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站点导航|惠购

|邮箱|注册

新浪上海

新浪上海> 城事>本地>上海禽流感>上海留法女博士因H7N9家庭被拆 母逝世

上海留法女博士因H7N9家庭被拆 母逝世父重症

A-A+2013年5月7日16:11大洋网-广州日报评论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雯雯一家三口曾经幸福美满。

  一对上海夫妇先后感染H7N9病毒妻逝夫留重症病房

  独生女留法攻读博士临近毕业突遭噩耗幸福家庭被拆

  女孩称母亲不吃鸡专家表示感染源或来自社区家养鸽

  法国图卢兹和中国上海,两个远隔万里的城市,正是春光浪漫的季节。但在中国女留学生雯雯眼中,春天已经再无一丝艳丽,有的只是灰色尘埃。

  H7N9禽流感病毒,让她和妈妈瞬间阴阳相隔。与隔离病房内病情危重的父亲,只能通过视频设备探视一下。“爸爸的容颜,愈发憔悴”。她说。

  出国时,她是整个家庭的骄傲;四月匆忙归国,她却几乎变成“孤儿”。病毒,撕碎了这个原本美满的家,夺走了她最爱、也是最爱她的母亲。现在,这些病毒还正继续一点一滴“蚕食”着她父亲的肌体。“若最终真的只剩我一个,我不想再回来了。”

  文、图 /本报驻上海记者贺涵甫

  4月2日,法国图卢兹,一个寻常的午后。在地球的另一端,是北京时间的深夜。

  没人想要“大奖”的春天

  穿着白色工作服的雯雯正在做实验。来法国攻读博士快三年,这是她每天生活的一部分。

  与往常一样,图卢兹的春天,阳光和煦又带有一丝慵懒。这里被誉为蔷薇和玫瑰的故乡,特别是春天时,学校所在的这个小镇,到处弥漫着花香。多少次望着实验室窗外,伴随阳光投影摇曳的枝条,她都会痴痴地笑,“不知道,爸妈现在会做些什么呢?”

  来自上海的雯雯就读的这所大学是法国著名的理工科院校,曾培养过许多的化学家,其中还包括一些诺贝尔奖得主。正因如此,忙于课业的她感觉忽略了父母,心生起一丝愧疚。

  她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正准备给妈妈发信息问候,却看到收件箱里有一条短信,“速回电”,发件人是父亲。

  自从来到法国,父母为了不影响她学业,几乎不主动打电话,有时实在太想念女儿,也只会让妈妈发个短信。

  “如果家里没有出大事,爸爸不会这样”。一种不安的预感瞬间笼罩在雯雯的心头。她立马给父亲打了电话回去。电话那头,照例是父亲对女儿的关心,但几句话下来,雯雯能明显听出爸爸语带悲伤,却又在强忍克制着,只是不断地说自己“挺好”,却绝口不提妈妈。

  实在经不住女儿的逼问,父亲在一阵犹豫后,对雯雯说了这么一段话,“无论家里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你都要坚强。你立志要做科学家,那就更应该相信科学。如果方便,就尽快回家一次”,而对于家里究竟发生了什么,父亲只是打了一个比方,“家里中了个‘大奖’,只不过这个‘奖’没人想要”。

  挂了电话,雯雯已经心乱如麻。原本实验室外和美的风景,此刻,却显得如此凄厉。

  家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4月4日,巴黎,清晨的戴高乐机场,人不多,空气潮湿且带有一丝微寒。

  在和学校说明了家里的情况后,导师放了雯雯一个长假,“什么时候回来由你自己决定,家人是你最宝贵的财富”。

  在巴黎飞往上海的飞机上,空姐为雯雯准备好了早餐,但她却没有一点食欲。“我预设了几种情况,包括最坏的打算,那就是妈妈发生了什么意外”,雯雯不时抬头张望舷窗外,云雾覆盖着的大地,此刻就犹如她内心的真实写照——未知,且带有些许恐惧。

  头一回,雯雯是带着这种心境回家的。记得不久前的除夕,思归的她盼着能在机场第一时间见到父母,那是何等的欢乐,“今天,爸妈还会在机场等我吗?”

  终于抵达上海,已是夜晚。果然,机场出口没有见到让雯雯期待且熟悉的身影。她来不及多想,打了辆出租车,飞似的往家赶。

  到家,开门,眼前的一切让雯雯惊讶——没见到父亲,只有几位亲戚默默地在帮忙打扫屋子。小姨第一个发现站在门口的雯雯,明明之前还在哭泣的她赶紧抹了抹脸颊的泪痕,招呼雯雯进屋,“饿了吧,姨给你做饭”。

  雯雯拉住小姨的手,几乎哽咽地恳求,“我回来了,家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告诉我,什么结果我都能接受”。

  屋里的气氛近乎凝固。片刻,小姨一把抱住雯雯,哭着对她说,“你妈妈已经不在了,你要坚强、再坚强!家里从此要靠你撑起来了。”一路疲惫的雯雯此刻终于再也忍不住了,眼泪如决了堤的江海,夺眶而出。痛苦,写在每一个人的脸上,却无人能安慰已哭成泪人的雯雯。

 [1] [2] [3] [下一页]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健康|团购|站点导航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