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站点导航|惠购

|邮箱|注册

新浪上海

新浪上海> 城事>本地>正文

沪上第一波散白蚁高峰来临 灭蚁陷入困境

A-A+2013年4月17日14:07新闻晚报评论

居民家的护墙板已被“散白蚁”蛀得千疮百孔居民家的护墙板已被“散白蚁”蛀得千疮百孔
地板下黑黑的“蚁路”清晰可见地板下黑黑的“蚁路”清晰可见
防治人员将白蚁装进试管防治人员将白蚁装进试管
灭蚁师试图撬开门框往墙深处喷洒药水灭蚁师试图撬开门框往墙深处喷洒药水

  晚报记者 程怡 周柏伊 摄影报道

  一条由黑色小点点聚集而成的深黑色的线,密密麻麻绵延到了墙角边,下面用于装饰的贴脚线早已是千疮百孔,用手轻轻一抠,一个早已被蛀空的大窟窿就出现在了眼前。 “黑色的线就是散白蚁爬过留下的痕迹,如果没有大橱遮挡还能发现得早一些,现在想要根治家里就要重新装修。 ”有30多年灭蚁经验的凌师傅不无感慨地说道。

  24℃、26℃……30℃,这两日随着气温不断攀升,申城也进入到了“散白蚁”的高发期,这些横冲直撞的小家伙把许多住在老小区和一楼的居民吓得不轻。为了能抵挡这一波波的攻势,不少居民采取了自行购买杀虫剂进行喷洒的方式,却不起任何作用,最后只得向白蚁防治机构求助。记者随后也从上海各大白蚁防治机构获悉,今年申城第一波“散白蚁”高峰刚刚抵达。

  【事件】

  白蚁飞入独居老人狂吃保心丸

  82岁高龄的蒋阿婆本来心脏就不怎么好,这两天更是因为白蚁“大举来袭”吓得药不离身。上个周日,家住杨浦凤城三村的蒋阿婆吃完午饭后准备上床休息,谁料刚走到卧室就觉得有什么虫子在眼前飞来飞去。惊慌失措的蒋阿婆一边挥舞着手进行驱赶,一边往屋外撤离。邻居们听到蒋阿婆的呼救声后立即跑了出来,此时被吓得不轻的蒋阿婆已经脸色苍白,颤颤巍巍地从口袋里掏出保心丸,一个劲地往嘴巴里塞。

  几位好心的邻居立即进入蒋阿婆的房间查看,原来这满屋子的虫子不是别的,正是一群群的白蚂蚁。不知道该如何处理的邻居们只能将卧室的门关上,并带着蒋阿婆来到居委会求助。就在大家议论纷纷时,蒋阿婆获悉,自己家的白蚁并非小区首例。

  经过联系,杨浦区的一家白蚁防治机构赶到了蒋阿婆的家,对这些白蚁进行了处理,看着满满一地的白蚁残骸,蒋阿婆心里烙下了沉重的阴影,接连好几天都睡不着觉。

  防治机构热线天天被打爆

  原本六七月份才会出现的白蚁为何会在四月初大批出现,是申城白蚁的高发期提前到了,还是有别的原因?这两天用上海各大白蚁防治机构工作人员的话来说,“屁股都没沾到过座位”。

  记者从上海几处白蚁防治机构的工作人员处获悉,从4月14日起,申城的各大白蚁防治热线就一下子进入到了高频阶段。 “13日电话还只是30个,到了14日就上升到了100多个。”一位工作人员不无感叹地说道,“上个月的10日也有一次热线数量井喷,那次就是上海突然升温了十几摄氏度,白蚁都飞出来了。现在出来的白蚁都是散白蚁,属于没有什么组织的,外面飞进来的,只要温度一高数量就会爆发。 ”

