这个词挺好听的,我不是一个爱抱怨的人,平时待人接物比较随和,很多在德国的人会讲,看我平时的样子,如果别人不了解我的时候,觉得和我实际的身份和知名度不相称,大家会觉得我是一个非常谦和的人。而一般知名艺术家在德国也是比较傲慢的。我自己觉得我很喜欢我现在这种状态,不管是什么样的人,不管是他有权势,或者是说他很普通的人,我都愿意用比较谦和的态度对他。微笑就像我说的,像是镜子,你对别人微笑,你看到的也是微笑,如果你对别人很凶,别人不会对你微笑。可是如果你每天看到对你不微笑的脸,一定会少一些好的心情。

      主持人:我看过一篇文章,其实有一段是作家冯骥才说的,他说:“王小慧不是用眼睛看世界,而是用心来看世界。一旦看到,她便心跳了。绝无清晰的思辨,却是一阵情绪的波澜。这样的作品注定作者是一个细腻、敏感、精细、聪慧的人。”你同意这个说法吗?

      王小慧:如果不敏感的话不可能用心看世界。所谓的用心看世界就是用心来感受。你把你的心张开,面对你周围的世界,充分的接纳他。我们常常说全身心的感受一个事情,或者你去爱一个人,我想如果你能够敞开心面对一个东西的话,那你一定会最充分的接受这个事物。

      主持人:我们现在回答一些网上网友的现场问题。这个网友说18日下午他特地赶到上海美术馆参加小慧老师观众见面会,由于当时提问太多,加之您始终站着很认真回答大家的问题,因此他是带着很大的遗憾离开那里。谢谢今天新浪网给了他很大的弥补机会,所以想问问什么时候小慧老师能再亲临现场,他希望能遇到你。

      王小慧:我现在特别忙,正在筹备25号开幕的我的同济大学王小慧艺术工作场,这是我工作场的场景。这个工作场会搞一些系列活动,其中有五个系列讲座在同济大学,时间、地点都可以在我的网站上看到。还有我请的德国摄影家,包括非常摄影的十位摄影家他们的展览。另外慕尼黑的市长吴德先生,他会亲自来上海为我的工作场的开幕式讲话。所以我非常高兴,但是同时也非常紧张。我可能不一定会亲自到美术馆跟大家见面,但是如果你们有兴趣的话,我们这五次的同济大学的演讲都是公开的,是我请的一些知名艺术家来,由我主持,请他们做报告,在同济大学129礼堂。我在11月5号的晚上7点,在我自己的工作场的地方,我的工作场在同济大学南校区,给我改造成一个很大的五百平米的工作室,这个地方有同济大学的摄影学生摄影协会组织的活动,叫做同济学子与小慧的对话。这是他们的展览希望我来参加,我说好,我们可以在那个地方大家一块见面交谈,所以凡是有兴趣的朋友都可以在11月5号晚上7点到我的工作场来,你们可以看到德国摄影家的展览,也可以看到我本人。这些摄影家的展览,在10月25-31号一个星期的时间在法上海美术馆、徐家汇藏书楼也可以看到。

      主持人:这些活动信息之后都会在新浪网上公布,请喜欢小慧老师的网友继续关注。前面提到你的工作场,我们知道这一次您除了招了15名学员学习以外还会有类似学习班吗?以后工作场还将举办哪些活动?

      王小慧:为什么我叫工作场不叫工作室?因为工作场是我英文翻译过来,叫WORKSHOP是西方的方式,我叫做艺术工作场。实际上这个工作场搞一些艺术的活动,包括老师和学生一起创作,还有一些创作活动,比如说我的创作,我希望有兴趣的或者有才华的学生或者是青年艺术家一起来参与。另外我会请一些我认为非常重要的艺术家来讲学,其中有外国有中国的,这次我请了非常著名的托马斯先生讲学,是我自己认为我见到的最好的老师,而且这么多年他是对我有非常大帮助的摄影家。我在我的书里专门写到过托马斯,不但有他的照片,还有他的作品在我书里。像这些活动,我会不断的举行,可能不会很定期,也许一年有一两次,我初步定的打算每年春天各搞一次,这个活动可能还有展览,可能有比赛,也可能有其他形式,但是我会继续搞下去。

      主持人:现在有一位网友提到,您一直都这么忙,一个人行走在他乡异土,是否感到孤独?

