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人物|摩登|美食|房产|侬侬|活动|交通|汽车|分类|商城|黄页|论坛|聊天
 


合作伙伴
 
热 点 

  • 甜蜜:美食涩女郎之从上海到北京

  • 诱人的饭菜香:快乐之行-东北人

  • cola猫:西米露的怀想

  • cggangel:好与坏-荣华新一代茶餐厅

  • 无聊跳蚤:我和咖啡(3)-有一种东西叫原则

  • maggie:便宜又实惠的德林火锅城

  • enigma:光棍节的单身女人晚餐

  • 西楼颦:西楼笔记之冬夜的一碗面条

  • 西楼颦:丽人行之急急飞龙

  • 甜蜜:美食涩女郎之当南方人遭遇北方菜

  • 甜不辣唐唐:三人行之印度小厨(图)

  • 摇曳的誓言:冬令进补-广式靓汤

  • 雁罗:最上海的一杯咖啡

  • 时鱼:偶尔下厨-西红柿烧豆腐

  • 芒果烤肉:周末余味-快乐,暖心

  • 辣酸咕咾肉:体味心灵的满足

  • 爱吃家族:妈妈和婆婆的礼物

  • 小丁飘香:开发浦东之得福楼

  • 时鱼:乌镇西塘一日游吃记

  • 骨香龙脷:刁嘴食天下之马可罗尼餐厅

  •  首页 > 美食频道 > 美食心情 > 正文

    甜蜜:美食涩女郎之从上海到北京
     
    新浪网友:甜蜜哈根达斯 2003年11月17日 10:55 新浪网上海频道

      甜蜜前言:所谓快乐,无非就是把小快乐变成大快乐,而把大快乐变成无限快乐……

      早上十一点半,我和同事站在中粮广场的门口,长安街宽大笔直、干净,经过几天的好天气,雪已经几乎不见了踪迹,只有在绿化带上,隐约还有那么薄薄的一层,有那么一丝丝的雾,空气显得灰蒙蒙的,不过,并不让我的心情受丝毫的影响,同事正在忙着电话和客户确认午餐的地点,听到一个熟悉的字眼:上海。于是不由的露出微笑,在没有风的北京冬日的街头,呼出一串的雾气。

      夜上海在光华长安大厦的二楼,面对面的,就是鼎鼎有名的渝信川菜,其实说渝信有名,我并没有太大底气,因为和朋友提起,就立即被指认,于是我断定其很有名,而从夜上海被传说的上座率,可见二者在此基本已可形成鼎立之势。

      且不去说这么多的评论,只看见夜上海的门口有大幅的老上海的画面,洋房、钟楼、电车以及黄浦江,象极上海的“老夜上海”的风格,于是立即向引座的服务生求证,结果两家并无关联。进得门去,被告知包房已满,而五个人这样的尴尬人数,只得坐那种四个人的位子,要不是客户指定,估计那个同事男孩一定冲着渝信去了。无论上海还是北京,爱辣看来已经不仅仅是一种趋势了,似乎更多的已经成为一种思维定势。

      刚进门的时候就注意到了大闸蟹,这个季节在上海一带,就是吃蟹的季节,一看标牌,少则168,多则三四百,价格不菲,那些因为异地而身价倍升的螃蟹们,个个被绑的结结实实,在冰块上吐着泡泡,却被吃客当宠物般看待,实在不伦不类,这时反倒怀念在红石壶乱咬乱嚼的场面,吃的随性吃的尽兴。

      这样胡思乱想着,就开始准备点菜了。身边的男孩一直在问我是否要等他们来点,而我的风格(也许是我强加给我每个客户的风格)就是,我爱点的时候我点,我懒的点的时候你点;不熟的客户我点,熟的客户你点;要好的客户请我,一般的客户我请。似乎又说题外话了,言归正传,对着那么多熟悉的菜名,我真是如鱼得水,且不去管它是否好吃,单单点菜,就让我开心了。

