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站点导航|惠购

|邮箱|注册

新浪上海

新浪上海> 城事>本地>二孩妈妈自述:5个大人被绑住 月支万元成月光族

二孩妈妈自述:5个大人被绑住 月支万元成月光族

A-A+2014年1月23日08:36文汇报评论

  “二孩”:政策放开了,你跟进吗?

  上海生育小高峰

  1951年-1963年

  1981年-1989年

  2007年至今

  人口自然更替水平为2.1

  (在自然状态下的生育率)

  全国:1.5-1.6

  全世界:2.4

  美国:1.9

  英国:2.0

  日本:1.4

  百姓预期 “二孩”生活:现实与想象差距不小——一位妈妈的自述

  一年半前,意外怀上二胎,我们当即决定欢迎这个小生命。一来,我们夫妻二人都是独生子女,可以享受二胎政策;二来,多子女家庭对孩子的成长、个性塑造都很有好处。于是,我们欢欣鼓舞地憧憬起“二孩”生活。

  9个月后,新成员来了,我们开始了又一轮洗奶瓶、喂奶、换尿布生活。但“二孩”生活的现实版与想象差距不小——有苦有甜,更多的是迷茫与困惑。

  2个娃娃绑住5个大人

  小儿子出生,最现实的问题就是谁来带?

  由于是二胎,顺产,产假只有3个月。生女儿时,产假加哺乳假,我一共休了1年时间,单位很照顾我。如今二胎,不好意思再请长假,一直工作到生产前一天。

  大女儿今年9月才能上幼儿园,我妈已被牢牢“绑定”。婆婆身体很差,无法做劳心劳力的活儿。无奈之下,我只能请来24小时住家育儿嫂带小儿子。

  上班的我成了“备奶族”。在家里,我妈看着我女儿,阿姨负责带我儿子,公公担起“买汏烧”任务。为多照应家里,我先生尽量少出差。“二孩”,让家里的大人们都很疲惫。社会相关机构在这方面的服务和力量都很单薄,帮不上忙,让我们这个“二孩之家”常感无助。

  月支万元,成了“月光族”

  我们父母都在江苏,过来帮忙带孩子,最直接的需求就是住。

  我们在上海原本住的是小两房,一下子换大房子,太吃力了。折中的办法是把小两房租出去,在同小区租个三房,每月要补2000元左右的租金差额,但大人们总算不必打地铺了。

  房租、房贷、育儿嫂工资、水电煤费,再加上宝宝的奶粉、尿布,每个月的刚性支出超过万元——我们成了“月光族”,存不起来钱。遇上大额支出,只能“吃老本”,从原本的少量存款中支取。

  为节省开支,我们让老二穿老大的旧衣服,玩老大的旧玩具,买东西尽量等打折期。我自己几乎不买衣服,只在逢年过节偶尔找个“理由”小小犒赏一下自己。现在,我根本不敢想象两个孩子将来的各种教育支出,只能不断努力攒钱。

  相较于我的愁苦,先生比我乐观。他常安慰我:“比起节流,开源更重要,好在我们还年轻。”但赚钱是双刃剑,一来不能赔了健康,二来不能占据与孩子交流的时间。怎么平衡,我们还在摸索。

  双宝“大战”:如何塑造孩子性格

  “二孩”带来的最大挑战是家庭关系——孩子与孩子之间,孩子与大人之间,大人与大人之间,都要重塑。

  儿子出生时,女儿还不足两岁半。尽管此前她对多个弟弟或妹妹表示欢迎,但真正面对眼前这个小宝宝时,她还是表现出了小姑娘的敏感和妒忌心理。

  在女儿的早教班里,有老师曾向我们“授课”:小宝宝出生后,特别要注意大宝宝的情绪。

  儿子出生后,我们经常给女儿买吃的、穿的,多陪伴她,带她出去玩,不让她受冷落。即便如此,她还是有许多发自内心的“怨恨”。因为还在哺乳期,晚上我和儿子同睡,这让女儿无法接受。有一次,因为一直陪伴她的外婆抱了会小弟弟,她哭得昏天黑地。无奈,我们只能为她做心理疏导——

  “弟弟还小,什么都不会,所以大家要多看他、多教他。其实,有了弟弟,大家更觉得你好,你很棒,更喜欢你了!你看有个弟弟多好,将来长大了,你们可以手牵手,什么事有商有量,谁都不敢欺负你们。”

  她似懂非懂点点头,表示理解。但没过多久,她乘大人不备,偷偷在弟弟脚上狠抓一把。

  说实话,生“二孩”有很多原因——我早前流过产,觉得生个宝宝不易;身体也比较虚弱,希望将来两个孩子彼此能有个依靠;还有严重的美剧情结——《摩登家庭》里多子女家庭的浓浓乐趣让我心生羡慕;最主要的还是孩子性格的塑造,多子女家庭里的小孩不那么自私、更独立、更有担当。

  不过,现在看来,多子女家庭小孩的健康性格也不是天然而成的。我真希望能得到专业机构的指导和支持。

  夫妻争吵:好怀念二人世界

  夫妻间的关系也经历着严峻考验:由孩子带来的日常琐事让我们精疲力尽,再加上与长辈同住,身边埋伏着种种“导火索”,经常引发争吵,好怀念曾经的二人世界。但这样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至少在近十多年间。

  女人生孩子,身体上经历着巨大的激素变化,加上带宝宝辛苦,容易引致一系列问题。我算是个乐观简单的人,但两次生产经历多少影响到身体及情绪——3年来,我没有一晚睡过整觉,平均每天睡眠时间5小时。女儿小的时候,因为进食过少而让我愁苦不堪;如今,儿子又被严重的湿疹困扰,整晚睡不踏实……

  和父母之间的冲突,更让人崩溃:先生会对我妈带孩子的方式提出质疑,我则对他父母带不了小孩颇有意见——一旦触碰到双方的“底线”,争吵立刻爆发。

  争吵之后,我们也反思、妥协和改变。现在,先生能单独给宝宝喂奶、哄宝宝睡觉、给宝宝洗衣,也能单独带女儿外出游玩、吃饭,这让我略感欣慰。如今,我们偶尔也会策划些小活动,比如抽空看场电影、吃顿饭、逛个街、交交心,重温一下二人世界。

  虽然抱怨了这么多,但客观地说,“二孩”生活还是美好的。当看到孩子们开心互动,向我们撒娇,一切都值了;但“二孩”生活仍然充满困惑,在生活压力巨大的当下,要有牺牲,还要用智慧来理顺它。 本报记者 顾一琼整理

 [1] [2] [下一页]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健康|团购|站点导航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