      王小慧:18号有一个人让我给他签名,在他买的我的书上签名。他就说能不能帮我写一句话叫做感受孤独?我给他写了"感受孤独"四个字,又加了四个字叫"享受孤独"。我说我这个人是会感受孤独,但是也会享受孤独。因为我自己觉得一个艺术家应该有孤独的时候,如果没有孤独的时候,我是很难想象能够有好的创作。因为我大部分的创作是在孤独的状态的时候完成的,如果说我有很多人在我身边,我想象不出来了,如果我也像我们的市长夫人这次也来,她也是个女摄影家,有六个孩子,我非常佩服她,而且她比我们的市长的年龄还大,而且六个孩子都不是市长的,她和第一、二个丈夫各有三个孩子,她自己有很多的社会活动,是非常强的一个人,同时又是艺术家。我觉得我很难在我有六个孩子的情况下还能创作,我的脑子可能都被孩子搞乱掉了。所以我自己觉得艺术创作的状态常常是一个孤独的状态,而且我也能享受这种孤独。我觉得我并不需要24小时总有人陪着我,但是我也希望有很好的朋友,我也希望有爱情。

      主持人:您刚刚说艺术是需要灵感,也是需要孤独的,当你缺乏灵感的时候,怎么样调解自己的心情?

      王小慧:我是双子座的人,既有感性的一面也有理性的一面。而且我这个人有的时候非常放任自己,或者是说我是跟着感觉走的,因为我跟着感觉走,如果心情不好的时候当然会影响我的创作,可能就不见得是个好的事情。所以我会说我在心情好的时候,可能一年拍到几百卷或者上千卷胶卷,在心情不太好的时候,心情最不好的一年,我总共拍过的胶卷只有28卷。如果心情好的时候可能一天都会拍到28卷胶卷,所以拍照片的数量,常常是我心情很好的一个写照。我心情不好的时候,我会写很多的日记,也抒发我自己的情感。在这种时候,可能我心情最不好的时候,我的日记本写的很满,可能一天写十页、二十页都可能。这种时候觉得我也是在创作,就是说我写作也是艺术创作,虽然这种创作不是为了艺术发表的。

      主持人:现在有个网友说多次看过小慧老师的《我的视觉日记》,很喜欢,很感动,很让人振奋,从她的经历中倍受鼓舞,得到前进的力量,同时感受到作为一个女性对感性至纯至美的追求,非常希望通过您更多的文字了解你,不知道下一部书会在什么时候出版?

      王小慧:其实我有很多出书机会,但现在很忙,对不起那些出版社,都在等我的新书。这两本画册,《花之灵》、《花之惑》是我刚刚赶出来的,还有一本在上海美术出版社出的抽象的作品。还有两本画册,一本是在北京的现庄书局准备要出的,那本书我想喜欢看书的年轻人也会喜欢,虽然是一本画册,用非常传统的方式装订的,宣纸印黑白照片,文字是我和非常喜欢的一个作家周国平先生用一种对话或者说漫谈的形式写的。这是下面一个计划,同时我还有一个计划是在同济大学出版社出一本可能比《我的视觉日记》图片更精彩的一本书,《我的视觉日记》很多人就会说可惜这个纸张和印刷差了一点,这里差不多有三四百个图片,而且比较小。这本书当时得了上海优秀图书奖,据说是有17个评委,有16个评委投赞成票,第17个反对的人提出来的理由就是说印刷质量不够好。所以我们同济大学出版社准备给我出一本他们学校作为礼品的一本书,把这本书做的非常精致,是全铜版纸的。喜欢我摄影的那些朋友们一定会喜欢的,既有图又有文,但是是精装的一本书。另外我计划写另外两本以文字为主的书,一本是关于我和一个非常传奇的女歌唱家的故事,还有一本是我和我一个好朋友的故事,这两本书我相信很多女孩子会很喜欢,但是我现在还不能透露太多,否则我的出版社会对我有意见。

      主持人:您前面提到了自己是双子座的,我在看您的书的时候,几次看你提到算命、星象等方面,您是不是挺相信这些东西的?

