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站点导航|惠购

|邮箱|注册

新浪上海

新浪上海> 城事>本地>交港局称打车软件冲击行业好口碑 回应八大问题

交港局称打车软件冲击行业好口碑 回应八大问题

A-A+2014年2月26日10:18东方早报评论

  早报记者 李萌 

  主管部门说

  市交港局首度集中回应打车软件 八大焦点问题

2月18日,上海静安寺,市民在街头扬招出租车。由于打车软件的冲击,普通的扬招变得越来越困难。早报见习记者 寇聪 图  2月18日,上海静安寺,市民在街头扬招出租车。由于打车软件的冲击,普通的扬招变得越来越困难。早报见习记者 寇聪 图

  规范有序,合理运营,原本是上海城市服务优秀品牌的出租车行业,在打车软件的强势介入下,正变得岌岌可危。政府能否睿智地解决眼前问题,让市场竞争回到正确的轨道上。这个问题,成为舆论关注的核心。昨日,早报记者就此对话交港局相关人士。

  打车软件影响行车安全

  东方早报:打车软件对行车安全到底有没有危害?有没有做过评估?有没有进行事故统计?

  市交港局:这点毋庸置疑。打车软件对行车的安全造成了巨大的安全隐患。《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明确规定,驾驶机动车过程中,不得拨打接听手持电话、观看电视等妨碍安全驾驶的行为。

  司机在行车过程中使用打车软件抢单、听看手机,极易因分心导致发生交通事故,危害司机和乘客的人身安全。

  山西太原交警称,2月19日、20日两天,太原全市共发生106起涉及出租车的交通事故,出租车司机一边开车一边分心使用打车软件成为此次出租车事故集中骤增的主要原因之一。这个数据足以说明问题。

  东方早报:关于司机群体和出租车企业对软件公司的意见,相关部门有没有做过意见汇总?他们各自的声音是什么?

  市交港局:对于打车软件这种新生事物,行业管理部门、企业和司机的态度大相径庭。大众、强生等大型出租车公司,之前已经搭建起成熟的预约叫车平台。平台的管理和监控机制都比较完善。企业自然不会提倡司机使用在此之外的叫车软件。

  司机和乘客因此可以获得既得利益,因此成为打车软件的追捧者。但同时,他们也有很多忧虑。安全性、规范性目前都存在争议。

  从管理部门的角度看,打车软件的衍生,是对出租车预约服务模式、支付模式的一种创新。还可以节能减排,提高司机和乘客的匹配率,减少出租车的空驶。但伴随而来的是无序竞争,安全隐患也日渐突出。打车软件依托于互联网平台,模式新颖。政府部门在管理上确实存在难度。

  靠补贴生命力不会长久

  东方早报:现在市场被两大公司瓜分,它们一旦退出,市场会出现怎么样的状况?政府有没有预案?

  市交港局:我们希望打车软件公司能遵守出租车行业的既定规范。依靠补贴诱使司机和乘客作出选择,产品的生命力不会长久。

  如果打车软件的运营策略继续,有朝一日其撤出市场,最后就是“一地鸡毛”。留下的是出租车司机加价的坏习惯和左右矛盾的乘客。

  各个出租车公司的电调预约平台,实际上也可以实现打车软件的功能。但为什么前者的市场接受度低?是因为以嘀嘀和快的为首的打车软件公司在“砸钱”,疯狂补贴。司机和乘客自然更倾向于选择后者。但打车软件的行为缺乏社会责任。在安全都无法保证的情况下,如何保证行业的健康发展?行业无法发展,最终打车软件也会失去其生存的环境。

  东方早报:是堵是疏,政府为何一直不出手,不强势介入?

  市交港局:打车软件不是一无是处。“一刀切”将其否定,不符合市场规律。我们应该吸收它的长处。包括“上海出租”在内的调度平台已经逐渐完善。如果打车软件能尽快进入出租车公司的调度平台,一些现有的矛盾就会得到解决。

  眼下,出租车公司和打车软件运营商在接触过程中,不应首要关注盈利模式,而应急需履行社会责任,避免安全隐患。

  良好口碑正受负面影响

  东方早报:面对现状,政府应如何应对?

  市交港局:政府需要依法行政。一方面,新生事物纷繁涌现。另一方面,立法进程相对滞后。对于打车软件是否涉嫌恶性竞争和行业垄断,很多专家和律师都在研究。

  不能否认,在车费补贴后,出租车运营已经低于其成本价。现在问题的关键是应加快立法,规范行业行为。

  东方早报:打车软件给市场和司机带来巨大利益冲击,一定程度上威胁行业服务品质,会不会对上海出租车窗口行业的形象带来冲击?

  市交港局:多年来,上海出租车行业辛苦建立的良好口碑和品牌,正在被打车软件影响。这种影响是负面的。

  发展到现在的程度,不同部门应该联手,对打车软件进行研究和规范。包括工商、物价局、经信委、通信局等等。

  更重要的是,嘀嘀、快的等运营公司应该履行社会责任。驾驶员装上软件,在车费补贴的刺激下,连基本的运营安全都无法顾及。最终利益受损的是乘客和驾驶员双方。

  要更考虑行业长远发展

  东方早报:在打车软件的问题上,政府和市场应该如何互动?

  市交港局:从严格意义上说,打车软件本身已经超出交通管理部门管理的范畴。我们如何管理、处罚,相应的法规都无从依据。

  我们也对出租车司机使用打车软件的行为进行过规范,出台了通知。但驾驶员群体是流动的。每辆车上配备一名执法人员对其监督,这是无法操作的。实际上,在今年春节过后,我们就把两大叫车软件公司叫到一起,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呼吁它们能够坐下来好好谈,不要只顾着各自砸钱抢生意,更多的要考虑出租车行业长期发展问题。

  还是一个原则,我们希望打车软件公司从尊重社会公平,保障乘客权益和安全的高度,能够纳入统一的调度平台。对于这个想法,它们是同意的,现在的问题在于,企业应该拿出具体操作方案和实际行动。

  东方早报:出租车取消马路扬招,这是趋势吗?依据何在?

  交港局:打车软件的出现,加快了出租车预约模式的进程。出租车运营,最终的模式应该是手机、电话、互联网、候客点多种渠道。几种途径各有各的规范。坦率地讲,实现这个目标必然需要经历一个过程。这个过程甚至会是漫长的。预约为主,扬招为辅,这是比较合理的。

  以预约为主的叫车方式,是符合绿色环保出行理念的。目前,上海出租车的空驶率大致为35%。也就是说,35%的时间和车辆,都处于不载客的空耗状态。不经济,也不环保。

 [1] [2] [3] [4] [下一页]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健康|团购|站点导航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