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站点导航|惠购

|邮箱|注册

新浪上海

新浪上海> 城事>本地>关港消防中队战士们情绪低落

关港消防中队战士们情绪低落

A-A+2014年5月6日08:17东方早报网评论

点击图片进入第一页5月4日上午,关港中队司通班战士凌超给消防车做日常护理。
点击图片进入第一页关港消防中队战士们情绪低落

  5月1日下午,关港中队的两名战士钱凌云、刘杰在扑救龙吴路2888弄居民楼火灾时,不幸坠楼牺牲。   

点击图片进入第一页5月4日,熄灯后,戎跃躺在床上听钱凌云录在“唱吧”的歌,“昨晚听多多的《第一次》,听了一夜。”多多是钱凌云上学时的绰号,一直叫到工作后。
点击图片进入第一页5月4日,徐汇消防支队关港中队,消一班的战士们 围坐在一起吃午饭,仍然为两位牺牲的战友留出座位并打好饭,就像他们并没有离开。本版图片 早报记者 寇聪

  5月3日,我来到位于银都路上的徐汇消防支队关港中队,三层楼显得过于安静。当时,几名战士正在打扫卫生,把楼梯拖得一尘不染,抬头看到我走近,又马上避开目光的接触。

  对于接下来两天与消防战士同吃同住的军旅生活,老实说,我心里一点底都没有。

  我来到两名战士生前住过的消一班宿舍,遗像还放在他们各自的床铺上。班长叶郑强说,这几天战友们情绪都很低落,队里取消了日常的、训练,消一班暂时也不再担任这几天的战备工作,大部分时间以整理内务为主。

  晚饭过后,叶郑强的手机响了,用方言说了两句之后便起身出门,没过一会儿回来,一屁股坐下,喝了一大口茶,开口说道:“刚才我爸看央视新闻了,又看到采访我的画面了。他们本来还不知道这件事情,这下好了,刚才我女朋友又打电话来劝我退伍,说太危险了。我跟他们说,我一个人退下去不算什么,但上海的消防工作呢?我的这些兄弟呢!”

点击图片进入第一页5月4日,消一班宿舍,司通班战士戎跃在午休时间轻轻地把刘杰的遗像放到被子上,“两个兄弟也要睡觉的。”他说,每天午休和洗漱后,战友们都会把遗像放好。
点击图片进入第一页5月5日,上海龙华殡仪馆,战士沈思易的母亲在追悼会场外安慰落泪的消一班班长叶郑强。

  5月4日,中队接到通知,5月5日上午10时,两位战士的追悼会将在龙华殡仪馆举行。叶郑强找出一件全新的春秋长服,忙着装肩章,钉军徽,还练起打领带,“把你们的衣服皱了的都拿去熨一熨,明天要见两位兄弟了,都得精神点!”

  5月5日一早,叶郑强起床,整理内务,吃过早饭,对着镜子认真整理军容,然后回到班里招呼大家集合:“今天追悼会很严肃,你们要注意自己的形象。现在把你们的手机都交给我。最重要的,控制一下自己的情绪。大家都是男子汉,不要到时候像小姑娘一样哭哭啼啼。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去面对。”

  没想到,叶郑强却成了第一个食言的人。

  在追悼会现场,叶郑强排在队伍中一直低着头。轮到消一班上前向遗体告别,三鞠躬,手中的花还没有放下,叶郑强的眼眶先红了。

  走出大厅,战士沈思易的母亲就迎了上来,帮他擦去眼泪,鼓励他一定要坚强,叶郑强点点头,直到离开再也没有说过话。

[上一页] [1] [2]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健康|团购|站点导航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