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人物|摩登|美食|房产|侬侬|活动|交通|汽车|分类|商城|黄页|论坛|聊天
 


合作伙伴
 
热 点 

  • 芒果烤肉:火锅情·暖酒心

  • 诱人的饭菜香:全家的海鲜小餐

  • i020202:宜川地区意诺餐厅一探

  • 蝴蝶石:浓浓湘情金丞府

  • aceofbase:圆苑红烧肉FB实录

  • 摇曳的誓言:11月14日圆苑FB记实

  • 甜蜜:美食涩女郎之从上海到北京

  • 诱人的饭菜香:快乐之行-东北人

  • cola猫:西米露的怀想

  • cggangel:好与坏-荣华新一代茶餐厅

  • 无聊跳蚤:我和咖啡(3)-有一种东西叫原则

  • maggie:便宜又实惠的德林火锅城

  • enigma:光棍节的单身女人晚餐

  • 西楼颦:西楼笔记之冬夜的一碗面条

  • 西楼颦:丽人行之急急飞龙

  • 甜蜜:美食涩女郎之当南方人遭遇北方菜

  • 甜不辣唐唐:三人行之印度小厨(图)

  • 摇曳的誓言:冬令进补-广式靓汤

  • 雁罗:最上海的一杯咖啡

  • 时鱼:偶尔下厨-西红柿烧豆腐

  •  首页 > 美食频道 > 美食心情 > 正文

    芒果烤肉:火锅情·暖酒心
     
    新浪网友:芒果烤肉 2003年11月18日 11:13 新浪网上海频道

      记不清是第几次去南华,快成了那儿的常客。并非酷爱火锅,也非恋物到喜爱南华,原因很单纯,只是方便。友人相聚方便,喝酒方便,连不幸喝醉回家都方便。同去的伴们,无论男女,大多是嗜酒的人。对他们而言,菜味是其次,爱喝酒的人,菜都吃得很少,只好此物,怎么饮都不够。而火锅,就成了名为FB,实为喝酒的屏障。即便一顿饭吃个几小时,也不会因菜凉而雅兴全失,这是它的优势。

      风尘仆仆地赶到,已是坐无缺席。偌大的厅,旋转阶梯,沸腾的人群,来往奔跑的小妹,端水壶的SG?不断涌现的杂响,把南华烘托地极其热闹。俨然似过节,是呢,天天过节的南华。不明白这儿生意为何都如此,红火极了,每次来都是同样的场景。

      满座的人,多了几张陌生的脸。照例在迟来后接过旁人递来的酒杯,一饮而尽,气氛也好,歉意也罢,成了习惯。稍坐定,发现是咸鸡ZHU脚锅底。也不明白为何每次晚来,迎接我的都是这东西?个人还是喜欢纯骨头的锅底。

      羊肉,肥牛肉,金针,生菜,豆苗,腐竹,牛百叶,午餐肉,冻豆腐,鹌鹑蛋,腐皮,血(大概这些吧),摆满了桌。照常要了份沙茶,川着菜吃起来。友人好心点了粉条,其实,对这儿的粉条我颇有微词。应该是品种的关系,一直没有LUNA(OR LUKA?)的Q,有劲道。虽然心里这么嘀咕,却是必点的东西。而对这里的酱料,也不甚喜欢。一直对那种推着小车,一汤勺一汤勺舀着任选,撒上花生与芝麻的蘸料颇有好感,而不象这里的,只一种味道。

      都是熟悉的味道,如同家常菜般,只因来得太多。每次吃鹌鹑蛋都会因太急而被烫到,这次也不例外,小小的蛋中,居然蕴藏如此多的热。还是喜欢肉类或蔬菜,吹几下,便温顺地可入口。

      执着酒杯时而敬与被敬,习惯了,敷衍地喝几口了事。陌生的面孔也转为熟悉,话语多了起来。从同事到朋友,从正经到玩笑,大事小事都摆上了台面。这就是酒,太容易拉近彼此的距离。几杯下肚,俨然成了知心朋友。

      席间,新来的R因LP不断催促,忿忿然离去。临走,还相约下次FB的时间,呵呵,好酒的家伙。并未因他的离去而间断喝酒。旁坐的S不断与我碰杯,受不了她的热乎,几回下来,彼此都熟络极了。幸好只是随意,抿几口就好。

      时值九点过半,大伙都没了开始的猛劲。酒精在嘴里早不似先前的可口,舒爽,变得有些苦涩。点了些蔬菜和ZHU脑(这玩艺火锅我倒是头一次吃),就着新要的沙茶重辣,竟吃不出味道。许是喝多了,许是很久未如此尽兴,味觉开始麻木。此时的酒,如鸡肋般,饮与不饮都不重要。还是让服务生换了饮料。

      懒懒散散地靠在椅背,伸长脚,把头搁在最舒服的位置,摸着饱腹的肚子,眼神略微涣散。旁坐的S和SG在划拳,输了罚酒。对坐的男人口齿不清地溜着话,不让他说,他就跟你急。倒是斜对面那女孩,不吭声地喝着酒,鲜少抬头插几句,算下来,已喝了不少酒,又一个中好手。烟雾缭绕的餐桌,嬉笑的人影,未尽兴自斟自饮的SG。

      忆起舒婷,那个文字极具温婉的女子,为了场赌,竟干尽白酒,险些入院,对赌的男人却食言未喝。事后,胃仍隐隐作痛的她,只淡然地说:为一场赌,死了又何妨。这已是好些年前的事了,现在想来,多半是那时开始喜欢她,喜欢豪爽的女子,喜欢酒,喜欢附着在她们身上的气息。从喝着父亲杯中的酒沫,独自喝酒吃饭,闲暇时喝上一罐……到如今聚在一起用火锅做伴饮酒,已有不少年头了。说不清对酒的感觉,只是太习惯,习惯它的味道,习惯在随意的时候喝上几口,就是如此简单。它是瘾,让人在过量时不屑一顾,却在清醒时爱不释手。

      混混沌沌地开始渴望睡眠,幸好大伙都准备终了。十点,拖着还听使唤的脚,被女子扶着。在冷风中,再次望了眼南华。多熟悉的名字,有火锅,有暖酒,有情,有心……











    发表评论】【关闭窗口
     


    新浪网上海站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论坛聊天邮箱手机短信息 常见问题解答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用户注册 | 广告服务 | 中文阅读 | RichWin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2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