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站点导航|惠购

|邮箱|注册

新浪上海

新浪上海> 城事>本地>浦东九旬老夫妻卖掉唯一一套住房后捐出160万

浦东九旬老夫妻卖掉唯一一套住房后捐出160万

A-A+2013年6月26日08:01解放日报评论

  本报记者 彭德倩

  一周前的上午,阳光正好,浦东新区一家养老社区10号楼809室的书桌前,95岁的眭忠诠老先生,跟89岁的老伴祝尔纯一起,在转账委托书上郑重签下自己的名字,将160万元捐给了上海应用技术学院用于助学及学校建设。这笔巨款,是他们卖掉唯一一套住房后所得的“大头”。

  “社会已经给予我们很多,在节俭够用的前提下,该把余钱用到最有意义的教育事业中去,”曾在学院任教的祝阿姨说,“以前常看到学生上下课忘带伞,淋湿了要生病的,最好能用这笔钱在教学大楼间建起连廊,不用华丽好看,最重要的是帮他们冬天挡风雨,夏天遮太阳。”

  很少有人知道,这已是两位老党员交出的第七笔“特殊党费”。

  卖房助学,身后的事身前做

  昨天,记者走进他们在养老社区中的家,细细探访。一进门,只见眭老先生正坐在轮椅推车上,聚精会神地看足球,祝阿姨一身火红T恤,花白头发,笑声爽朗。说起卖房的事情,她说“我们商量着,身后的事情身前做。捐出去了,也就放心了。”

  老两口都在上世纪40年代当学生时就参加革命,为党做地下工作。解放后,眭老凭着所学专业进入上海市政工程管理局上班,祝阿姨在上海轻工业高等专科学校 (后与其他两校合并为上海应用技术学院)当英语老师。孩子较早离开了他们,如今两人唯一的经济来源就是离休金,依然对社会屡有捐助。

  他们原先住在武康路上一套87平方米的老房,两年前,祝阿姨就动了念头,何不趁身板硬朗,把房子处置了去养老院住,有人照顾,离休金也够开销,卖房的钱还能为社会公益多做些事。老先生当时听了直摇头,嘟囔着“不是钱的问题,自己有家干嘛不待?”后来祝阿姨陆续听说自己大学同学里已有八个住到了养老社区,价格还能接受。几个月前老先生也想通了,与她达成“共识”:找一个夫妻俩相伴到死的地方,管它产权居住权,还能为社会多做些贡献。就这样,几百万的卖房款中,小部分用来在养老社区安“新家”,大部分都准备捐掉。对160万元建个连廊,祝阿姨也挺忐忑,她说,“我们也不知道够不够,就算打个‘地基’、做个启动,要是能有更多人一起来做成这件事,就更好了。”

  “只不过选择一种爱的方式”

  卖房捐款助学,就一点也不心疼吗?“伐捏姆(上海话‘不心疼’),伐捏姆,”被问及捐款,眭老先生连连摇头。祝阿姨旁边补充,“钱够用就好,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夫妻俩大半辈子平时生活都节俭,老房子直到卖出去还是水泥地面,用的也是二十年前的老家具。祝阿姨管钱,每天开销都要记账,月底让老伴“审核”。眭老先生常会提出指导意见 “这个可以省了”“那个以后少买点”,有时气得老阿姨差点“甩手不干”。其实,他们的屡次捐助,也有个“思想统一”的过程。

  2001年,老夫妇俩捧着10万元现金,走进上海应用技术学院,提出设立“思想政治教育奖”,鼓励在思想政治教育领域表现突出的教师和学生,当时在场的所有人都动容了。那一次,是老先生提出的,祝阿姨起初不舍得,毕竟那是日积月累30余年才攒下的!后来她还是被说服了,眭老离休前是上海市政工程管理局的副局长,做起思想工作来有一套,“大学里不单要重传授知识,更应该注重育人,我们应该在能力许可范围内做一点事情。”

  2003年,有关部门发给他们9万多元的离休干部住房面积差额补贴。老人赶到银行,取出剩余的一点积蓄,凑足10万元,再一次捐给学校。这一回是祝老师提出的,希望设个“诚信生活助学贷款基金”。“报纸上介绍贫困大学生的助学贷款,好像是一年可以贷6000元,但其中5000元专用于学费,供维持生活的仅1000元,年轻人正在长身体,不吃好点不行的。”老人这样打算,“贷款能在他们最困难的时候帮一把,哪怕每顿够多买一只荤菜,等工作了再还回来,给其他有需要的人。”他们还特别要求:不要用他们的名字命名基金,希望能让更多人自发参与进来。

  此后,他们竭尽所能,再度捐资20万元注入“思想政治教育奖”基金,捐资抗洪救灾,捐资街道帮困,捐资红十字会。“爱的方式有许多种,我们只不过选择了一种”,祝阿姨说。

  一对“老小孩”的幸福生活

  此时敲门声响,原来是护士推着车来送中午要吃的药。此前两个月天气多变,老两口身体都有些不适,尤其是眭老先生,由于年事已高,他只有左耳能勉强听到些,得靠祝阿姨凑近他耳朵,一句一句慢慢复述。由于患病,他一急一激动,右手就抖得特别厉害。说话间,祝阿姨就坐在他右边,一只手拉起老伴的右手,一只手一下一下撸着,颤抖的手慢慢停下来。这些,已成两人相处时的习惯动作。住进养老院几个月,医生、邻居们看到这样“咬耳朵”、手牵手,常笑他俩是一对“老小孩”。

  如今,这对“老小孩”的日程安排得满满。早上起来做健康操、楼下花园遛弯,与志同道合的老朋友聊聊天;祝阿姨更加活跃些,每周一次英语沙龙,一次合唱队活动,两场桥牌雷打不动。旁系的亲属小辈每月都来看望,还常有受助学生登门感谢。“年轻时我们为了信仰奋斗,哪怕危险也是一种幸福;后来和平年代工作,衣食无忧,也是老来福;现在取之于社会,用之于社会,做了自己想做的事,我们没有遗憾。”

  更令他们高兴的,是喜讯不断传来。思想政治教育奖获得了来自社会、学校的支撑,至今已颁发到第十二届,457名学生、老师获奖,其中许多人将获得的奖金捐赠给了灾区人民或困难学生,继续这份爱的接力。诚信生活助学贷款基金,新添了社会自发捐款5万多元,让87位贫困学子受益,在校期间每人每年2000元的补贴到位。2003年至今,所有受助学生毕业离校后,贷款全部按时归还。

  正如眭忠诠老先生80岁时写来自勉的诗,“尔报党国有几何,暮岁徒程交一卷”。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健康|团购|站点导航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