  【亲历】

  “老法师”看着黑点点找蚁穴

  昨天,记者跟随普陀、虹口白蚁防治机构的几名“老法师”,一同前往受白蚂蚁侵扰的居民地参与灭蚁。

  单位受灾 员工浑身发痒

  上午8点,上海卫科有害生物防治有限公司专业灭蚁师孙师傅就带着工具箱出门了。他的手里捏着一张写得满满的纸条,上面有着这一天他需要奔赴的十几个报修点。

  他去的第一个报修点,是一家位于普陀区管弄路的单位。“受灾”的是位于一楼的三间办公室。门一推开,就看到贴脚线附近密密麻麻的白蚁尸体,有的掉在地上,有的还粘在墙上。半空中,时不时还会有白蚁飞出,何先生描述:“上个月天热的时候就有白蚁飞出来,当时就请朋友买了点药水喷了喷。 ”没想到本周一又突然大爆发。那一天,看着黑云一般的白蚁,在一楼办公的每一名工作人员都浑身发痒到恨不得立即回家洗澡。

  “这些都是散白蚁,不用担心,没有蚁穴。”孙师傅一句话先定了何先生的心,随后他跟同事一起,一间一间办公室进行防治。仔细查看后孙师傅发现,每间办公室的“受灾”地不一样。第一间办公室地板上有多个蛀空的小洞,显然是白蚁所为。第二间办公室贴脚线有明显缝隙,是白蚁窝藏处。而第三间办公室没有明显特征,白蚁应该是从外面飞进去的。做出判断后,孙师傅开始有针对性地喷洒药水。第一间房里,他主要对着地板上的空洞注射药水,第二间房里则是将药水通过贴脚线喷射到深处。“散白蚁的存活时间不长,分飞之后大概也就两三个小时会不治身亡。 ”孙师傅说。

  家里受灾 老两口无心睡眠

  随着记者跟随灭蚁师到了虹口区天宝路的张老先生家。87岁的张老先生与老伴两人住在天宝路一个老式小区的一楼,在灭蚁师凌师傅到来之前,老两口已经快24小时没有合眼了。去年起,家里偶尔飞出一些白蚁,刚开始,张老先生以为是飞蛾,自行拍杀过几次。今年情况直转急下。

  周一中午,张老先生刚准备午休,就发现天花板上出现一层灰蒙蒙的东西,再一细看,阳台窗框上,客厅里,房间门框旁,都有大量的白蚁飞舞。张老先生赶紧打电话叫儿子过来,并到超市购买了“雷达”喷剂。 “用了整整6瓶喷剂,扫了满满6簸箕,才算是消停了。 ”没想到,昨天一早,白蚁又卷土重来。

  凌师傅判断这些散白蚁已经在张家滞留了相当一段时间,搬开客厅里靠墙的大橱,墙脚一条粗粗的、深褐色的线路几乎延伸到天花板上。“这就是蚁路。 ”凌师傅说,在白蚁纷飞之前,它们沿着这条线路进进出出,补充能量。能形成这样粗的蚁路,已非一、两年之功。    凌师傅随后查看了张老先生家的所有木质门框、家具、地板,发现几乎所有木质材料都有发霉变黑且空洞的迹象。而从一些细微的蚁路分析,张老先生家应该不仅有散白蚁,还有可能存在家白蚁。他用工具将门框包边撬起,往内喷射药水,但这也只能是治标不治本。 “要根治只能是重新装修,到时候在框架上加入灭蚁药剂。 ”凌师傅说。

  灭蚁师:方法不当将有反效果

  “有市民一旦发现家中的家具、衣服、书等物品出现白蚁,就会用暴力拍打、喷洒灭虫剂等方法进行灭除,但这些方法都是错误的。 ”有着三十几年灭蚁经验的老师傅凌俊海介绍称,拍打或者擅自采取家用杀虫剂喷杀,不但效果有限,还会惊扰到白蚁,使之四处逃散,扩大了危害面,这非常不利于白蚁防治专业人员查勘灭治。像张老先生就是典型案例,他使用了非专业的“雷达”喷剂,却最终导致室内白蚁越来越多。

