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站点导航|惠购

|邮箱|注册

新浪上海

新浪上海> 城事>本地>孟言超:城管需要高学历人才 研究生能干好不容易

孟言超:城管需要高学历人才 研究生能干好不容易

A-A+2013年11月4日09:26 东方早报评论

  “很难背熟所有法律条文”

  东方早报:每天的工作安排是怎么样的?

  孟言超:轮到白班的话从每天7点30分工作到傍晚5点30分,晚班的话就是从下午4点半一直工作到12点,一个半月还会轮到2次“睡班”,就是睡在办公室,24小时待命,一旦有举报投诉情况,就必须马上到场处理。工作强度确实挺大的,白班基本上80%的时间是在外面巡逻执法。两星期一共才能休息3天。

  东方早报:还记得第一次执法的情况吗?

  孟言超:虽然6月份就报到了,不过当时还没拿到城管执法证,所以一直都是以培训和跟着带队老师学习为主,这段时间学了很多法律法规以及各种条文,发现城管涉及100多项执法权限,要背的法律法规就更多了。作为新人,很难记住那么多,所以有时候接到投诉,出去之前,还要先看下法律法规才知道应该用哪些条款来应对。

  国庆节后我才拿到执法证,终于具备了执法权。现在还记得自己第一次执法的场景。当时我在一个菜场周边巡查,突然发现一个卖鸽子的马路摊贩,马路售卖活禽可是绝对禁止的,我和同事立即上前劝阻,并开出了处罚文书,说要暂扣他的鸽子,当时这个摊贩情绪非常激动,也引来不少市民围观。但我们并没有就此一走了之,而是继续从围观市民角度跟他说理:‘你想想,如果因为你的鸽子,有市民得了禽流感怎么办,这是非常危险的事情。’最后,这名摊贩终于承认了自己的错误,表示愿意来队里接受处罚。

  东方早报:工作快半年了,在执法时有碰到过暴力抗法情况吗?

  孟言超:由于我还是新人,因此很多老队员都特别照顾我,但在执法时,的确会有一些不理解的小摊贩和市民埋怨我们。暴力抗法的事情也遇到过一些,就在两周前,我们十名城管队员在松江区拆违办牵头下,去松江一别墅小区拆除一名业主搭建的违章建筑,当时这名业主坚决不同意拆除,还威胁要晚上跟踪拆违办的负责人,他叫来了十几个弟兄和我们对峙。当时形势十分紧张,让我感动的是,老队员都挡在我们新队员面前,怕我们被打。最后不得已,我们只好叫了警察,由警察和我们一起维持秩序,才算把违章建筑拆除了。

  东方早报:有没有担心以后可能会碰到更大的危险,这会让你退缩吗?

  孟言超:最近我也看到了一些极端的报道,比如说厦门19名城管被小贩泼硫酸的新闻,还有夏俊峰一案。确实城管行业在执法时会有一些风险,但我觉得各行各业都会有风险,比如说警察啊、战地记者啊,这也是必须要面对的事情。我觉得这些(有关城管的)新闻不会让我退缩,反而会让我更好地吸取教训,思索在执法中该如何讲究方式方法,来尽可能避免发生这样激烈的冲突,又能达到执法效果。

  东方早报:工作中你感触比较深的有哪些?

  孟言超:在入职前,我一直觉得国内城管的舆论环境很差,也做好了被老百姓骂的心理准备。可是前段时间在对通波塘桥执法的时候,周边小区的居民看到我们坚持每天守点赶走占据非机动车道设摊的小摊贩,都夸我们做得好,维护了小区居民的出行安全。这让我很意外,也很有成就感,觉得城管的努力老百姓还是看在眼里的,老百姓不是不分青红皂白就骂城管的。在平时执法时,我一般都采取微笑执法的方式,以劝阻教育为主,不会轻易扣留处罚。

  另外,在这几个月的基层工作中,我觉得城管工作太过繁杂,涉及太多领域,每个队员很难背熟所有法律条文,我觉得如果能按块区分,比如专门设立“社区城管”、“道路城管”等等,管理起来就会更专业一些。

  “城管管理体制没理顺”

  东方早报:前面你说到国内城管舆论环境很差,是平时经常关注城管的一些负面新闻吗?