      王小慧:我好象有点相信宿命,但是不知道对年轻人有没有不好的影响。但是我觉得有些事情没法用别的方式解释,所以我只好相信这和命运有关。但是我常常会说我比较信命是注定的,但是运是可以改变的。所以我觉得我们既要相信命,又要相信自己的能力,你可以使你自己的道路重新构筑,你自己去为你自己设计一个人生。所以我想应该把命和运辩证来看。

      主持人:您这次出的画册《花之惑》这本书的构思从哪里来?拍花卉的目的是什么?

      王小慧:我拍花卉实际上并不是想拍摄花的美丽,虽然很多人说你拍的花很漂亮。

      主持人:而且非常独特。

      王小慧:我觉得漂亮本身并不是我真正要追求的或者是说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我艺术要追求的东西。但是我也不反对我的作品是美的,只不过这个美只是其中一个很小的因素。我实际上用花作为一个媒介表现整个生命的过程。我为什么想到用花来表现?因为我们都知道花是非常脆弱的一种植物,它可以生命很短暂,但是同时它又非常美丽,因为美我们就会很惋惜这种生命的消去。既脆弱又容易消失,所以我用这种东西记录它,表现它,实际上想表现整个生命流的过程。因为生命或者说生、死、爱一直是我创作的主题。我想看过这本书,特别是看前面林路老师写的一个很长的前言,我想大家都会明白我为什么要拍花。林路老师不但讲我的花,而且很系统的把整个艺术史上所有女性和花的关系,女性艺术家和花的关系,男性艺术家和花的关系,艺术史上和摄影史上,所有和花有关的东西都做了比较。写的非常有理论深度,很容易懂。我觉得非常非常有意思,包括和我电影的拍摄,和其他的创作系统分析,非常有意思。而且在美术馆他们整个作为前言都放大了。


      


    谈到去世的丈夫一度哽咽

      主持人:那您觉得作为一个女性摄影家,是否感到在性别上带来的优势和局限性?

      王小慧:我想女性如果作为摄影师或者新闻记者可能会有很多的局限性。因为比如说战地记者,一个女孩子跑的就不如男孩子快,可能到晚上就会很累,很辛苦,体力受不了,而且扛着那些很重的摄影器材。但是如果作为艺术家的话,我不觉得女人会比男人差,因为女人常常像我们刚才说了她有特别敏感的感觉方式,还有很多触角,就是说男人达不到的很细微的东西,非常细致、敏感。比如说如果一个男孩子穿的不修边幅,身上有点或者说哪个扣子掉了,他就不知道,可是女孩子一眼就看到了。这时候男人就不拘小节,女孩子当然就很细致。女艺术家一定在这方面比男人细致。所以说她们表现的题材,可能很多地方会更细更广,也可能更深。

      主持人:有一位网友问我常常疑惑,如此多的优秀气质,为什么可以如此集中在一个人身上。小慧老师请告诉我你是怎么做到的?

      王小慧:我觉得其实很多人把我有点太完美化了,实际上我不知道是不是我这本书给人这种印象,我觉得我这本书还是非常真实的讲我自己。一次有一个记者问过我,他说你这本书有百分之多少是真实的,可不可以说?因为大家觉得这么一个戏剧性的人生,好象是一个小说,一个虚构的一本书都不可能这么传奇,或者这么戏剧化。我说我真的可以很肯定的说至少有99%是真实的。假如说有1%里面不够真实的情况,一定是我有些细节记得不够清楚。但是我想我这个人现在有很多的缺点,也有很多的弱点,我也不觉得我自己是完美的或者是说我认为我离完美还差得太远,而且我也不相信世界上有完美的人。所以我觉得其实大家要想我是一个很不完美的人,可能我就离大家近一些了。

      主持人:谢谢小慧老师。有一个网友又提到,他说有这样12件无形的礼物,辨别力、和平、同情、信仰、友谊、远见、宽恕、美德、智慧、爱、欢乐与勇气,现在的您最看重的是哪几样?

