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站点导航|惠购

|邮箱|注册

新浪上海

新浪上海> 城事>本地>人民公园相亲角创始人吐槽:现在剩男剩女太现实

人民公园相亲角创始人吐槽:现在剩男剩女太现实

A-A+2013年6月3日09:03青年报评论

  如今赫赫有名的人民公园相亲角是一下子冒出来的吗?非也,退休工会干事林老师是昔日的八大创始人之一。从2005年伊始的百名家长,到现在的人山人海,整整8年,林老师见证了人民公园相亲角的兴衰。

  “之前创始人中,至少有6个人,多少有些懊悔当年创办了相亲角……”有成人之美的欣慰,有目睹“极品”的痛恨,一桩桩好姻缘让她坚守了下来,但最近,她动摇了,甚至动念想要解散相亲角的“林老师志愿者团队”。“家长不理解、年轻人奇怪的择偶观、越来越少的成就感,老公说我有福不会享……”这位老牌红娘第一次感到心力交瘁。       

  本报记者 范彦萍

  辣红娘

  “别人叫我辣妈。我平时看到有好的男生就一把拎过来,喊到我们摊位上叫志愿者‘配对’。”“这里的水很深。人民公园相亲角对我意义非凡,我不想在这里碰到麻烦事。”

  初夏一个周六的下午,人民公园相亲角人头攒动的场面堪称“壮观”:到处都是三五成群的家长,半空中悬挂着五花八门的相亲资料,地上则撑起了一把把贴满征婚启事的“相亲伞”。

  在公园入口处,林老师一眼看到了举着简历勇敢推销自己的小梁,此时的他戴了一顶白色棒球帽,压低了帽檐。林老师站到他的正面,催促他写下自己的联系方式和基本情况,说是要介绍给自己的“外甥女”。

  林老师口中那位1978年出生的“外甥女”与她并无血缘关系。每次看到“男小囡”,她都托词是为“外甥女”介绍。而且执意要让男生自己写下联系方式。林老师有自己的想法,“男生自己书写的小纸条是证据,说明一切都是他自愿的。而不是我们强人所难。”

  “现在做媒还有这么多讲究?”

  听记者如此一问,58岁、戴着一副眼镜的林老师爽朗一笑:“你知道伐?别人叫我辣妈。我平时看到有好的男生就一把拎过来,喊到我们摊位上叫志愿者‘配对’。有的家长看见我‘拉郎配’,还以为我是帮女儿找女婿,脸顿时就拉下来了,说‘这个女人的女儿肯定是嫁不掉了!’”

  正说着,林老师又在人群中又发现了目标,这是一位华发初生的老伯,此时此刻,老伯被几名家长团团围住,正在介绍交大毕业的70后儿子的情况。原来,老伯的儿子身高有180cm,条件甚好,其对女生也有诸多要求,其中之一是要求身高在164cm之上。林老师突破重围,一把抓住老伯的衣袖,毛遂自荐起自己认识的女孩。当老伯嫌弃这位女孩身高不高时,林老师苦口婆心开始劝说:身高不是问题,综合素质才是关键……

  时间很快到了下午5点多,在园内逗留良久的家长们陆续出园。几位家长看到了站在公园入口处的林老师,主动上前打招呼。“林老师,帮阿拉女儿介绍介绍来。拜托侬了。”陈女士殷勤相托。林老师翻了翻资料本,为难地如实相告,最近没合适的。

  还有一位阿姨见到林老师,兴冲冲地跑上前,热情相告,“林老师,我女儿找到男朋友了,现在谈得很好,结婚了请侬吃喜糖哦。”顾阿姨的女儿在外企工作,今年过年后认识了林老师。“这个老师蛮热心的,也不收费。不像其他地方的红娘,乱七八糟的。”

  家长们口中的“乱七八糟”,指的是公园里随处可见的“收费红娘”。那些红娘们成群结队,一张桌子、几本本子就是一个婚介所,生意相当红火。而他们的收费大多在百元以上。据一位家长透露,有家长陆续被收取了上万元的中介费,却拿不到发票。

  “喏,这些墙上的信息很多都是假的。”林老师示意家长拨打上面的电话,果然,有几个是查无此号。

  “这里的水很深,人员很复杂。”林老师叹息道。也正因为如此,林老师反复要求记者隐去她的名字:“人民公园相亲角对我意义非凡,我不想在这里碰到麻烦事。”

  开门红

  “2005年、2006年那两年,平均每年成功96对。现在连零头都没有了。”“大热天,有家长专门开车过来,给我们送冷饮。我们这里的刘老师板起脸,让他原封不动拿回去,还‘威胁’对方说要打110。”

  望着人头攒动的“自由市场”,林老师叹了一口气,“你说乱不乱,想当年……”

  是的,想当年,这里曾一片清净。

  2005年5月,北京的父母相亲角成立了。林老师的一个朋友的儿子是记者,告诉了爸妈这则新闻后,几个家长就开始寻思:上海是不是也能搞这样一个父母唱主角的相亲角?

