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站点导航|惠购

|邮箱|注册

新浪上海

新浪上海> 城事>本地>北京官员羡慕上海地铁 财政支出被非户籍人口分享

北京官员羡慕上海地铁 财政支出被非户籍人口分享

A-A+2013年12月10日08:36上海观察评论

  对于地铁票价,北京确实想过涨价。这个城市的财政账簿上,也并不是缺钱,而是迫切需要改变花钱方式。他们发自内心地想为广大市民谋福祉,却一再发现:跟自己服务的对象们,好像讲不通一个道理。什么道理?就是北京地铁的“两块钱随便坐”,以及北京很多领域的“低价格”,正把这座城市一点点拖垮。

  作家:杨禹

  北京与上海,现在的人口规模与结构都很相近:北京2050万人,1300万户籍人口,750万外来常住人口;上海2380万人,1420万户籍人口,960万外来常住人口。两大都市的不同也很多,比如:北京地铁是“两块钱随便坐”,而上海是“分段计价”,三块钱起步,一路攀至十余块钱。

  这点儿不同,可闹出过大动静。今夏某日,一则传闻流散于微博上:北京地铁准备从2014年起学上海,改作“分段计价”。一石激起十几万层浪,这一天,全中国的网友们同仇敌忾,愤怒声讨——“北京市政府想钱想疯了吧,好不容易有个两块钱的便宜物,还要给改掉?”

  民意喧嚣,立竿见影:第二天,北京地铁总公司专门开了个新闻发布会,老总出来辟谣,“大家放心,我们从来没想过涨价”。这才把自己从人民群众的唾沫星子里给捞上了岸。

  但事实上,北京确实想过涨价。这个城市的财政账簿上,也并不是缺钱,而是迫切需要改变花钱方式。他们发自内心地想为广大市民谋福祉,却一再发现:跟自己服务的对象们,好像讲不通一个道理。

  什么道理?就是北京地铁的“两块钱随便坐”,以及北京很多领域的“低价格”,正把这座城市一点点拖垮。

  中国的一线大都市,普遍站在改善民生的前列,京沪更是前列中的头车。这些城市普遍“转型较早”,本地财力早就更多用于民生,而不是投入经济建设;大城市级差地租高,财政收入和各项其他收入相对比较稳定,政府兜里总体上“不差钱”,有能力保证改善民生支出的稳定增长。

  市民们当然得到了实惠。北京的米面肉菜,市场价格与周边省份的县城水平相当。而这些省份的人们如果到北京找份工作,落下脚来,平均工资收入至少比在家乡时翻了一番。总之,北京的吃的,更便宜。另一大块——公共品,水电气价,考虑到收入差异,事实上都比周边省份便宜。北京地铁就是此处的翘楚:你两块钱买一张票,在京城全部连成网络的几百公里地铁内,可以泡上一整天。

  有人会疑惑,这些便宜管什么用,在你们大都市买套房,生活成本一下子就上去了。买房确实是很多人的梦想,但在北上广的外来常住人群中,它,往往就只是梦想。有统计数据表明,京城90%以上的外来常住人口,常年实际是租房支出。大城市房租确实偏高,但鉴于收入至少翻番的因素,实际上,也并不比在家乡的住房支出压力高多少。

  结论,让很多人吃惊:北京城的综合生活成本,比很多省份的中小城市还低。而这背后的支撑因素,就是京城财政在改善民生上的大量投入。我翻了翻2012年北京市级财政支出的账本:共支出1600亿元,排在前四位的是:教育300亿,社会保障和食品价格补贴、副食品基地建设等220亿,公共交通175亿,医疗卫生100亿。这四块相加就已800多亿,占了半壁江山。

  请注意:公交那175亿里,有至少50亿的地铁票价补贴。这是“两块钱随便坐”背后的无名英雄。

  这种支出方式,好处显而易见:都直接用于市民生活,很多都跟户籍脱钩——200多亿投下去,米面肉菜才那么便宜,而在京城买菜是不需要户口本的,这些投入被户籍和非户籍人口分享了;175亿投给公共交通,而在京城上地铁是不需要出示户口本的,这些钱,被1300万户籍人口、750万外来常住人口、大量的游客和出差者分享了。

  多温暖的局面。听上去确实不错。但麻烦来了:北京现在每年新增户籍人口十来万,新增外来常住人口60多万,而北京的自然资源极限值是装进3000万人。再过十几年,就要到这个承载力极限了,而且一旦到了,也不能用行政命令的办法堵死进北京落脚的大门——我一个农民工或大学毕业生,我在京城找份工作落下脚来,也不指望要你北京户口,你,拦得住我么?

  中国的城镇化,说到底,是由数以亿计的自然人,用脚投票,走出来的。北京改善民生的长期积淀,让生活在这座城市里的居民得到了好处、享受了实惠,但也让这座城市,以令人担忧的速度冲向自己的承载力极限,冲向城市崩溃、所有市民的生活质量都恶化的那一天。

  所以,北京城的管理者,要硬着头皮、顶着骂声,开始逐步提升这个城市的生活成本,让一部分对生活成本比较敏感的人群,在大中小城市中,重新选择自己的位置。这并不意味着北京不再重视改善民生,而意味着改善民生的方式必须改变。比如,仍每年拿出175亿投向公共交通,但必须从那几十亿的票价补贴里抽回钱来,用去建设更多的公交线路,改进车辆条件,给司售人员增加待遇。

  总之,让市民继续感受到公交服务能力的提升,但同时,也要为此多掏钱。

  这就是今天北京城市发展所面对的最难点——可以设计出财政支出改革的新方式,却很难让公众接受涨价。相形之下,上海的财政支出中,“暗补”就比北京少了很多。上海地铁的“分段计价”,从这个意义上,就比北京地铁的“两块钱随便坐”,更能兼顾改善民生和城市的可持续发展。

  一座大城市的发展,不能只遵循“一根筋”,只想着最大限度改善民生,而忽视别的规律,一不留神掉入“过度福利化”的陷阱。北京地铁与上海地铁,“两块钱随便坐”与“分段计价”,咫尺天涯。谁甜谁知道,谁苦也谁知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本文编辑:张驰 编辑邮箱 shguancha@sina.com)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健康|团购|站点导航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