      王小慧:我想智慧、爱、欢乐和勇气一定是非常重要的。有了这些和平才会有,还有一些东西我觉得像我们说的这种远见或者说是辨别力,这些一定和智慧有关的,所以我想我会更看重我刚才说的这几个。

      主持人:有个网友说非常喜欢您的作品。他说我今年23岁了,突然间想学习摄影,想问您该如何着手?

      王小慧:先赶快买个照相机,先拍起来。因为假如说他只是问我如何着手的话,将来的发展可能会有很多其他的方式。但是如果一个人说我想学游泳,但他只是在房间里看书,游泳手应该怎么动,脚应该怎么动,怎么样抬头呼吸,我想他永远学不会游泳。首先应该到游泳池或者到海边下水,这是最着急要做的事。

      主持人:您对现在的父母如何培养孩子有什么好的建议?

      王小慧:我觉得现在有很多父母对孩子过于溺爱,但是她并不去设法去真正了解孩子想要什么,想法理解他,和他沟通。常常有很多父母他们现在生活条件和经济条件好了,会给孩子很多物质上的满足。但是我自己一直觉得太早太多的物质上的满足,会对孩子成长不好。特别是孩子每一个愿望都很容易的得到,不通过他们的努力就能得到,将来他们到社会上可能会受苦。因为在社会上并不是像在家里一样,有很多东西都是要通过你的努力争取才能得到的。实际上这样的父母可能会反而害了孩子,将来他的孩子在社会上没有竞争力,会被社会淘汰,或者说他会变得很不愉快,很不幸福。我自己如果作为例子的话,我想我父母真的是很好的例子。因为我母亲以前是搞音乐的,在音乐学院那时候住在院子里,很多孩子都在学音乐。她就会说她不会埋怨我,如果我不喜欢弹钢琴不会逼我弹钢琴。而很多父母都在打孩子,逼着他学一个乐器。因为当时认为只有学了乐器才有一个出路,就不会上山下乡,或者即使上山下乡可以在宣传队巡回演出。当时我学手风琴也是为了能巡回演出而不去干农活而选择的。但是她说如果说能够把孩子打成贝多芬的话,也不会打我一下。我父亲对我的教育我觉得也有一个非常好的方法,他绝对不会经常说我,或者教训我、骂我,从来没有骂过我,不像很多的父母经常动不动就骂,甚至都打,现在的父母都不太打,因为都是独生孩子。但是我父母好象不会随便教训我、说我,但是每年总有两次会认真跟我谈,这两次通常都是在学期结束的时候,老师开家长会的时候。这时候她会给我看记的一些事情,平时记的一些小的我的问题,这些问题可能是我早就忘记了,记不清楚的,这些问题她集中在一起说的时候,对我印象非常深。好象她说了一次,甚至也时候她会把我说哭了,她说我的时候我就会记得很清楚,比她平时骂我管我更加深刻。因为很多孩子父母说的太多可能会有逆反心理。还有我觉得父母一定不要太强求孩子自己的成绩。中国孩子有一些特殊的情况,成绩不好可能会影响将来的发展,特别是高考这些。但是我觉得实际上发挥一个孩子真正喜欢的长处和他的兴趣,可能对他一辈子更重要,否则就扼杀他一些才华,可能最后培养出很多普通的人,而不是一个特别有能力的人。

      主持人:小慧老师我也看到介绍中您编剧并导演了一些作品,比如说《破碎的月亮》,但这些作品我们国人都没有看到过,能不能介绍一下。

      王小慧:《破碎的月亮》在上海的人还是能看到的,到30号大概还有一个星期多的时间在美术馆,一个电影当然是比较大的,35毫米宽屏幕的,可惜我现在只能用光盘的形式给大家看。而且因为他是在德国做的,也不能在中国发行,所以只能在我的艺术展上看到。以前也在北京中华世纪坛给大家看过,以后可能也还会做一些这样小的东西,我希望以后会有多一些的东西给中国喜欢我的人、关心我的人看。因为到目前为止我在德国出的书差不多20本,也是大部分在中国看不到。我在美术馆摆了几本作为样品给大家翻一翻,但是我也觉得很抱歉,因为很多人问我,能不能买到你的书?我说可能只能通过进出口公司,在北京有一家进出口公司他们进口,其他的地方进口不到。

