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站点导航|惠购

|邮箱|注册

新浪上海

新浪上海> 城事>本地>传统观念等阻碍以房养老 上海推行6年仅成功6例

传统观念等阻碍以房养老 上海推行6年仅成功6例

A-A+2013年9月17日08:26新闻晨报评论

□“以房养老”如果试点成功,对于解决老年人的养老资金问题,盘活已有房屋资源,扩大保险公司业务都有积极意义。 /CFP  □“以房养老”如果试点成功,对于解决老年人的养老资金问题,盘活已有房屋资源,扩大保险公司业务都有积极意义。 /CFP

  ■要越过伦理、技术、法律等难关,有实践经验的很少,多停留在纸上谈兵 

  ■更多老人愿意尝试“租房养老”或“卖房养老” 

  ■专家称上海有先天优势,上海银行相关产品可能完成开发

  晨报记者  陈里予

  国务院印发的 《关于加快发展养老服务业的若干意见》明确提出,“开展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试点”。

  “银发浪潮”来袭,“4+2+1”家庭模式成主流,大量老人房产需 “唤醒”。但事实上,几年前上海、北京等城市个别金融机构就自发兴起尝试,但均因效果不理想而停滞萎缩。

  上海从2007年就酝酿“以房养老”,但推行多年仅成功6例。房产并不是老人独有,与子女产生分歧、家产传后的观念等都是以房养老的阻力。另外,房价的不确定性也让大多数老人无法下定决心跨出这一步。在上海,与“以房养老”受冷遇形成对比的是,更多老人愿意尝试“租房养老”。

  个案聚焦

  “租房养老”老人更能接受

  普陀区的一家养老院里,刘阿婆住在每月基本费用4000元的双人套间里。“把房子租出去住进养老院,手头还蛮宽松的,有时还能给上大学的孙子一点零花钱。”刘阿婆给记者算了一笔账:自己每个月退休金有2000多元,在市区的一套房子每月租金有3500元,两笔钱加在一起,足够支付入院费用。

  这种付了养老院的费用还能留下房子的“租房养老”方式让老人敢于尝试。“拿租金来养老,过世后我还可以把房子留给后代。”不少老人希望为后代留下一些遗产,这样做也让他们觉得心安。

  在不少养老院里,“租房养老”的老人不在少数。对不少老人而言,相对拿房产做抵押用“倒按揭”的方式养老,“租房养老”更容易让他们接受。也有一些老人“以一换二”的方式筹措补充养老金,在相同地段把原有的两室一厅换成两套一房一厅,或者将市区的一套房子换成郊区的两套房,其中一套自己住,另一套用来出租,从而赚取稳定的养老金。还有些老人正在筹划着将位于市中心的房子置换到郊区去,把置换得到的差价作为未来的补充养老金。

  “卖房养老”后生活也丰富

  除了“租房养老”,也有老人尝试以房养老。不过,和狭义上的“以房养老”不同,这些老人并没有用倒按揭的方式,而是一次性卖房。

  2008年5月,住在浦东老年社区的87岁的王阿婆和老伴以24万元的价格卖掉了位于川沙三室一厅的房子,搬进老年社区后户口也随之迁了过去。卖房养老,王阿婆和老伴的决定并没有遭到子女的反对。王阿婆和爱人膝下有两个子女,一个在加拿大,一个在南京,无法随时照应老人。

  但是,选择哪个养老院度过余生是两个人最纠结的。5年前,王阿婆和老伴探访过多个养老院,均不满意。毕竟卖房几乎是赌上了毕生的积蓄,这会否断了自己的后路。“万一养老社区办不下去了,会不会无家可归?”王阿婆说,刚搬进去的时候感觉风险很大。

  郭阿姨和王阿婆住在一个老年社区,她也是上海老年人中为数不多的“以房养老”群体。郭阿姨的几个朋友夫妇率先住到了这个社区,这让郭阿姨开始心动。不过当时他们决定卖掉房子时,也曾遭到家人的反对,儿子更担心的是,老年社区里住的都是老人,生活会不会没有生气?有人过世生病,老人的情绪会不会受到影响?

  郭阿姨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决定用自己的方式养老,意外的是,她越来越相信,这里是一个可以走到人生终点的家。那年秋天,老伴陈老先生突然发病,郭阿姨连忙打电话给秘书小朱,老人得到了及时抢救。而今,住在养老社区里的郭阿姨不仅有儿时的同学朋友,还交了很多新朋友,生活也更加丰富多彩。

  问题所在

  大多纸上谈兵,少实践

  “以房养老”四个字,包含了老百姓最关注的两件大事:房子和养老。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在国际上又被称为“倒按揭”。

  目前,“倒按揭”要变为现实,还要越过伦理、技术、法律等难关。对于“以房养老”的探讨这几年来老年方面、金融方面的专家一直在探讨和研究,而大多停留在纸上谈兵,有实践经验的很少。上海老年学学会秘书长孙鹏镖告诉记者,因为很多老人不愿老来卖房,双手空空而去,而且害怕造成家庭纠纷。另外,该政策需要对房产进行合理评估,如不能很好协作,可能存在的财产损失让多数老人担心。

  更多的是三个潜在障碍

  上海市老龄工作委员会办公室领导下的上海市老龄科学研究中心相关负责人殷志刚曾经对“以房养老”进行过研究,“以房养老”拥有更多潜在三个障碍:一是受传统思想的束缚,对中国老人来说,养儿防老的观念根深蒂固。老人更愿意把房产传给子女;二是须老人个人持有房产证,与子女分开居住,有房产的支配能力;三是老人的经济条件要适中。条件好的老人没必要把房子抵押出去“以房养老”,而经济过差的老人以房子视为重要财产和归宿,出于对风险的担心,也不愿意用房子做“倒按揭”。

  希望之路

  上海有更多潜在有利条件

  近日,国务院印发的《关于加快发展养老服务业的若干意见》特别明确,我国将有规划地试点“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具体操作办法和实施计划,有望明年一季度出台。

  如果试点成功的话,对于解决老年人的养老资金问题,盘活已有房屋资源,扩大保险公司业务都有积极意义。

  “以房养老”的梦想何时能变为更多老年人的现实?殷志刚透露,重启“以房养老”方面,上海拥有更多潜在的有利条件:上海拥有2套房子的老年人比较多,大多数有一套不和子女联合署名;另外,上海逐渐进入独生子女时代的养老模式,不能完全依靠孩子养老的老人或许可以通过房子为他们养老,提高生活品质。但是,需要强调的是,“以房养老”不是所有老人的选择,也不是大多数老人的选择。

  不过,“以房养老”可能并不是政府福利行为,更需要金融产品来推行。在殷志刚看来,“以房养老”的推行须由房地产、金融产品、政府共同进行整合性公共政策设计、金融企业运作、政府监管扶持。同时,专家普遍指出,政府应该在税收政策上给予一定的支持力度。国外,“以房养老”所获得的“倒按揭”金额部分是可以免税的。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健康|团购|站点导航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