  更有些居民会到网上购买灭蚁灵等药品自行灭蚁。而这些灭蚁药物可能会在环境中持久存在,对人类和其他生物体造成巨大危害,会导致内分泌系统紊乱、免疫机能下降、神经系统病变、影响生殖和发育等。

  那么,白蚁分飞期如何正确应对?凌俊海指出,首先要判断白蚁的种类。困扰申城的白蚁主要有散白蚁和家白蚁两种,它们无论是从活动时间、身形体积,还是处置办法来说,都是截然不同的。灭蚁,首先要判断出现的是哪种白蚁。散白蚁用药水,家白蚁用药粉。

  就目前看来,申城出现的均为散白蚁,其特征是黑身白翅,为耐低温蚁种,由于对周边环境要求不高,又没有主副巢之分,因此对城市和居家建筑破坏性较重。散白蚁多在一楼活动,一般在上午10时到下午3时分飞,所谓分飞,表明散白蚁将在原来群体基础上,分散到各处各自建立新群体,因此也是人们发现并加以消灭的时机。市民如果发现散白蚁,首先要迅速关闭所有通道、门窗、阻隔散白蚁进入,其次要采用专业的药水进行灭除,“一般的家用喷剂味道浓郁,很有可能会刺激更多原本隐藏的白蚁分飞。”凌师傅说。

  相对散白蚁来说,家白蚁虽然数量要少得多,但其危害性却大得多。家白蚁黄头白身,翅膀大,一般在6月之后陆续飞出,每天傍晚6点至8点是它们最活跃的时段。家中一旦发现有大量家白蚁出没时,就说明一定有个蚁穴,危害严重了。灭除家白蚁,要善于从其蚁路找到蚁穴,借助它们互相“舔舐”的生物特质,将药粉传送到蚁穴的最深处,从而毁掉蚁后及整个巢穴。

  “总之,发现白蚁时,最好办法是保护好‘现场’,同时联系专业的白蚁防治站进行灭治。 ”凌师傅说。

  防治机构:心有余而力不足

  虹口区房屋急修中心白蚂蚁防治中心负责人徐经理手里拿着一张单子,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门牌号码,全是打电话过来求助白蚂蚁防治的市民,点算一下,竟然有138个,这只是4月15日一天的量。

  “我们每年从2月份就要开始忙碌,一直忙到10月份。 ”徐经理说,随着近年来温度的变化多端,白蚂蚁也反反复复不曾消停。活多、人少、待遇低,白蚁防治心有余而力不足。

  虹口房屋急修中心是虹口区唯一一家专业防治白蚁的机构,但徐经理的麾下,却只有4名“干将”,除了凌师傅是经验丰富的“老法师”之外,另外3名是这两年才培养起来的年轻人。 56岁的凌师傅原本去年已经退休,但因为中心青黄不接,又被返聘回来。四个人每天从早晨7点多钟出门,要一直忙到晚上8点左右,还是跟不上电话报修的速度。

  据徐经理介绍,多年前,市房管局曾有一个专门的白蚁防治所,各个区县也都有自己的白蚁防治所。但随着政府机构改革,市房管局的白蚁防治所被撤销,相关管理职能归入其下属的物业管理中心。目前,全市33家白蚁防治机构中,虽然也有几家国有企业集团,但大多数都是市场化运作的企业。一般来说,国有企业集团在各自区域内都有自己管理的老公房,对自己管理的房子会提前检查是否有白蚁,若出现白蚁也会免费处理,但对于市场化运作的企业来说,可能就没有提前预防的措施。

  “白蚁也分大年和小年,尤其是家白蚁,翅膀长成需要一年半到两年的时间,小年是最好的防治时间。 ”徐经理说。去年上海的白蚁呈现一个大爆发的态势,而今年从目前看来,总量要明显低于去年。但遗憾的是,即便今年是“小年”,白蚁的防治却依旧艰难。

