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站点导航|惠购

|邮箱|注册

新浪上海

新浪上海> 城事>本地>嘉定车库被淹追踪理赔顺利 双方都想加筑防汛墙

嘉定车库被淹追踪理赔顺利 双方都想加筑防汛墙

A-A+2013年10月21日08:29新闻晨报评论

城市岸泊外的青龙江,亲水平台(左侧)明显低于对岸防汛墙,通往小区河口仅有几块石头。 /晨报记者 杨育才  城市岸泊外的青龙江,亲水平台(左侧)明显低于对岸防汛墙,通往小区河口仅有几块石头。 /晨报记者 杨育才

  晨报记者 杨育才

  “一个星期后就可以提新车喽!”“大家一起去买吧,团购更优惠。”随着保险理赔的顺利进行,城市岸泊“事故车业主”微信群的话题重心,从前几天的索赔,逐渐转向购买新车。

  10月16日下午,城市岸泊3号车库内灯光昏暗,空空荡荡,散发着一股潮湿的霉味。车库入口处,整齐堆放着数十个崭新的白色沙袋,取代了过去几天常在此驻足的事故车业主。来往经过的人们,无论步行还是骑车,都不再往车库入口处张望。这个以“水景”著称、却在“10·8”暴雨中被淹的小区,正在逐渐恢复平静。

  在事故车业主和旺都物业公司之间,关于赔偿的争议仍在继续。而小区的开发建设存在先天不足,希望“水景”河岸能够加筑一道防汛墙,则成为双方的共识。晨报记者继续关注这个小区的故事。

  车辆理赔大多数业主满意

  “2年前花56万多元买的奔驰,能得到49万元左右的保险赔偿。这跟当作二手车卖出去差不多,还能接受。 ”“微信群里说可以一起去团购新车,我看也行。 ”

  10月15日中午,王石根(化名)吃过午饭,嘴里叼着一根香烟,慢悠悠地走进小区物业办公楼。他的左胳膊下夹着一个透明塑料文件袋,里面是一辆奔驰车的所有材料。

  办公楼的二楼大厅里,3张桌子拼成一个临时摊位,平安保险的三名工作人员正在为购买了平安车损险的被淹车辆办理理赔手续。

  10月7日晚上,王石根像往常一样,将奔驰车停放进小区3号车库。“当时还在下雨,我犹豫了下,要不要就停在路边,但路边都停满了,我就没多想,现在后悔啊。”

  按照王石根购买的车损险保单,保险公司同意按照全损赔偿。在赔偿协议的备注栏上,保险公司注明:“经现场勘查,该车修复费用超过实际价值,我司对标的推定全损,折旧率按保单约定折旧率6‰计算。”

  根据工作人员计算,王石根2年前花56万多元购买的这辆奔驰车,还能得到49万元左右的保险赔偿。“这跟当作二手车卖出去也差不多,还能接受。”王石根右手掸着烟灰,眼睛盯着左手里的赔偿协议,“但不出这破事儿,谁愿意这样折腾啊。”

  旁边的两张沙发上,两位刚办理完理赔手续的业主,一边抽着烟,一边讨论着去哪里买新车。“微信群里说可以一起去团购,我看也行。”

  在3号车库里,还剩下3辆蓬头垢面的车原地未动,其中两辆没有购买车损险。杨玲(化名)就是其中一辆沃尔沃的车主。和其他大多数的事故车车主不同,杨玲这几天表现得更为焦急。“平时用车,就是买菜、接送孩子,一个星期都跑不出几公里,所以就没有买车损险。”看着其他业主已在考虑买新车,杨玲不知道如何是好。

  “没买车损险,保险公司不给赔,那就只能去找物业,但物业至今也没有个说法。”杨玲两手一摊,满面愁容。

  和保险公司的快速理赔相比,旺都物业在赔偿方面则谨慎得多。

  10月16日晚上,在小区物业办公楼会议室,旺都物业和事故车业主进行第四次面对面沟通。旺都物业公司一陈姓负责人表示,赔偿材料已上交公司,但需要第三方进行责任认定后,方可做出赔偿。这样的回应自然令业主们不满,面对嘈杂纷乱的责问,这位负责人说完“你们打我骂我,我绝不还手还口”后,便一直沉默以对。

  在物业办公楼一楼大厅里,还停放着近百辆自行车和电瓶车,车身上都覆盖着一层沙土。这些在小区地下非机动车车库中被淹过的车辆,同样在等待物业的赔偿方案。

  维修基金支配成最大矛盾

  物业辩解:车库被淹我们有责任,但不是全责。维修基金由业主委员会支配,物业曾多次申请对道路、隔离桩、路灯等进行维修,未得到同意。

  2005年7月,城市岸泊一期第一批业主入住。在8年时间里,这个小区先后有两个物业公司接盘。2011年年底,因为对申旺物业的严重不满,业主委员会通过公开招标的形式,选择了旺都物业。

  有趣的是,两家物业公司的名字都带一个“旺”字,但在业主们看来,物业公司更换后,服务并没有改善。“小区的西大门,还是一样的脏乱差;小区内的机动车道,都被压成了石子路,一直也不修;小区里的景观河,都变成了污水河,养蚊子倒合适!”一位老业主愤愤地说。

  10月9日下午,当85辆车还被淹没在积水中时,有七八辆车则停放在小区中央地势较高的草坪上。一位业主说,这不是车库被淹之后才出现的,一直就有车停在草坪上,物业从来不管。

  在城市岸泊小区采访的这两周里,记者也发现,小区道路坑坑洼洼,部分路段布满大小不一的石子,车子驶过卷起一阵尘土;物业办公楼后面的景观河,因为没有活水注入,河水已经发绿;小区的西大门,社会车辆可以随意出入。

  4号车库的东出入口,和最近的楼道之间有五六十米远的距离。其间道路树荫笼罩,却没有路灯。业主常勤勋曾多次向物业建议,希望在这段路上安装一两盏路灯,“晚上一片黑,我们男人无所谓,但女业主晚上一个人进出车库,就怕得很。”但他的建议没有得到采纳。

  城市岸泊的业主论坛,成为业主们对物业公司发泄不满和抱怨的平台。“小区无论保洁还是保安,都是些五十多岁的老人。”“物业把清理垃圾、车库、保安等层层承包,不管理,只收钱。”

  在采访中记者发现,城市岸泊的保安的确多为老人。一名在3号车库附近值班的保安透露,他是安徽人,59岁。小区保安一共40个人,两班倒,每天6点和18点换班。物业公司包住不包吃,每月工资1900元。

  针对业主们的上述质疑,旺都物业一位不愿具名的负责人回应说,小区的维修基金由业主委员会支配,物业曾多次申请对道路、隔离桩、路灯等进行维修,但并未得到业委会的同意。“说句掏心的话,这次车库被淹,物业肯定有责任,但也不全是物业的责任啊。现在一些业主对我们不满,业委会可以炒掉我们,但我们毕竟是国有企业下属公司,不能拍拍屁股就跑路,总得把事情都处理完了再说。”

[1] [2] [下一页]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健康|团购|站点导航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