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站点导航|惠购

|邮箱|注册

新浪上海

新浪上海> 城事>本地>地铁不愿延时运营因花费需自掏腰包 交通预案不足

地铁不愿延时运营因花费需自掏腰包 交通预案不足

A-A+2014年1月3日08:48东方早报 评论

  ■ “没有一个区愿为整条地铁延时运营买单” 业内建议设立全市性专项发展资金

  人大代表:地铁节假日可适度延长运营到0:30

  市人大代表金可可2013年初就曾提出书面意见,建议节假日上海适度延长地铁夜间运营时间。

  金可可认为,城市轨道交通承载力大、速度快、方便实惠,已成市民出行首选,与白天“坐地铁转眼就到”的轻松潇洒相比,深夜的上海滩,市民出行、返家多有不便。

  金可可说,上海可参考欧美一些大 城市的做法,以不影响例行检修及维护为前提,于周末、节假日试将地铁运营时间延长;或不分工作日、节假日,适度延长某些重要路线或路段的运营时间,地铁运 营时间均可延至次日0时30分,并于23时后降低发车频次至20分钟甚或30分钟一班,并在地铁停运期间,增开相同线路的公交车。

  各方继续解释为何跨年夜回家难:缺钱缺协调

  市商务委相关负责人:市跨年营销市区层面的提前部署工作中,如公安、交警甚至城管等都会加入其中。但近两年的营销活动中,与交通相关的企业不愿意再参加,背后的根本原因就是一个“钱”字。

  地铁运营管理部门:以往地铁延长运营时间,事先从上到下都会有具体方案,包括对客流规模的预判、加班线路等都有明确安排,相关各方也有信息的沟通,但这次地铁方面并没有得到具体的要求,也无法事先判断各处参与跨年活动的人数。

  市交通运输和港口管理局有关负责人:对于这次外滩地区大型跨年活动的交通保障,我们确实对参加活动的人数预估不足。

1月1日凌晨,元旦跨年庆典结束后,散场的人群拥挤在外滩的马路上。早报记者 赵昀 图

  “1个小时的灯光秀很精彩,3个小时的回家路太无奈。”这是跨年夜观看外滩灯光秀的30万市民的共同感慨。

  跨年夜回家为什么这么难,是什么原因让市民如此无奈?

  市商务委一位相关负责人昨日道出了背后的原因,过去城市轨道交通也曾加入过节日延时营销活动的统筹工作中,所有延时营运所需花费由地铁自掏腰包,但或许是近两年人力物力成本越来越高,今年跨年活动地铁便“不陪大家玩”了。

  跨年营销费用该由谁出

  地铁延长运营时间、公交公司加班加点,必然要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跨年活动,对于商家来说,可以大赚一笔,但对于公交公司和城市轨道交通来说,除了给他们带来更大工作量、消耗更多人力运力成本之外,没有任何好处可言。

  昨日,市商务委一位相关负责人向早报记者证实,每年的跨年营销活动都是各大商圈拉动消费的好时机,而跨年营销之前市区层面的部署会议则一般由市 商务委以及各区县商务委牵头召开。在市区层面的提前部署工作中,如公安、交警甚至城管等都会加入其中,而过去公交公司和轨交系统也曾参与。但近两年的营销 活动却有所不同,这些与交通相关的企业不愿意再参加。

  该负责人向记者透露,“不陪大家玩”的最根本原因还是因为一个“钱”字。“这笔钱主要是公交公司员工的加班费,城市轨道交通员工的加班费,还有 设备的运行费等。公交方面的成本还少些,曾有部分大商圈愿意为公交公司买单,来延长商场周边公交的运营时间。但城市轨道交通延时成本相对更高,这几年实体 商家形式也不乐观,地铁的延时费商家就出不起了。”该负责人称,过去城市轨道交通也曾加入过节日延时营销活动的统筹工作中,所有延时营运所需花费由地铁自 掏腰包,但或许是近两年人力物力成本越来越高,今年跨年活动地铁便“不陪大家玩”了。

  跨年营销活动所需要的费用应该由谁出?一位业内知情人士解释,除了商家本身理所应当地要为自己的活动花钱之外,那些对于商业较为重视的区县政府也会拿出钱来支持区内的商业营销活动。但遗憾的是,个别区县花的钱往往用不到涵盖全市范围的公交和地铁。

  不同于各大商圈可以各自为阵,公交和轨交的线路涵盖了全市各个区县,也正是因此,没有一个区县会愿意甚至想到为整条线路的运营费用买单。

  该知情人士坦言,在运营成本增加、商业消费遭遇尴尬的今天,让公交地铁、商家、各区县政府任何一方心甘情愿地出延时运营这笔钱都未必公平,但如果没有人愿意买单,直接影响到的将是市民参与各类营销活动的热情,而最终受损的则是全市的商业。