  【原因】

  防治药物逊色等原因致使灭蚁难

  徐经理给记者进行了分析,其中有三大原因导致灭蚁难以推进。

  首先,居民配合度不高。如今几乎家家户户都进行过装修,出现白蚁后,很多居民虽然迫切想要灭除,但也不同意防治机构对家中装修进行破坏性的检测或处理,最好只是点对点的清除。而很多居民即便看到邻居出现了白蚁,即便知道白蚁的传播迅速,但只要目前自己家中没有看到,也不会愿意配合防治机构的介入。

  其次,药物效果有待提高。我国白蚁防治以前常用的药剂多为有机氯类杀虫剂,但该类药剂毒性强、残效强,从2004年以后就陆续不再使用。目前来看,针对散白蚁用的专业药水效果明显,但针对家白蚁的专业药粉效果要稍微逊色些,有的时候需要反复多次添加药粉。

  徐经理所说的这一点也得到了中科院上海昆虫博物馆副研究员殷海生的肯定。其实早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中国对于白蚁的防治成效相当显著。 “当时全社会都特别注重防治白蚁,那个时候白蚁数量急剧下降。由于尚未开发出新药,有效治理仍是非常棘手的问题。 “要寻找新的替代药很难,其产业化也需一个过程。 ”殷海生表示,新药必须具备能用、低毒、高效这三个特点。

  除此之外,无论从环保角度出发,还是从安全角度考虑,很多传统的防治方法现在不再适用,也从一定程度上束缚了灭蚁师的工作。白蚁防治任重而道远,无论在科研领域还是在实践领域,都依旧是一项重大课题。

  【对策】

  园林专家:三方联合才能破解白蚁困局

  到底怎样才能破解这防治白蚁的困局,记者联系了市园林专家邬志星。邬志星表示,今年春天的气候确实有些反常,尤其是三四月份出现了极端超过30摄氏度的气温。这样的温度不但使得很多植物的花期提前,昆虫自然也是不甘示弱出来活动。除了白蚁之外,蚜虫、介壳虫、尺蠖、蛾子等都在快速繁殖,很有可能在下个月危害到植物。

  作为将巢穴筑在植物和建筑内的白蚁,对于园林和建筑物有着极大的危害性。经过调查表明,白蚁危害的树木可以达到121种之多,像常见的香樟、悬铃木、柳树、梧桐、枫杨等几乎涵盖了上海大多树种。针对白蚁危害的严峻形势,邬志星认为园林绿化管理部门需要提早做出打药水、除蚁巢的动作,与物业管理一起在白蚁刚准备展开行动就进行消灭防治,否则到闷热潮湿之时再除就会使大批树木受害。同时邬志星建议园林、物业及昆虫研究所应联合成立白蚁防治机构,尽快制定出措施进行专项防治。

  土法应对:灯下放水盆

  若是家中有白蚁进入该怎么办,针对这个问题,中科院上海昆虫博物馆副研究员殷海生表示,一定要谨慎处理。如果发现家附近出现白蚁,尽可能关好门窗,不要让白蚁飞入;如果发现家里有白蚁飞出,则 “有蚁必有巢”,一定要请专业人士上门处理;如果夜里报修后灭蚁人员一时无法上门,则关好门窗,打开室内电灯,吸引白蚁聚集在电灯周围,并在灯下放置一只盛水脸盆,白蚁掉进水里就会自取灭亡。

  机构应对:致电防治热线

  一旦发现白蚁,市民可通过上海市住房保障和房屋管理局官网(www.shfg.gov.cn)、上海市住宅物业网 (www.962121.net)、“962121上海市物业服务热线”新浪微博及“房可圆”新浪微博查找本市白蚁防治企业名录,拨打电话联系。

  如联系困难,可拨打962121物业服务热线,市房管局将提供24小时的咨询服务,并受理白蚁灭治的求助,就近安排白蚁防治人员与市民联系。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健康|团购|站点导航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