  林老师的几位朋友,有的是工会干事,有的是重点中学老师,有的是公务员,八个叔叔阿姨一拍即合:“干!”这事就决定了。

  一开始,几位创始人除了人民公园外,还找过鲁迅公园、复兴公园、闸北区的一家公园等,甚至还有淮海中路沿街的茶室。和茶室的老板一商量,平时人头费20元/人,来相亲的爸妈每位象征性地收2元。随着茶室的人气越来越高,问题也来了,毕竟是沿街的茶室,蜂拥而至的家长已经影响到了交通。

  最后选定人民公园,一来是考虑到交通方便,二来人民公园是上海首批免费对外开放的公园之一。为了放出相亲角成立的消息,林老师和几位创始人自掏腰包,制作广告单,一起拉下脸面,去各个公园门口分发。

  “那个时候还很青涩,哪像现在呀,老练多了。”回忆起初创时期的场景,林老师哈哈大笑起来。

  原本想选个吉利的日子:8月8日宣告相亲角成立,但由于筹备的时间太紧张,这一时间不得不往后推。2005年8月的一天,人民公园相亲角正式成立了。那一天,来了不少媒体,几个红娘手忙脚乱地在花坛里竖两块黑板,相亲角就算成立了。

  第一天吸引了100多名家长赶来尝鲜。林老师和其他红娘们给大家定了规矩:女孩家长佩戴红牌,男孩家长佩戴蓝牌,进园的时候按照男左女右的次序来。牌子的设计也很有讲究,正面标注男女,反面是基本信息。看对眼的家长就互相翻个牌。再后来,几位红娘还按照相亲子女的学历设了几个棚。

  仿佛是意料中的,从第一个星期的100多人,到第二个星期的三四百人,再到后来以几何式的数量增长。人民公园相亲角的人气越来越旺。

  “那个时候的成功率真是高啊。家长们自主配对,特别简单。我们有时帮忙牵个线。大家的目的很纯粹。”说到这儿,林老师有些感慨。

  “你们那时的成功率有多高啊?”

  “2005年、2006年那两年,平均每年成功96对。现在连零头都没有了。”林老师说。

  停顿了几秒钟,她继续回忆以前的事:“我记得第一次吃喜糖,有6个人送来了一大包喜糖,我们就要了一小包,每个老师吃一粒。大热天,有家长专门开车过来,给我们送冷饮。我们这里的刘老师板起脸,让他原封不动拿回去,还‘威胁’对方说要打110。”

  有的家长误以为红娘是吃低保的,还悄悄地塞了10元“电话费”,这让红娘觉得哭笑不得。

  好景不长,到2006年元旦时,家长们就厌烦了这种挂牌子的约束,自顾自交流了。

  误解多

  “现在在很多人看来,觉得到人民公园来找对象是很坍台的事。即使成功了,有的家长还会私底下打招呼,让我们不要说出去。”“我们免费给你牵线,付出都得不到认可。有的时候想想真没意思。” 

  虽说吃到喜糖是兴奋的,但在人民公园当公益红娘的日子有喜也有忧,很快,成就感就被一种不认同感湮没。这种滋味并不好受。

  林老师的眼神有些黯淡下去,她掏出手机,打开一条短信,愤愤不平地说:“你看看,这像话吗?”短信内容大意是,男方家长给林老师打招呼,称儿子和一位女孩已经在交往了,林老师不要再介绍女生给儿子了。林老师解释说,在配对时,她曾反复叮嘱该女生,一旦和男生成了,一定要和红娘打声招呼,否则她还是会介绍女生给男生。但女生并未履约。反倒是男方家长主动来打招呼。

  “现在在很多人看来,觉得到人民公园来找对象是很坍台的事。即使成功了,有的家长还会私底下打招呼,让我们不要说出去,对外号称自己是通过同事、小姐妹介绍认识的。在他们的潜意识里,只有无路可走了,或者条件非常差才会到人民公园来相亲。”林老师越说越激动。

  还有人抱着怀疑的态度,觉得不收费的红娘肯定有问题。有家长甚至说风凉话,称学雷锋的年代过去了,自己不相信有所谓的免费。有一次得悉一对自己介绍的年轻人要结婚了,林老师在回访时,家长怀疑地问了一句,“林老师,你这里到底要不要收费?”气得林老师一下挂断了电话。

  “我们免费给你牵线,免费给你做思想工作,这些付出都得不到认可。有的时候想想真没意思,太没良心了。有时会萌发退出的念头。”对于这种不认可和质疑,林老师至今难以释怀。幸好,有一批熟悉的家长,会和新入园的家长介绍,打消他们的顾虑。

  随着人民公园相亲角越来越火,从2007年开始就有收费红娘陆续入园,到去年达到了顶峰。为了排挤园内唯一不收费的林老师志愿者团队,这些收费红娘们采取了各种方式“抢生源”:公园给林老师志愿者团队一个入园即可看到的绝佳位子。有的中介不服。去年,一位收费红娘抢在清晨7点20分就到公园,将林老师的位置放到了最后一个。林老师志愿者团队的红娘们不服气,上前说理,气氛有些剑拔弩张。这位收费红娘找来了拖把,眼看着就要动手……

  “人民公园是人民的公园,怎么成了牟利的地方?这应该是年轻人谈情说爱的地方,而不是像自由市场一样做买卖。建议有关部门进行肃清,还这里原来的清净,成为非营利的场所。”雷老师和袁老师是今年新进的志愿者,他们都是无意中看到招募志愿者的启事的。看到到处都是收费服务,两人都有些憋屈。

 [1] [2] [下一页]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健康|团购|站点导航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