  孟言超:是的,比如说前段时间“城管打死瓜农”的新闻就炒得沸沸扬扬,一看到这些新闻,第一反应就是“啊呀,又给我们城管抹黑了,觉得挺丢脸”的,有种怒其不争的感觉。再看网民的评论、整个媒体报道都是一边倒,都是在骂城管野蛮执法,骂城管是“土匪强盗”,作为城管,看了确实挺难过的,有时我也会忍不住去回帖辩解几句,比如:“你们想过这个事情的源头吗,瓜农占道卖瓜本身就是违法的事情,如果这个社会根本不需要城管,政府为什么要去设立城管这个部门呢?”我希望网民能更理智一些,能看到事情的另一面,而不是将城管作为政府末端的“出气筒”,只要是城管的新闻,就不分青红皂白上来谩骂。

  东方早报:你觉得是什么原因造成了这样恶劣的舆论环境?

  孟言超:我觉得主要还是城管这个管理体制没有理顺,首先全国各地城管的编制就不同,像上海等一线城市是“参公”(即参照公务员待遇),而二三线城市是“事业编制”,有些小城市可能连“事业编制”都不是,有很多老百姓很有意见的临时工。我觉得这直接导致聘用的人员素质层次不齐,因此城管这个行业各个城市差别很大,人员、管理都有很大不同,所以不能一概而论。

  另外,(城管)作为政府的末端执法部门,有100多项执法事项,大多都要跟老百姓直接起冲突,但却不像警察一样有人身控制权,也没有也没有一部完整系统的《城管法》来明确各种行为规范,从全国来说,城管的法律地位、管理体制都有待理顺。

  东方早报:这样的舆论环境你觉得该如何改变?

  孟言超:我觉得小摊贩的出现是跟城市经济发展密切相关的,在配套设施不全的地方小摊贩是很受到老百姓欢迎的,短时间内我国是不可能消除小摊小贩的。因此作为一名普通城管,唯一能做的,就是尽量约束自己的言行,规范执法,给老百姓一个良好的印象。另外也希望媒体能加强对城管的正面宣传。

  “相信有一天会被尊重”

  东方早报:快半年了,亲朋好友对你的态度有什么转变吗?有劝你跳槽的吗?

  孟言超:虽然我的同学朋友很多都在银行、律所、学校工作,不过他们并没有瞧不起我的工作,一直都很支持我。我觉得国内对于职业太过分三六九等,在国外,这样的职业分级就不明显,连环卫工人都是很受尊重的职业。不过我觉得,国内尤其是上海,对城管的舆论环境正在好转,我相信有一天城管也会成为被尊重、被肯定的职业。

  东方早报:城管这份工作你会一直坚持下去吗?对自己未来有什么规划吗?

  孟言超:会的,我觉得并不是像很多人说的海归、研究生当城管就是浪费人才,相反,城管工作涉及数百条法律条款,专业性很强,真正要干好反而非常需要更多高素质、高学历人才加盟,我认为一个研究生能真正干好城管工作就已经很不容易了。

  东方早报:你认为高学历就等同于高素质和文明执法吗?

  孟言超:我觉得基本上是成正比的。因为大学除了教会你专业技能,还会让你涉猎更多学科,在逻辑思维、沟通表达能力方面也能得到提升。另外我觉得城管执法是个程序性很强的工作,并不比警察简单,也需要不断学习各种法律条文,因此学历高的人在执法时往往能更规范运用法律条款,与老百姓沟通能力也更强。当然我们也需要跟老队员学习,他们有丰富的执法经验,如果能搭配起来执法效果会更好。

 

[上一页] [1] [2]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健康|团购|站点导航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