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站点导航|惠购

|邮箱|注册

新浪上海

新浪上海> 城事>本地>上海80后小夫妻网络送掉亲儿 反悔多次索回无果

上海80后小夫妻网络送掉亲儿 反悔多次索回无果

A-A+2013年10月15日14:53新闻晚报评论

掉自己孩子的当事人与收养方之间的短信记录 晚报 王浩然 现场图片 掉自己孩子的当事人与收养方之间的短信记录 晚报 王浩然 现场图片

  □晚报记者 茅冠隽 祝玲 报道

  一对上海小夫妻,在意外怀孕并生下孩子后,却因家庭琐事,一气之下将孩子通过网络送人。昨天,孩子的父亲郭鸣(化名)给记者讲述了他10多天前的荒唐举动。如今,郭鸣一家人追悔莫及。郭鸣表示,将尽快报警,寻求警方帮助,找回自己的亲骨肉。

  已育有一女后又意外怀孕

  “当时一个冲动,现在后悔不知还来不来得及。”郭鸣神情郁闷地对记者说。记者见到郭鸣的时候,他头发蓬乱,面容憔悴,穿着皱巴巴的短袖T恤衫和运动裤。“为了这件事,我这个礼拜就没睡过好觉。”郭鸣说。

  1984年生的郭鸣在十几岁时,父母就已离异,之后跟着未再嫁人的母亲生活。几年前郭鸣结婚,于2012年7月生下一个女儿。由于郭鸣和老婆都有工作,而郭鸣的母亲因生活作息问题不适合带婴儿,这个孩子就交给郭鸣的岳父岳母照看。

  今年8月的一天,郭鸣妻子身体不适,去医院一查发现已怀孕33周。医生告诉郭鸣无法引产,只能让孩子生下来。“因我和老婆都是独生子女,也有独生子女证,我想把这个孩子生下来问题不大,最多就是辛苦点、经济上拮据点,但总能撑过去。”郭鸣说。今年9月,这个孩子顺利出生,是个重八斤多的男孩。

  儿子顺利降生后,郭鸣去街道派出所办户口,不料街道工作人员在查询资料后告诉郭鸣,按照政策,郭鸣和他妻子不能生二胎,要缴一定数额社会抚养费。“我详细询问后才得知,由于我父亲离婚后又娶了老婆,并生养了孩子,所以我还有个同父异母的弟弟,不符合生养二胎的相关规定。”郭鸣说。

  整日争吵下冲动送走儿子

  郭鸣告诉记者,他的单位很快就知道了这件事,并为此和他办理了退工证明。郭鸣没了工作,老婆又在坐月子,家中经济一下子捉襟见肘。“经济拮据本来就容易闹家庭矛盾,加上我们夫妻和老人住在一起,三代人生活习惯各不相同,磕碰难免,不时发生争吵。”郭鸣苦闷地说。

  郭鸣说,他母亲生活习惯比较特殊,经常昼伏夜出,有时候半夜起来洗衣服、踩缝纫机,对郭鸣的妻子和孩子的睡眠造成一定影响,郭鸣找母亲商量,希望改变一下。“我妈却说她的生活习惯没法改变,如果我们不习惯可以出去住。家里经常为了‘孩子谁带’闹得不开心。”郭鸣说。

  家庭争吵加上经济压力,郭鸣觉得自己无法承受这一切。儿子出生近两个礼拜后,他萌生“把孩子送掉”的念头。“我在网上搜索了收养、领养的相关信息,找到了一个QQ群,公布了自己的信息,希望有人能领养我的儿子,也能带走一切烦恼。”郭鸣告诉记者。很快就有人联系郭鸣,对方自称是一对南京夫妻,男方是“做生意的”,40岁;女方是“世界500强公司的会计”,37岁。两人一直没有孩子,做了四次试管婴儿也没成功,想要领养一个孩子。“这件事情我也和老婆商量过,为了打消老婆的疑虑和担心,我骗她说想收养孩子的这对夫妻都是教师,我觉得教师让人更放心一点。”郭鸣说,这件事他母亲也知道,但并未反对。

  今年10月1日晚上10点,这对领养夫妻和郭鸣联系好后,驱车来到郭鸣家中领走孩子,并留下两万元的抚养费。“他们在我家呆了不到十分钟。走的时候,没有留任何字据,我甚至连他们的姓名、身份证号都不知道。”郭鸣说。

  想要索回儿子却无回音

  让郭鸣没想到的是,冲动之下把孩子交给了别人,自己家的烦恼却有增无减。“母亲首先后悔,称无论怎样都不应该把亲骨肉拱手送人。”

  郭鸣和妻子也开始后悔。郭鸣逐渐意识到这对领养夫妻疑点甚多:“这两人自称南京人,但说的都不像南京话,留给我的手机号码经查是常州的。两人并不像生意人和会计,更像普通的农村人,看上去也没他们自报的那么大。领走孩子后,他们就把我的QQ号拉进黑名单。给他们打电话从来不接,都是用另外手机号给我打回来。”

  这样一来,郭鸣更坚定要索回儿子的决心。为此,他联系上对方后称:因街道要找他商量罚款事宜,他需要让孩子在街道人员那里露一面,但对方却不吃这一套,表示已经在准备孩子的满月酒,亲戚朋友都请了,不可能再把孩子带到上海。由于对领养人的身份、住址等信息一无所知,郭鸣也没法亲自去外地探访儿子。

  “我向对方提出两万元抚养费全额返还,再贴补对方一定金额抚养费,请求对方将孩子送回来,对方却表示‘这不是钱的问题’。我也曾说要报警,但对方却很冷静地告诉我,这只是普通的民间领养,不犯法。”郭鸣一筹莫展。

  【对话当事人】

  “我不认为是卖孩子”

  记者采访时表示,因为郭鸣收了对方两万元现金,可能构成拐卖罪。郭鸣表示,怀上孩子是意外,而将孩子送走也是冲动,他一直叮嘱对方要对孩子好,这些都有短信为证,他认为不是卖孩子。他老婆怀胎十月,在上海相关的医疗费加上给孩子买的首饰、奶粉等加起来也有1万多元了,他不可能为了几千元把自己孩子卖掉。郭鸣也给记者看了10月1日送孩子当晚他和收养方的部分短信。

  郭鸣:南站出来3号线或4号线可到达我家。

  “收养方”:为宝宝考虑我们最终选择自己开车来,到你那会有点晚,请耐心等我们好吗?

  郭鸣:还要多少时间(到)?

  “收养方”:大概1小时20分钟。

  郭鸣:崩溃掉了,这时间真是煎熬。

  郭鸣:你们尽快带宝宝去做个检查,没有问题告知下,我也放心。

  “收养方”:宝宝在满月之后我们会带他去做相关检查,我会好好带他,视如我亲生的,你放心好了。请问宝宝出生的指标?

  郭鸣:体重4085克,体长51cm。“收养方”:谢谢,这是今后检测宝宝发育情况的指标,宝妈一定要把月子做好,请她放心,宝宝在我家会很幸福,健康快乐地成长,我和老公都很喜欢,他是我们家的宝。

  郭鸣:宝宝很乖,我和他妈妈现在还没有缓过来。

  “收养方”:这个我很理解,谢谢你们,给我们家送来个小天使,我已经请了假专门在家带宝宝,我会好好带他的,培养他。

  郭鸣:宝宝手指很长,很漂亮。

  “收养方”:呵呵,小帅哥,等做完检查我会告诉你结果的。

[1] [2] [下一页]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健康|团购|站点导航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