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三八妇女节”春秋航空女机长韩思圆执飞航班 既要当好机长也要当好妈妈

  昨天是“三八妇女节”,一早,春秋航空女机长韩思圆为1岁多的儿子安排好了一天的饮食和玩乐项目后出门,先到虹桥机场乘坐机组车,再到浦东机场执飞航班——这样的工作“节奏”就是她的“日常”。作为一名机长和一个母亲,韩思圆坦言,要在工作和家庭之间实现平衡真的很辛苦,一边是自己很喜欢的飞行,一边是深爱的家人,她既想当一名好机长也想成为一个好妈妈,“为了实现这种平衡,就只能牺牲自己的个人娱乐时间。”

  400名女孩里挑出来的女飞行员

  目前,春秋航空共有800多名飞行员,其中“女飞”只有5人。而这5名“女飞”中,3人是副驾驶,机长只有2名,30岁的韩思圆是其中之一。

  一直以来,飞行员都是让很多人向往的一个职业,而且基本由男性主导,也正因此,屈指可数的“女飞”更受关注。韩思圆至今对大二时自己所作的那个决定感到庆幸,并认为那是改变自己人生之路的关键一步。当时,在沈阳读空乘专业的她,在得知春秋航空前来招飞时,果断报了名。

  “之前我一直觉得读个空乘专业挺好的,但一个偶然的机会知道了公司来招飞行员后,就觉得当飞行员更酷。”韩思圆说,当时学校里身高164厘米以上、眼睛不近视的女生都报名了,一共有400多人。但经过了第一轮的初试,就只剩下了40多人,第二轮复试时,学生们被要求做一些原地转圈再走直线以及平衡能力、空间情景意识等方面的测试,一圈下来,大部分人又被淘汰,只剩十几人进入随后的英语面试。

  最终,经过了初试、复试、英语面试、体检等环节,400多人中只有韩思圆一人被录取。“这个过程真的感觉是踩着独木桥过来的。”韩思圆说道。

  机长标准面前没有男女之分

  2008年1月,韩思圆开始了地面的理论培训,当年8月赴美国开始学习飞行。作为一名文科生,为了“啃”下学习过程中的大量理工科内容,韩思圆没少下功夫。“在航校的学习中,会涉及到空气动力学、电气等很多理工科的内容,对我来说非常抽象。比如,课堂上老师讲诱导阻力,三五句话就过去了,但我课后请教相关专业的学长,可能要花半天才能弄懂,所以那段时间我每个周末都是在赶落下的进度。”

  对于每个飞行学员来说,放“单飞”是一个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时刻,而韩思圆的首次“单飞”也让她记忆深刻。那天她自己飞出去时天气还不错,但等飞回来时天气条件突然变得很差,“当时我们是目视飞行,但因为天气太差,我找不到航校的机场。”天正在慢慢变黑,一直飞下去的话燃油也会不够,而飞机上又没有教员指导,韩思圆面临着一个很大的考验。

  “当时真的很紧张,但我告诉自己一定要冷静、淡定地去处理这个情况,于是就开始想教练教的知识点,并通过导航台去辨明自己的位置,然后再判断即将飞的航向,最终找到机场的方向,有惊无险地顺利降落。”韩思圆说,这次经历让她深深体会到了“急中生智”四个字的含义,也让她快速成长。“当时我只有21岁,大多数女孩子在这个年龄可能都是在学校里过着很悠闲的生活,但我每天却要面对很多复杂的情况,甚至要面对生死,所以无论是能力还是性格都得到了很大的磨练。”

  2010年5月,韩思圆学成回国,加入春秋航空成为副驾驶。2015年,她以出色的成绩通过检查,成为春秋航空的第一位女机长。“机长的标准不会因为男女而降低,放机长时,我们所有的要求都是和男机长一样的,(这个)标准面前没有男女之分。”

  上班一门心思飞行下班尽量多陪儿子

  如今,韩思圆已经有了一个1岁多的儿子。一边是自己热爱的飞行,一边是亲不够的儿子,如何在工作和家庭之间做到平衡考验着韩思圆。“作为机长,飞行安全的压力还是很大的,所以工作的时候我不会想家里的事情,一门心思都在飞行上。但是下了班,我也会像大多数的妈妈那样,给儿子洗澡、给他读童话故事、陪他玩,尽可能地多陪他。为了实现这种平衡,就只能牺牲自己的个人娱乐时间。”

  今年春节期间,韩思圆除夕和大年初一休息,一家三口原本想在一起过个团圆年,但除夕晚上,她接到了公司电话,大年初一有个航班需要机组,得凌晨4点多签到,出发飞航班。虽然担心孩子爸爸一个人“搞不定”,但韩思圆最终还是在年初一凌晨披星戴月地出了门,“所以,我们的工作也离不开家人的支持。”

  韩思圆坦言,男飞行员和女飞行员生理和心理上的差别是客观存在的。与男性相比,女性性格相对会柔弱一些,对于一些紧急情况可能会相对更脆弱一点,但这些是可以通过后天的飞行经验来弥补的。而女性更认真、更敏感,对空中或驾驶舱内发生的情况会很容易察觉到,也会有一些优势,“因为比较认真,所以做那些重复性的工作会比较有优势,会按照步骤一步一步去执行。”

  而作为女机长,在工作中韩思圆也会遇到一些让她感动的事。“飞行过程中我会作一些机长广播,有时乘务长会拿着本子进来,说旅客想要签名。”韩思圆说,飞行过程中她最喜欢的瞬间是落地的那一瞬间,“那意味着我把旅客安全送到了,心里会很有成就感。”

  记者 刘春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