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站点导航|惠购

|邮箱|注册

新浪上海

新浪上海> 城事>本地>雅安地震上海捐款近亿元 暂选5个项目援建

雅安地震上海捐款近亿元 暂选5个项目援建

A-A+2013年7月22日14:17东方早报评论

  ■ 市慈善基金会赴雅安考察

  ■ 288个项目暂选5个

  ■ 与当地政府“约法三章”要全程监督

  “有的项目,如果让我们感觉到很有可能一部分钱会用作建设当地工作人员的办公大楼,我们往往不会先考虑。”

  ——市慈善基金会考察组负责人

 

4月21日,四川省雅安市芦山县龙门乡,一村民举着脸盆作为保护,端着一碗饭快速通过因地震而松动的墙体。杨深来 早报资料

  近亿元的善款该怎么用?

  今年4月20日四川省雅安市芦山县发生7.0级地震,截至6月30日,上海市慈善基金会已收到社会各界定向捐助给这次地震的善款9537万元。如何花好这笔钱一直是市慈善基金会的重要工作之一。

  日前,上海市慈善基金会以及雅安地震灾后重建援建项目监管小组接受早报记者独家专访,详细介绍为近亿元善款寻找援建项目的过程。

  善款难花

  进入6月,上海各界对雅安地震捐款告一段落,如何把善款花出去成了上海市慈善基金会亟须考虑的新问题。在与四川当地有关机构密切沟通后,6月17日,上海市慈善基金会工作人员前往四川,对雅安地震灾后重建的援建项目进行考察。

  与上海市慈善基金会同行的还有捐赠人代表、同时担任市慈善基金会雅安地震灾后重建援建项目监管小组组长的律师黄绮。他们此行赴川考察的目的主要有两个:一选择援建项目,二与当地政府沟通,建立合作关系。

  遭受了“4·20”地震重创的雅安,有6个区县为重灾区,约50%的房屋受损。

  “雅安市政府总共向我们提交了288个建议项目。”上海市慈善基金会考察组负责人告诉早报记者,其中,社会福利设施(大多为乡镇的养老院)共有 87个;基层建设(多为居村委的社区服务站)共有159个,教育设施(多为乡镇学校)10个,医疗设施(多为区县中心医院)22个,社会管理设施(多为社 会工作服务中心)共10个。项目预算分别从几十万元到上亿元不等。

  寻找项目

  来自上海的近亿元善款到底要用在哪些项目上?对此,无论是捐赠人代表还是上海市慈善基金会,都有各自坚持的准则。他们决定,在288个项目中先选5个援建。

  “这次去四川考察,我是带着捐款人的意见去的。监管小组成立了微信群,可以时时沟通考察情况。”黄绮说,抵达四川后,大家实地感受到的和之前的 设想也并非完全一致,“同样是重灾区,一些舆论宣传比较多的地区就已经有很多热心团体和个人认领了捐赠项目,但一些偏僻的地方获得的援助相对较少。”比 如,雨城区和宝兴县便是获得援助较少的地区,当大家来到雨城区一家受灾的敬老院时,所见到的场景让黄绮心里非常难过:养老院的墙体已被巨大的X形断裂层分 割,几近坍塌。由于外界对于雨城区受灾情况的了解相对不多,养老院还没有迎来愿意出资的援建者。

  雨城区的这家养老院需要重建,黄绮和上海市慈善基金会很快达成共识:希望选择项目的范围集中在养老院、学校和医院这几个方面。

  约法三章

  市慈善基金会与捐赠人代表双方最初便达成的共识是,所选项目必须是雪中送炭。“不是说锦上添花的项目不好,但资金有限。”上海市慈善基金会考察组负责人强调。

  黄绮介绍,此次四川之行,共实地考察的援建项目有5个,但最后选择的只有雨城县孔坪乡福兴养老院一个项目,“我们还是倾向于选择直接能给当地老 百姓带来实惠的项目。” 在对项目的内容要求“雪中送炭”的同时,上海市慈善基金会的工作人员更看重的是“规划”和“协议”。在他们看来,这两方面直接决定着近亿元善款究竟能不能 用在刀刃上。

  在考察小组与四川省民政厅、雅安市政府进行沟通时,上海市慈善基金会就援建之事提出“约法三章”:一、援建项目一定在灾后总体规划和专项规划之 内;二、无论是完成援建项目的全部或部分,只希望和当地政府合作;三、上海募集的资金和援建项目的实施,要接受捐赠人的全程监督。

  在项目管理方面,考察小组也提出,上海市慈善基金会、四川省慈善总会、雅安市政府将有合作意向书或备忘录,约定拟援建项目名单、三方监督管理援建项目的职责;每个项目在立项批准后,将与市政府的职能部门或者区县、乡镇政府签订单项协议。