  该知情人士建议,如果由上海市层面出一笔用于全市商业发展的资金将能够解决商业营销活动所遭遇的尴尬,在为市民提供便利的同时,促进本市的商业繁荣。

  区域性活动缺总协调

  除了运营成本外,分散的区域性活动缺乏全市层面的统筹也是造成市民回家难的重要原因。记者采访发现,像2013年12月31日晚全市有多处跨年活动的情况,需要有一个总体协调机构,根据事先的预案统一进行调配和部署各种运力,并根据现场的实际情况灵活调度。

  有区县的相关工作人员表示,像地铁延时一般都需要有全市统筹性的安排。由于事先没有相关具体方案,地铁2013年12月31日晚按时收工。

  地铁运营管理部门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地铁延长运营时间始于2009年,类似跨年活动延长运营时间,2010年12月31日、去年9月30日等 都实施过,“事先从上到下都会有具体方案,包括对客流规模的预判、加班线路等都有明确安排,相关各方也有信息的沟通,但这次地铁方面并没有得到具体的要 求,也无法事先判断各处参与跨年活动的人数。”

  据了解,以往遇到大客流时比较成功的交通配套预案,大多是由主管部门及时获得了具体客流信息,提前做出了预判和配套部署;地铁、公交、出租车各企业之间的衔接和沟通有序畅通;主管部门适时予以牵头协调。

  地铁作为大运量的公共客运工具,每小时单向运能达3-6万人次,只有一定的载客量,地铁的效率和效益才能明显体现。据了解,去年9月30日,考虑到当晚很多商家的促销及先前的中秋节客流创出新高等因素,地铁1、2号线全线延长运营至午夜12点多,但乘客人数并不多。

  “后来评估下来也感到效果不好,所以很希望有一个类似世博会期间的交通总体协调机构,有一个在整个交通运营管理层面上的协调机制,对可能出现的 情况有预测、有各种应急预案,一旦出现大客流,则根据相应预案统一进行调配和部署,比如地铁、公交车需要多少,出租车在哪里集结,各方都能做到心中有数。 而目前,地铁一般只能根据某一个地方出现的客流情况调整运力,比如遇到体育比赛、演唱会等,相邻站点会采取相应措施,相关线路也会在末班车之前加开备车, 甚至在末班车后再临时加开一班车,但如果活动涉及全市,就要统筹安排,尤其是要得到对地铁需求的相对准确的预判数据。因为人数少的地方,安排公交车和出租 车就可以了。”地铁运营管理部门有关负责人表示。

  市运管处表示,今年跨年夜之前也已向各公交企业下发通知,要求各企业密切关注途经各商圈等客流集中区域的客流情况,保证夜宵线班次,并根据实际客流情况延长末班车时间。不过,这些要求相对比较笼统,具体是否加密班次以及延长末班车时间,则交由公交公司自己决定。

  “关键问题在于客流很难预估,如果公交企业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派出多辆公交车待命,最后又没有客流,就会导致公共资源的浪费,而公交企业、工作人员都要为此付出大量的精力和成本。”业内人士表示。

  交通预案明显不足

  此外,或许是因为今年元旦的晴好天气,市民外出参加跨年活动的热情超出很多商圈活动主办方的预料。

  徐家汇商城集团相关工作人员坦言,市民参与跨年迎新活动的热情,确实有些出乎主办方的意料,因此1日凌晨的客流疏散上确实遇到了一些困难。“最 近几年考虑到徐家汇商圈相对空间比较小,因此跨年迎新活动不再延续以前主舞台的形式,而采取相对分散的方式进行,因此今年在制定相关的交通预案时,并没有 把公交与地铁延时运营考虑进去。”

  “对于这次外滩地区大型跨年活动的交通保障,我们确实对参加活动的人数预估不足。”上海市交通运输和港口管理局有关负责人昨日表示,一般来说,这种大型活动的公共交通保障预案,会由市交通港口局根据活动主办方提出的规模、人数等来制定,包括安排加班公交车、出租车等。

  然而,由于此次活动并非凭票入场,并无组织性,对参与人数的提前预估具有极大的不确定性。最终,市交通港口局根据主办方提供的活动规模、预估人 数等数据,确定了60辆公交车、500辆出租车的交通保障方案,当晚,又多增派了5辆公交车、数百辆出租车。但与30万的客流相比,这些运力无疑都只是 “杯水车薪”。

  目前,市交通港口局已经将此次外滩地区跨年活动的交通保障,作为一个典型案例进行研究总结。

早报记者 陶宁宁 张婧艳

姜丽钧 李继成 栾晓娜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健康|团购|站点导航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