      主持人:网友很多都说很多书买不到,没有办法看到。

      王小慧:我想同济大学那本书是比较精致比较好的书,我会把一些重要的作品收进去。还有河南大学出版社准备给我出一本特别厚、特别大的全集。这本书我希望在我明年如果我能实现我这个计划的话,明年打算搞一个全国巡回展,这个展览是会很综合的,不但是摄影,也不单是花,有很多新的作品给大家看。这个巡回展我希望能够在十个城市展出,有几个城市已经谈好了,那个时候我会把这本大的厚的摄影全集奉献给大家。

      主持人:前面说过拍电影,有没有考虑过拍一些独立电影?

      王小慧:现在不知道独立指的是什么意思。如果一个独立电影是一个商业制作我大概不会做。但是我一定会做一些影象的东西,纯艺术影象的作品,也不排斥是电影的忙是。

      主持人:在到《我的视觉日记》的时候,看到一段让我记忆很深刻,就是在您的先生去世的时候,您送给他的最后一件礼物,是刻着您一百个吻的宣纸,那时候怎么会想到用这样的礼物送他?

      王小慧:因为我当时没有任何可能性,我们是出去一起旅行的,旅行的路上只带了一些照相的器材和随身的衣物。我在病床上不能去他的火葬的地方,我是一直在想怎么样能够带一些东西一起去火化。因为我相信中国这种传统,就是说能把一样东西火化的时候可以上天,把这个信息带给他。偶然在我的书包里找到一个他带的两张宣纸,我就想我可以用这样一百个吻来表达我对他无边无际的爱。所以我在那上面写了一句话"让我的无边的爱伴你度过长夜"。然后我说我不相信,我愿意把他想象成他是在睡觉。

      主持人:有人说想成功20%靠的是努力,80%靠的是运气,您对此如何看待?您认为能成功主要的原因是因为他些?

      王小慧:我不相信一个成功只要靠20%的努力。我想甚至可以说你可能花了百分之百的努力可能都不一定会成功,因为成功的人毕竟还是少数。如果作为艺术家的话,我相信至少要有60%,或者是说一个很有天分的人,如果不努力也不可能成功的。成功里面努力也是非常重要,但是仅仅努力也不行,所以我说还是需要一点运气,这些运气有时间需要一些机遇,有时候说人和这些方式,人和本身就是为人处事,有的时候好多机遇是你自己把他埋葬的。我自己碰到很多机遇,常常说你当时我们说种瓜得瓜,种豆得豆,有些东西可能是很多年以前可能是一件好的事情,可能没有想到会有什么回报,很多年以后我就看到一些回报,或者说结了一些善缘,我不太喜欢急功近利的做法。我希望年轻的朋友一定要努力,因为没有努力永远不会成功。运气也不能好象躺在床上等运气,因为有时候运气也是自己创造的。

      主持人:因为时间关系再问最后一个问题,网友说在你创作过程中有很多良师益友,请问您对现在的年轻人有什么忠告?

      王小慧:我觉得朋友非常重要,还有中国一句老话,三人行必有我师。在不同的场合下尽量学习,不要封闭自己,永远要尊重别人。我说尊重别人并不是说自己不自信,还是要保持自己的自信,但是自信前提下要很尊重别人,很虚心的学习,这样同时也会结很多的善缘,都可能会成为你今后的一些运气。

      主持人:因为时间关系,我们的聊天就要结束了,再次谢谢王小慧老师到我们新浪聊天室作客,希望她的新书和新的画册能早日出版,再见。

      王小慧:谢谢大家。








    发表评论】【关闭窗口
     


    新浪网上海站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论坛聊天邮箱手机短信息 常见问题解答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用户注册 | 广告服务 | 中文阅读 | RichWin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2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