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站点导航|惠购

|邮箱|注册

新浪上海

新浪上海> 城事>本地>正文

90后职场新人不愿被老同事差遣 入职3月想换部门

来源:上海青年报2012年11月13日09:32【评论0条】字号:T|T

  》编者按

  前不久,一则“90后拒绝帮领导买盒饭”的事件,广受围观,也引发了很多争议。

  无需否认,目前我们听到的关于90后职场新人的说法,大多是含有一些“看不懂”甚至“看不惯”的意味。但是,换个角度想想,“一代不如一代”似乎是每一个时代的当事者几乎必然的视角。但社会的进步从未停滞,而且几乎总是越做越好。

  掰着指头算来,新一届毕业的首批90后大学生们,踏上职场已经一个季度有余了。这许多年来,恐怕还没有一届毕业生,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引发了这样大的关注和争论。从这个角度来说,这些开始工作才一“季”度的新“员”工,确实迈开了职场的“新纪元”——这还只是一个“端倪”,随着90后员工不断进入职场,这样的影响会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持续显现、放大。

  本报从今日起推出“90后新季员”系列报道。我们所关注的,绝不仅仅是90后初入职场的那些“雷人雷事”,更希望对探讨企业与90后新人的互相磨合有所裨益。也许,若干年后,我们回头再看这组报道,可以会心一笑……

  你说他们靠得住?试用期未满辞职信已经交了上去;你说他们不靠谱?古灵精怪的创意让人啧啧称奇;你说他们有个性?加班“打杂”一概拒绝;你说他们太自我?做起公益来又毫无怨言……那些90后“新季员”们的故事,也许闻所未闻,却又精彩纷呈。

  本版撰稿 记者 顾卓敏 朱莹

  自我中心的90后

  不愿被资深同事差遣 入职3个月就想换部门

  生于1990年的杨明在沪上一家上市公司担任企业文化专员,负责编写公司内刊、企业文化培训等。“月薪六千,对刚毕业的新人而言还不错,但是杂七杂八的事情一大堆。”从实习到正式入职,杨明在公司干了也有大半年了,和同事的关系却极其冷淡,尤其厌烦领导将“分外事”交给他做。“拿一份工资就干一份活儿,大家各司其职,我不给你添麻烦,你也别来麻烦我。”

  “工作不就是各扫门前雪?”

  “我是一个双鱼男,凡事思维跳跃,心思细腻,是我与生俱来的特质,而我最受不了的就是旁人对我指手画脚。”早在实习时,一个部门4个人,杨明就已经各种看不惯。“A是个处女座,我们性格不合”、“B倚老卖老,总喜欢拿些过时的观念来说教,见着就烦”……即便是顶头上司,杨明也同样“不买账”,“一个更年期妇女,开起会来没完没了,心情不好的时候整天没事找事给我们做。”

  不过,即使“不待见”同事和领导,杨明还是努力靠工作表现入职了这家公司,在他看来,这是一个不错的“跳板”,而工作本身也不需要掺杂太多个人情感。“同事之间,合则聚不合则散,薪酬待遇和前景都最重要。”

  然而,正式入职才三个多月,杨明便意识到此前的想法“太天真”,由于无法和同事和谐共处,他萌发了“调部门”的念头。“他们喜欢给我挑刺,批评我写的文章太个性,不符合公司规范,又或者是一个PPT要我改十几次,只为了LOGO的大小和位置!”杨明气愤道,由于在部门里资历最浅,同事们便将他当“菜鸟”对待,尽把琐碎又无聊的事情交给他做,让他无法有出色的表现。

  杨明告诉记者,有一次,领导布置他跟着B一起去拍摄签约仪式,在活动现场,B对他“差前差后”,一会儿要站在前面拍特写,一会儿又要到楼上拍全景,自己则在原地不动。

  “分明就是欺负我是新人,用资历压我!”待拍摄结束后,B对后期剪辑的要求同样很高,杨明再度感到“被打压”,“说句实话,他拍的东西太老土了,一点创意都没有,我不按他的意思改就说我做不好,真是受够了!”

  如今,杨明已经瞄准了市场部活动专员的空缺,希望向HR递交申请换部门。

  “叫你做点小事也要讨价还价?”

  就在杨明“Hold不住”的同时,同事们对他也是“一肚子苦水”。“他是一个极其自我,也没有团队合作意识的人。”比杨明早两年进公司的A小姐提起这位“90后”,露出了无奈又无语的神情。

  “大家都是新人过来的,尊重前辈也不懂吗?”A小姐告诉记者,因为部门小,同事之间关系融洽,作为后辈,她对待“70后”老员工自然是多一分客气,“不管别人职位是什么,资历和经验都比我丰富,我当然应该多向他们学习。”然而,杨明的到来颠覆了A小姐一贯的职场认知,“他觉得同事之间应该‘各人自扫门前雪’,只要是分外事,一点都不想做。”

  操刀企业内刊,去公司各部门催稿取材料自然是家常便饭,杨明常常被大家要求去“跑腿”,在A小姐看来,虽然辛苦了点,但对新人而言是熟悉公司流程的机会,但是杨明却万般不情愿。

  “他跑了几次就不肯干了,认为有些部门不在他负责的版块里,他无需去沟通。”A小姐告诉记者,虽然杨明所言非虚,但这种被动消极的态度却令她不解,“难道前辈叫你做点小事也要讨价还价吗?”

  “不合作”已然成为杨明在办公室的标签之一。A小姐回忆道,一次,她和杨明一起负责做个培训活动,当她把杨明需要做的事都交代好之后,却好几天得不到反馈,直到她询问后才发现,杨明将材料交给其他部门同事后就仿佛工作结束一般,静待别人主动上门。

  “他说那个部门的同事还没有给他回复,他进行不下去,不是他的责任。”A小姐对此颇为震惊,“先不说做事没有责任心,就算是别人的责任,难道他可以没头没尾没交代吗?”

  然而,在杨明眼中,“打杂”不是他的工作,同为员工,大家都应该各司其职,自己没有催促别人完成工作的义务。“我是资历浅,但是我不需要替别人的工作埋单,我只需做好分内事就可以了。”

 [1] [2] [3] [下一页]

相关报道

精彩推荐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