轨交虚拟换乘成功实施 七旬老人为换乘奔波两年

2008年06月17日14:33 新闻晚报

  从6月1日起,持交通卡的乘客,在上海火车站、虹口足球场和宜山路站三个轨交车站可以实现“虚拟换乘”,即出站后30分钟内,在同站换乘另一条线可享受“一票换乘”连续计费。然而,你知道吗,为了这个方案,一位年逾七旬的老人整整忙了两年……他,就是家住虹口区的普通市民、本报忠实读者李建新老人。

  不能换乘成李老“心病”

  昨天下午,记者有幸采访到这位具有高度社会责任感的老人。只见李老步履稳健、一头黑发,两眼炯炯有神,看上去不到60岁,他知识渊博、思路敏捷、十分健谈,给记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据了解,李老原是上海第二纺织机械厂教授级高级工程师,曾任国家高技术研究发展计划(简称863计划)计算机集成制造系统(CIMS)项目的副总设计师,并获得过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等多种奖项,已退休11年了,一说到轨交“虚拟换乘”方案,老人立即打开了话闸子……

  李建新家住江湾镇,退休后还经常参加上海交大的学术活动,他最佳的出行方案是:地铁3号线到上海火车站,再换乘1号线到徐家汇。由于当时上海火车站不能实现“一票换乘”,需出站后重新购票进站,单程票价8元;如果想不出站换乘,3号线需乘到上海南站,再换乘1号线到徐家汇,虽然票价只需5元,但绕一圈增加了半小时。这对于在计算机方面颇有造诣的李老来说,成了压在他心头的一块“心病”。

  肯定了方案却未实施

  从此,研究上海火车站如何实现“一票换乘”成了李老退休生活的重要内容,经过无数次的现场勘察、反复推敲,一份《虚拟换乘通道———轨道交通上海站一卡换乘方案建议》终于在2006年6月完成,寄给了当时上海主管科技的市领导,后被转入市交通局运管处。相关领导高度重视,特意带着主管工程师到李老家拜访,并且肯定了这个建议,拟促成此事,但由于种种原因一直没能实施。

  后来,李老无意间在报纸上看到一条新闻,上海火车站南北广场计划建造一座人行天桥。李老立即意识到,人行天桥建成后,很有可能将地下通道改造成轨交1号线与3、4号线之间的换乘通道,这意味着虚拟换乘方案被否定。于是,李老第二次将方案寄给了国家科委并得到回复,让他转寄交通部,结果这一方案从交通部又转回了上海市交通局。

  率先实现交通卡换乘

  “其实,能让我这个方案得以实现,是党的十七大关心民生问题的具体体现,也是上海实行公交优先政策的成果。”李老欣慰地告诉记者,去年年底8号线通车后,出现了“上海站第二”,即虹口足球场站也不能与3号线同站换乘(本报也曾在今年4月21日头版刊出“轨交3号线8号线同名站换乘难”的报道),李老的方案再次被提上议事日程,“我也接受了市运管处关于‘先实现交通卡换乘’的建议。”

  今年1月6日,《采用交通卡实现轨道交通虚拟换乘技术方案》摆到了市运管处的案头,并以案例的形式,从技术上作了详细描述(其设定的出站换乘时间为20分钟)。在交通部门的共同努力下,方案终于被采纳,运营方投入了大量的人力和物力,除了对三个轨交站闸机进行改造外,还对整个网络的票价进行了重新核定。

  5月中旬,当李老得知“虚拟换乘”方案将实施时,心情无比激动,“虽然我乘地铁是免费的,但能用我的知识让广大乘客受益,我感到无上光荣。”

  为地铁建设拓宽思路

  “实现虚拟换乘除了能让乘客节约车资、减少拥堵外,更重要的是为地铁建设拓宽了思路。”交通部门在评价这一方案时表示,现有的轨交换乘必须建设封闭的换乘通道,因此需要多拆迁民房,多占用土地,还要为建换乘站增加投资。而有了虚拟换乘方式,可以将轨交换乘专用通道与社会通道相结合,广大乘客能以最佳线路实现换乘,达到既经济又快速的目的。

  不过,交通部门表示,由于单程票采用IC卡,制作成本较高,需循环使用并出站回收,因此单程票要实施“出站换乘”目前条件尚不成熟,持单程票乘客在这三个站同站换乘仍需出站后,重新购票换乘其它线路。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