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站点导航|惠购

|邮箱|注册

新浪上海

新浪上海> 城事>本地>沪至东北高铁上座不到5成 务工者选普快站24小时

沪至东北高铁上座不到5成 务工者选普快站24小时

A-A+2014年1月17日08:19东方早报评论

  ■ 早报记者兵分两路体验高铁开通后的东北春运:  “一票难求”的情况明显缓解

  ■但务工者首选还是特快或普通列车的硬座硬卧 

  从上海始发到沈阳,有10趟车次可选择,5列高铁、1列特快和4列普快。这三种车型,价格和速度、舒适度成正比。

  高铁的时间优势明显,全程不到10小时;其次是特快,需时近20小时;普快全程都超过24小时,最长甚至达31小时。价格方面,普快硬座224元/人;速度最快的高铁,二等座732元/人,商务座高达2291.5元/人,直接贵过飞机票。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1月14日,从上海开往哈尔滨的T72次列车,务工者李永刚在过道里“扎营”,拿出随身携带的小板凳坐下。早报记者 寇聪 图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1月15日,7个月大的格格跟着妈妈、外公外婆从苏州登上G1232回沈阳老家过年,妈妈说,往年自驾回去要两天。早报记者 兰卉 图

  每到岁末年初,回家过春节,是所有中国人都无法绕过的话题。怎么回家,却是个纠结人心的问题。

  去年底,高铁的阳光照到了东北。上海至哈尔滨、长春、沈阳、大连首次开通高铁,朝发夕至,长三角和东三省两大区域间的时空距离大大缩短了。同时,上海至哈尔滨的K56次快速列车升级成T72次特快列车,全程运行时间缩短为24小时22分钟,性价比极具优势。

  高铁开通,给遍布全国的东北人回家过年带来怎样的变化?春运前夕,早报记者分别登上驶往冰城哈尔滨的高铁和普通列车,倾听回乡者们的心声。

  4年往返8次仅一次有座

  为了避开春运出行高峰,32岁的黑龙江人王绪光和老乡李永刚决定提前出发。他们在上海奉贤区的一个建筑工地务工,厂里提前确定了放假时间,还帮他们订到了返乡火车票——1月14日,T72次列车,两张去哈尔滨的无座票。

  这意味着他们可能要站上24个小时才能到达冰城。尽管如此,性格腼腆的王绪光还是情不自禁地在候车室里转起了圈,难掩回家的激动心情。王绪光的行李不多,他和李永刚排在了检票口的最前面,互相照应着。

  14日下午1点30分,检票口开闸,王绪光和李永刚一下子冲了进去。

  上车后,在1号车厢和2号车厢连接处的一个角落,王绪光放下行李,熟练地从包里拿出一个折叠小凳子一屁股坐下。李永刚则在过道上扎营,正对着厕所。

  “小凳子是去年在哈尔滨火车站买的,15元。去年过完年,我就跟他(李永刚)一起来上海打工了。那是我第一次出来打工,也是第一次到上海。”王 绪光说起了他的乘车经历,“当时坐的K字头火车要30多个小时,虽然带着小凳子,但没地方放,车里过道上都是人……最后是站着过来的。”

  所以这一次,他吸取了经验,排在了队伍的最前面,目的就是为了提前占个“好位子”。

  王绪光口中的K字头火车,是上海与哈尔滨之间的K56/K57次列车,全程运行时间为31小时43分钟,途经锦州、沈阳、长春等多个站点,但有 八成旅客都到终点哈尔滨。每年春运,这趟驶往冰城的列车票源十分吃紧,连无座票往往都是“一票难求”,遇到售票高峰时很快就卖完了。

  “4年里来回8次,只有一次买到了硬座票,其他的都是无座。”一旁的李永刚回忆,“春运站着回去已经是家常便饭了,即使是坐着回去,30多个小时脚不放松也会肿起来,膝盖痛得厉害,但卧铺票真的太难买了。”

  国家发展改革委预测,今年春运客运量将达到36.23亿人次,比上年增加2亿人次。现有的运力还难以完全满足春运高峰需求,所以春运在一些地区仍会存在“一票难求”的情况。而这其中,东北方向的火车票往往是“全线告急”。

  不过这种局面正在逐步改善。一条条高速铁路,正悄然改变着人们的出行方式。如今,只要通达高铁、动车的地方,“一票难求”的情况明显得到缓解。2010年之前,每到春运,上海到北京火车票非常紧张,京沪高铁开通后,京沪车票好买了。

  去年12月28日秦津高铁开通,铁路实行新的旅客列车运行图。现在,从上海出发的高铁,直通东北三省哈尔滨、大连、长春和沈阳等四地。今年春运,上海至东北原本普通列车运能4300个不变前提下,单日净增加高铁列车运能5500个左右,运能翻了一倍多。

  高铁始发上座不到五成

  1月15日清晨,早报记者登上从上海出发到沈阳的第一班列车G1232,8点10分高铁准时出发,部分二等车厢上座率少于五成,一等车厢则是空的。

  8点35分,高铁停靠苏州,47岁的老邵背着一个巨型黑包上车,他的目的地是终点站沈阳,和他一起的还有亲戚张旭。两个人带着大小六七个包,挪进8号车厢,塞满车顶货架,手边还有3个塑料袋,装满了为旅途准备的食物。

  之所以叫他老邵,因为他有着与年龄不符的苍老:额头和眼尾周围陷入深刻的皱纹,花白短发在头上炸开,一双大手非常粗糙,手指裂着无数道口子,指甲里嵌着黑黑的油污。

  老邵说,高铁票是老板给买的,如果是自己肯定舍不得坐。

  老邵的家在沈阳铁西区,2012年他跟随亲戚南下到苏州打工,在工地他负责强弱电管线敷设,今年工程结束早提前回家,年过完再出门打工。

  “过好年不去苏州了,换个地儿,哪儿挣钱去哪儿。”老赵说,在苏州工地包吃住,每月平均四五千元,多的能挣上六千元,用他的话说,收入挺凑合事儿。在老家,他已经给儿子买好了两居室婚房,儿子大学毕业后找的工作很好,基本不需要他操心。

  “我负担轻,没压力。”老邵说,他现在出门打工是给未来的孙子挣些奶粉钱。

  相比老邵,张旭的压力才开始,今年回家,张旭给3岁的儿子买了辆120元的遥控装甲车。

  “一年也就年底能见着,这趟回去,他(儿子)铁定又跟我不热络了。”张旭说,他出门在外,小孩和双方老人都是妻子一个人照顾,他得多赚钱,年后儿子开始读幼儿园了。

 [1] [2] [下一页]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健康|团购|站点导航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