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站点导航|惠购

|邮箱|注册

新浪上海

新浪上海> 城事>本地>上海中心大厦结构封顶>上海中心建设者的梦想:工程师卞若宁最有成就感

上海中心建设者的梦想:工程师卞若宁最有成就感

A-A+2013年8月22日08:24新闻晨报评论

  □晨报记者  言莹

  上海中心爬升到500多米的高度,要登上楼顶,需要坐两部电梯,然后再爬楼梯,再然后将大上海的繁华尽收眼底。

  工程师卞若宁每天带着一部iPad上去,里面装着各种各样的图纸;塔吊司机魏根生每天带着一部单反相机上去,里面装着拍自上海最高海拔点的照片;机电工应朝军每天带着……可能带着对新居住证办法出台后,他女儿能在上海参加中考的希望,默默地与一众工友一起上去。

  从2008年破土动工至今,上海中心集结了上千的建设者,其中有上海本地人,更多的是来自各地的队伍。本月3日的结构封顶,代表着一个篇章的圆满结束,也意味着新的篇章磅礴而来。

  结构封顶之后,晨报记者又一次登上上海中心楼顶,听这些建设者讲述一路建设过程中关于上海中心,关于他们自己的点点滴滴——与“卞若宁们”分享他们的成就感、与“魏根生们”共品他们眼中的美感、与“应朝军们”一起等待一份对未来的期许。

  一座高楼未必就能代表城市的梦想,但这些建设者,这4年多来与上海的交集、为上海的投入、同上海之间的情感维系,却是这座城市梦想的主音。

  ●工程师的成就感

  封顶前,三四天盖一层无虞

  “这个围绕着上海中心的梦想,是如何让心目中的‘图纸’,变成现实。”

  说这话的是,39岁的卞若宁,皮肤白皙,戴着一副金属丝眼镜,严谨、细腻。他的发际线很高,天庭尤其饱满。

  他说,自己小时候爱看历史、战争书籍。所以那会儿,和大部分男孩子一样,他一直想设计一艘航空母舰,自己是舰长。可惜的是,这个小伙儿所在的黑龙江哈尔滨,到处是俄罗斯建筑,唯独没有海,航空母舰无从谈起。为此,卞若宁曾想报考大连舰艇学院当海军,然后设想一步步当上舰长。但是在后来的体检中,眼睛不过关——他人生中的第一张“图纸”就此落空。

  他的第二张“图纸”比航空母舰实际得多。想着是男孩子,要学点儿实干的,搞建筑吧!就考入了沈阳建筑大学。

  卞若宁本科念的是沈阳建筑大学,硕士念的是哈工大,在与同行学生交流过程中,他发现清华、同济的研究生做的项目较大,相比之下,东北的项目较少。“就想到大一点儿的地方做大一点儿的楼”。考博之际,他选择了上海同济大学土木工程学院。跟着导师,他参与建设了上海新国际博览中心、广州会展中心等项目。

  不久,卞若宁进入了上海建工集团,选择到工地一线,“不想坐办公室,辛苦点儿没问题”。

  “浦东机场二期,赶上个尾巴,做了半年;广州电视塔‘小蛮腰’,做了三年一个月。”卞若宁细数自己的历程,一步一个脚印,很踏实。

  在这座城市,卞若宁找到了“大一点儿”的感觉。接下来,他要遇到的是一张充满挑战的“图纸”。

  2009年8月1日,卞若宁被派到了上海中心——这是今后的“上海第一高”。此时距离大楼正式开工不到一年,工地尘土茫茫,“第一高”仍只是一个规划,甚至是传说。

  “上海中心”主体建筑结构高度为580米,总高度632米,总建筑面积57.6万平方米,其中地上建筑面积38万平方米。卞若宁决定投入地干一次。他任总承包项目经理部副总经理,“相当于军队里的总参谋部,制定作战计划,协调海陆空,比如陆军没有掩护,空军就上去了,这时我就要协调”。太有意思了,这和第一张“梦想图纸”中舰长的部分职能不谋而合。

  但是,像上海中心这么高的楼,光是排项目表要能列3000多条,每一条还要包括土建、机电、幕墙、装饰等各个部分的作业计划。更要命的是,这些都是理论,真正做起来每天都在变。卞若宁在制定计划后,督促执行,检查、纠正。

  每天早晨7点整,他到达工地,拿着一个iPad,跑上跑下。iPad里装着一个虚拟的上海中心,浑身是密密麻麻的设计线条,是采集了建筑全方位数据信息后,用数字化技术建起的三维模型,叫做BIM(建筑信息模型)。BIM是国际建筑界先进的技术手段,上海在超高层建筑中首次全面运用。有了它,一切似乎都在掌控中。“带图上去不方便,把BIM三维模型拷到iPad里去,现场所有的实景,都按照既定的三维图景实现,重要的技术参数可随时查阅、比对。现场看三维模型解决问题,比二维的图纸更直观。”

  结构封顶的最后阶段,一两个月内碰到很多问题。眼看着余量的时间一天天吃掉了,卞若宁和大家一天天地抢。

  最主要的因素就是恶劣天气和结构后十层为非标准层。7月中旬后,上海有几天风比较大。“11级风,塔吊吊不了,材料上不去,影响很大。”

  高300多米的核心筒的工期排得很理想,三四天盖一层。115层以下是标准层,已经轻车熟路。116-125层,结构复杂,超出了当初的判断,可能延误工期,需要再翻图纸研究。

  于是,卞若宁在小办公室内,与土建、钢结构经理开个碰头会,商量确保安全的前提下,调整工序。会议很高效,往往几句话就能讲清,半小时以内完毕,甚至有时打两个电话就明白了。

  卞若宁强调,想出的办法绝不是逼着工人加班加点,而是通过合理的技术和方法。比如想办法让土建、钢结构同时做,可以节约时间。“很有成就感,保证进度上去。”

  做一行爱一行,每个人都想做行业内顶尖的东西。“上海中心就是,让我收获很多,个人专业知识、阅历很多。不谦虚点儿说,同行交流上可以傲视群雄,有一定资本。”

  在上海中心建设越来越顺利,“梦想图纸”正在慢慢实现,卞若宁的脑海中已经浮现了下一张:那是一座桥,大大的桥。那是他从没尝试过的领域,他希望在专业上更全面。

  人们总是不同阶段“重逢”自己的梦想。只要坚持,梦想终会“变现”。

 [1] [2] [3] [下一页]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健康|团购|站点导航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