  “我们提出的这些意见已经得到了当地政府的认同。”考察组负责人坦言,特别强调规划和协议完全是为了避免在援建过程中发生意外,“援建项目必须 在当地总体规划范围内,而且项目的每一个细节都要写清楚,在操作方面也要有可行性报告。我们不能预测当地的规划会不会调整,但我们可以和当地政府约定,万 一发生规划调整的问题,上海援建的项目必须有保障,或者不拆、或者拆了后由当地政府负责易地重建。”

  要求签订单项协议同样是为了保证援建项目顺利实施,“只要签了单项协议,钱马上就能送到。”

  全程监督

  经过考察小组实地考察,市慈善基金会理事长会议通过雨城区孔坪乡福兴敬老院为援建项目。按照原计划考察小组还将继续前往宝兴县考察另外的项目, 但由于泥石流阻挡道路,前往宝兴县的计划只能暂时搁置。但是,市慈善基金会理事长会议决定,下一次考察之行预计定在本月底,所有援建项目必须实地看过。

  对于基本拟定的援建项目,市慈善基金会要求当地政府给出确切的位置和精确预算,以及可行性报告等,再对援建项目提出初步的预算建议。

  此外,市慈善基金会方面还表示,在项目确定后以及建设的过程中,还将请专业的团队监督,从项目的审计、评估,到抽查施工的质量,是否按照规划设计施工等,都将全程监督。

  对话市慈善基金会常务副秘书长胡增耆

  公众对好公益项目的需求越来越高

  早报记者:上海慈善基金会收到9537万元雅安地震善款,现在还没有使用,为何不能很快确定援建项目?

  胡增耆:理想状态是,地震后收到社会各界大量捐款,很快援建项目在网上公布,大家马上能认领,但实际上并没这么简单。

  在我们前往雅安地区实地考察时,四川省政府对灾后重建的总体规划仍在上报国务院批复的过程中,规划的制定需极其慎重。而对我们来说,选择能让善款用在刀刃上的项目也需慎之又慎,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坚持确定每一个援建项目必须经过实地考察。

  早报记者:当地政府提供的项目共288个,为什么只选择其中的5个?

  胡增耆:理事会意见,援建的项目不宜选择过多,太多项目会在操作和监管上带来困难。在项目的地理位置上,同样考虑到监管,援建项目不宜太分散。

  到四川当地后,我们发现宝兴县和雨城区,虽然同是重灾区,但大家关心得比较少,更需雪中送炭。

  早报记者:除了理事会初定的养老、教育和医疗这三个领域,有没有考虑过在其他方面也给当地提供帮助?

  胡增耆:在考察时,当地政府也向我们提出建议,能否援助灾区农民的房屋建设,能否援助灾区乡村的道路建设。这些建议是在288个项目之外,而且 实施上也有一定难度,但我们没有理由拒绝。我们会要求当地政府拿出具体方案。如果他们拿出了具体的可操作的方案,我们可以再进一步讨论。

  早报记者:能否简单介绍一下已经过实地考察,并初步拟定的雨城区福兴养老院项目?

  胡增耆:按照初步计划,这个项目的建筑面积约2600平方米,床位100张,计划投资的资金是1092万元。

  早报记者:第一步计划拟建的项目预计共需多少善款?

  胡增耆:按照理事会意见,会先安排捐赠款项总数的三分之二,即6500万元左右。剩下的三分之一会做这样几个安排,首先是考虑到灾民建房和乡村 道路建设这两个未定项目,如果当地政府拿出了好的方案,我们会安排资金操作;第二,我们会留一部分资金,预防项目实际操作中发生变化,超出预算资金时,可 以给予适当补充;另外,在项目建成后,还会有一些后续操作需要用到资金。

  早报记者:先募集善款,再根据金额寻找项目;还是先设计不同的项目,再根据项目所需的金额来募集善款,这两种方式哪一种更符合当代慈善事业的发展趋势?

  胡增耆:当然是先有项目,再募集善款更为科学。

  现在,各个公益组织已经越来越意识到,主要的募捐者已从个别“大户”转向普通大众,而社会大众对于好的公益项目的需求也越来越高,大家都希望知 道我捐出去的钱用来帮助谁、这笔钱怎样帮助人。除了市慈善基金会本身设计好的项目外,我们也通过招投标的方式引入第三方设计的更专业的项目。

  早报记者:从市慈善基金会的角度来说,要把善款用在刀刃上,最重要的工作是什么?

  胡增耆:打个比方,如果说项目是躯干,资金是血液,那么最重要的心脏便是诚信。从市慈善基金会层面来说,自我规范是最重要的,而保持诚信的最好手段便是公开透明。对于我们来说,公开透明肯定是最重要的。同时,我们欢迎社会公众来监督我们。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健康|团购|站点导航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