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站点导航|惠购

|邮箱|注册

新浪上海

新浪上海> 城事>本地>地铁乞讨一个月能赚上万元 交代在老家有地有房

地铁乞讨一个月能赚上万元 交代在老家有地有房

A-A+2013年9月28日09:39解放日报评论

  ■本报记者简工博 通讯员周炜

  每天,上海都有超过700万人次乘地铁出行,这相当于瑞士全国的人口在迁徙。

  如此庞杂而封闭的空间里,乱发小广告、乞讨、设摊、逃票等“四乱”行为,虽不直接影响公共安全;但任何一个细小闪失,都可能会在这人潮涌动的空间里引发“蝴蝶效应”。

  在这特殊空间里,上海轨道公交公安与这些“顽疾”的斗争始终在进行。

  今年以来,轨道公交公安已查获“四乱”等违法人员23000余人次,行政处罚12000人次,其中行政拘留近200人次。

  听微信出警,有时比110还快

  徐家汇站治安派出所警长朱义强上班第一件事,除了打开警用电台,还要打开手机微信。派出所民警们自建了一个微信群,叫“汇民突击队”。

  9时许,微信震动声响起。朱义强打开一看,是派出所转来一条乘客微信,照片上一名女子带着一个孩子,半跪在车厢里乞讨,留言里轨交线路、车厢号等信息一应俱全。随后就有正在附近巡逻的民警在群里发声,表示已赶去现场处理。

  徐家汇站治安派出所是上海公安系统里最早尝试使用微信举报线索的单位。

  派出所试水这一新兴平台的初衷,其实是想保护举报人。“车厢里打110电话报警,容易被人听到,有些市民想想就算了。但用微信举报的话几乎不会被发现。”负责派出所微信举报平台的民警张奕告诉记者,去年刚开通时,每天能接到两三条信息,后来越来越多:“有时早上6点半就有人发微信来,到晚上11点半还在发。”

  今年4月起,轨道公交分局正式开通微信举报服务,对于发生在轨道车站、车厢内的强行乞讨、散发广告、设摊、兜售、吸烟等违法行为,乘客可通过微信向“轨交幺幺零 ”(metro police110)举报,对于信息齐全的举报线索,将及时通知民警到场寻找。开通至今,该平台共收到微信举报3830余条,其中有效举报1100余条,据此查获违法人员1700余人次。

  民警们发现这一工具挺实用:“信息可以点对点地传播,速度有时比110还快!”不过,警方也表示,目前微信平台属于线索举报,建议乘客遇紧急突发情况,最好还是及时拨打110报警。

  整治地铁区域内的各类顽症,“抢时间比速度”很重要。徐家汇站靠近美罗城的9号出口一度有不少手机贴膜摊点,但记者日前走访这一出口时发现,这些摊点已不见踪影。朱义强介绍,微信平台第一时间获取消息后,就近民警会立即赶到现场处置,让有限警力得到了最大化利用。朱义强还调整勤务时间,民警轮番就餐,确保站区巡逻力量始终充足。近期,仅徐家汇站的110报警数就下降了50%,其中涉及“四乱”现象的报警和举报明显减少。

  整治“顽症”,斗勇还需斗智

  11时20分,一名民警在警务站门口探出半个头,对朱义强说:“今天可以,一个钟头,搞定了!”

  花一个钟头“搞定”的,是一名乞讨人员。在民警和站区工作人员密集巡逻中敢留下来的,几乎个个是难管的“刺头”。

  前天15时许,记者在轨道交通8号线车厢里看到一名“盲人”,一手举着盲杖,不断敲打在两侧乘客身上,一手晃动着手里的不锈钢盆子,里面的硬币发出撞击的脆亮声响。

  可就在列车驶入站台的一刻,“盲人”忽然利索地闪身靠到门边,盯着车门外两名巡逻民警,快速将盆子塞进了身后的背包中。门一打开,民警刚从另一扇车门进入,“盲人”就举起盲杖,若无其事地点着地面,从容步出车厢。

  这样的情况在地铁车厢里并不鲜见。朱义强就遇到过一名自称“眼睛不好”的乞讨男子,可第二次在衡山路站看到他时,该男子正猫腰躲在站台角落数钱:“眼睛都在发亮。”眼见谎言戳穿,男子立即朝隔离门上撞去,他知道自己一旦受伤,民警就无法做进一步处理。朱义强只得自己挡在男子面前,随后呼叫来同事,四个民警一起将这名男子“抬”到警务站。

  张奕曾经在车厢里处理过一名女性乞讨者。当她一亮明身份,老到的乞讨者立即使出惯招,使劲拧起身边的孩子。孩子凌厉的哭声果然打动了车厢里不少乘客,有些人甚至当场拿钱给孩子,还有些人则劝起来:“警察同志,孩子都哭了,算了吧!”张奕灵机一动,对乘客说:“孩子有可能是被拐卖跟随乞讨的,我请她们回去配合调查。”此话一出,乘客们纷纷协助张奕将两人带走。

  日复一日的“斗智斗勇”中,民警耗费了大量时间和精力。前天中午,朱义强终于等来了外地传来的一份文件,证明25日他们在徐家汇站抓获的一名男子确系使用伪造证件。当天,这名20来岁的男子拿着伤残军人证准备免费乘车,被地铁稽查人员拦下。他们怀疑证件有问题,男子随后也承认了。但按照法规,必须有发证机关的相关证明。为此,民警忙碌了一整天,第二天终于等来了回音。

  治本“良药”还需触动违法者

  事实上,无论是在地铁里乱发小广告,还是乞讨、设摊等,都应由地铁稽查人员进行教育或处以罚款。除非这些行为已扰乱公共秩序,公安才能按《治安管理处罚法》进行处理。但就算公安处理了,这样的问题依然难以得到彻底解决:曾有人因乱发广告,一个月内被多次拘留,长达20余天。但出来后,此人很快又重操旧业了。

  “顽症”为何难治?恐怕与其背后暗藏的利益不无关系。

  轨道公交公安近日破获了一个散发小广告的团伙,成员11人落网。这一团伙中,3人专门在上海火车站区域招录外地来沪无业人员,每天驾车把这些人送到10号线南京东路站6号口附近,统一发放广告单后,让他们两人一组进入2、10号线列车车厢内散发广告单,每天每人可获得25元-50元报酬。而在地铁口的手机贴膜摊点,一些所谓的“高级膜”,卖30多元一张,利润可达几十元。行情好的时候,有些摊点每天的收入数以千计。

  被称为“葫芦爹”的一名职业乞讨者,经常出没在徐家汇、上海南站等处。他跟一道来上海“讨生活”亲朋好友住在外环线附近,每天10点在上海南站“开会”,然后到各自“片区”行乞。尽管他被公安处理了多次,但依然不肯放弃这一“行”。他曾向警方交代,他在老家有地有房,“在这儿乞讨,好的时候一个月能赚上万元”。

  轨道公安透露,如今出没在地铁区域的违法者,大多是“葫芦爹”这样的情况,普通的教育、处罚对他们已没有任何触动。

  根据规划,到2015年,上海轨道交通总里程将接近800公里。轨道公安民警坦言,每天处理地铁“四乱”行为,花费了许多时间和精力。而他们希望把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放到维持站区秩序、检查站区安全、打击站区犯罪中去。

  一些市民建议,在轨道交通这样的区域,应对此类现象加大罚款力度。例如在香港的地铁里,不文明现象处罚可达数千元,而且有简易法庭当场判决:“法律规定高额罚款,但处罚并不是目的,而是为了触动违法者,提高他们的违法成本。”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健康|团购|站点导航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