      冷菜嘛,酱鸭,菜单上写着上海酱鸭呢,不捧捧场,似乎说不过去;糖藕是个甜甜糯糯的东西,就好象上海女孩子说话,那个舒服,这些天说的上海话屈指可数,怀念的紧,连吃饭也不忘记;再来一个功德林素鸭,这种斋菜似的吃法,一直喜欢,但是功德林却曾经是我们这帮美食涩女郎的滑铁卢(此话如果展开就太长了,为了不影响大家食欲,就省略了吧,以后有机会再表)。

      本来打算点个腌笃鲜,经典的上海汤煲,可惜我忘了一个重要的因素,就是时间,现在哪来的冬笋啊?就算有,估计也贵的可以,店家哪里肯拿来做汤?!服务生的解释倒也有趣,说是菜单刚刚更新,一些菜还没有准备好,虽然落了俗套,但是我还是愿意接受,于是放弃点汤的念头。

      热菜来个百叶结烧肉,这个菜的出处没去考证,因为以前一个同事是宁波人,每周的便当盒里,终归会出现这个菜,于是默默认定是宁波人的发明,另一个宁波人菜式就是毛蟹炒年糕,也是我的最爱,但是每回我都不吃里面的蟹,因为重油赤酱后的螃蟹会吃的你张牙舞爪,况且鲜味也已经被年糕吸取了大半,为了图省事,我总是首先攻占年糕的,这次也一起点上吧,而其中隐藏着的险恶用意就是,不点大闸蟹了,成本太高,况且也没必要弄的那么隆重,好象显摆一样,而我希望我的一贯感觉没错,我的客户们应该不会计较这个。

      由于是客户指定的夜上海,江浙一带的菜又多清淡,所以我特意加了个清蒸鲈鱼,这一类清蒸的鱼,可能是我认为的最安全的菜了,不论什么样口味的人,应该都不会拒绝这道菜的,但为了稍微平息下我对辣的渴望,我还是点了个杭尖椒百合炒腊肉,暗自期待不要太辣,否则大家吃不了。

      等我点好菜,下了单,客户也下来了,大家经过必要的寒暄后,立即开始了热烈的谈论,也许这就是为什么吃饭成为百年不变的社交手段的原因吧,饭桌上似乎没有什么禁忌,你尽可以谈论办公室里不能谈论的话题,尽管问你好奇已久的话题,只要你掌握适当的时机,拉近彼此的距离,就是瞬间的事情。

      其实我最后感觉夜上海的菜仅仅是浮于表面,有些菜还真不错,比如糖藕和素鸭,看着养眼,吃着润舌,有些是形似而神不似,比如酱鸭和百叶结烧肉,表面看上去似乎色香味(嗅觉的味)兼具,等你迫不及待如了口,就只有感叹的份了,而有些更加连形似都谈不上,最典型的就是毛蟹炒年糕了,年糕是年糕,蟹是蟹的码的倒整齐,我真怀疑是不是曾经放在一起炒过,年糕的味道也只是浮在上面,内容索然,蟹看看倒是肥硕,都是雌的,黄厚厚的一堆,不知道是否入味了。

      每上一道菜,我都跟他们讲述这道菜的来历以及正宗的烧法,他们也都听的津津有味,相信远远胜于吃菜本身(是否这也算练习口才的一种好的方式?),其实最主要的是我自得其乐,这让我多少有点身处上海的感觉。

      一顿饭下来,我喝的水似乎比吃下去的菜还多,他们却还是听的意犹未尽的样子,反倒使我非常的不好意思。由于长安大戏院的关系,整个大楼里面浓郁的洋溢着京戏的气氛,大厅是大幅的戏目海报和排期表,就连走廊,也精心安排了许多的剧照以及戏服的陈列,我们,在这里体验上海,而我,完全沉浸在对上海的点滴思忆中,这,是不是也算一种另类感觉?!











    发表评论】【关闭窗口
     


    新浪网上海站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论坛聊天邮箱手机短信息 常见问题解答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用户注册 | 广告服务 | 中文阅读 | RichWin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2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