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站点导航|惠购

|邮箱|注册

新浪上海

新浪上海> 城事>本地>沪牌日益稀缺 黄牛自述:生意难做要有几把刷子

沪牌日益稀缺 黄牛自述:生意难做要有几把刷子

A-A+2014年5月18日12:13东方网评论

黄牛炒沪牌

  上海实行拍牌限价以来,有人直指沪牌拍卖有直追北京摇号的节奏,日益成为“稀缺品”。黄牛“炒牌”也有了更多的发挥空间,9万、11万、13万……二手车牌行情扶摇直上。可在上海倒车卖牌20年的黄牛老张,却不这么看。他说,做二手车、牌照买卖,他发过财,也割过肉。如今牌价急升,车牌生意却越发越难做了。

  投身“二手车”交易

  去过中山北路的旧机动车交易市场吗?白天只要有车辆驶入,便呼啦一下围上来一二十人,边问着“车牌有伐?”“车子卖伐?”边扒着窗户,被车主骂一句“死开”,才悻悻离去。没错,他们就是所谓的黄牛,我也是其中一个。不过作为“爷叔”辈的黄牛,我不会和年轻人抢,太没素质。我总是在一边默默等候,用眼睛“钓鱼”。

  先说说我的经历。今年53岁,92年来上海,在外公家的摩托汽修店落脚,店隔壁就是江宁路海防路的二手摩托车交易市场。当时本田、雅马哈的二手摩托车翻新和交易很火爆,我和门口二三十个黄牛混熟了,很快就入了行。可别小看我们这些站在一线的“小黄牛”,基本上都是“皇亲国戚”,外面人根本进不来,或者说他们都是当地的“黑老大”,谁都惹不起。

  2000年,我考出了驾照,跟着兄弟们转战中山北路,因为买卖汽车,标的更大,赚得更多。当时普桑车很吃香,买入一辆,加二三千元卖出去,生意好做得很。一年吃用开销去掉,还能存下10万元,比小白领挣得多多了。记得2006年前后,国家出台了禁止化油器的规定,一大批不达标的普桑车要卖到外地去,我们又从中大赚了一笔。

  积累了一点钱后,我就和几个兄弟在市场中租了摊位,成立了一家经纪公司。每个摊位一两万,有胆大的一下子租下十几二十个摊位,然后再转租给别人,一个位子一年还能赚几万,那是发财了。我当时资金没那么多,胆子也没那么大,所以混到现在还是个小黄牛。

  黄牛要有几把刷子

  我的白天工作,就是跨着背包,站在市场门口,口里不停地喊着一句“牌照卖伐?”“车子卖伐?”有时候喊着喊着,都忍不住想唱两句,因为自己有时候也会觉得很无聊,尤其是长时间没人理睬自己的时候。

  虽然我们的工作相对自由,但全靠自觉。我早上7点40分到达根据地,晚上等市场5点关门后才走,一周才休息一天,刮风下雨10年如一日,大年初一都得上班。由于风吹日晒,干这行的人,皮肤黝黑程度基本和干的时间长短成正比。

  我们这行,有干得好的一年挣五六十万,也有砸本亏钱吃不上饭的。除了靠本事外,最重要的就是靠自觉。有的年轻人白天闲着无聊打牌,越打越没生意,因为生意出现有时就是一瞬间。

  干这行人人都有“几把刷子”。首先是需要一笔启动资金。因为一旦和车主签约,都是黄牛先垫钱买下车子和牌照,然后再找下家出手,而不像房产中介那样“空麻袋背米”。我是工行的金卡客户,卡里随时存着50万以上的活期现金备用。而市场中很多人,卡里起码有100-200万备用,这样可以吊到豪车,赚得更多。

  其次是脸皮厚,看到有车来了,得主动上去搭讪敲窗,看别人唾沫星子飞来,依旧陪着笑脸,千万别过心,否则没干几年就气死了。再次是头脑活络,虚心好学。交易规则,办手续,辨别二手车的车况,每样技能都有门道,必须常学常新。如果被蒙进一辆问题车,可能赔上全部身家。所以二手车黄牛不同于商场倒票黄牛,技术含量高多了。

  我做了这些年,从几万的低端车,到上百万的豪车,一眼就能看出车的毛病,并且对它估一个八九不离十的价格。遇到了要卖车或者卖牌的车主,双方先谈价格,然后付钱交易。

  其中二手车牌的价格最为透明。收一块车牌,他报10万,我不可能报9.9万,因为车主会多家询价,最终虽然每天行情都在变,但市场里上百个黄牛,几乎“一口价”。我有时偷偷再让个伍佰元,多和车主打电话,态度诚恳一点,最终就能胜出,抓到活鱼。

  此外,漏说了一条最重要的技能——给“新政”找漏洞。新政的出台,大多为了抵制黄牛炒牌。在如来神掌的压制下,我们多年练就了攻克各类交易难点的本领。

  比如去年新政第3条规定二手车带额度过户后,一年内不得再次办理交易过户、转籍、退牌。我们就想到了让买家把购车发票变更成卖家(二手额度提供者)的名字,然后上牌,卖家上牌后连车带牌过户给买家。

  再比如去年二手车牌交易价格限价91000元,但我们依旧能以超过10万的价格交易。做法是把过户合同的价格开得低一点,所谓“阴阳合同”,车管所那边看了没问题就可以了。

  老骥伏枥,萌生退意

  其实,牌照涨价的问题和黄牛无关,完全是市场供需的结果。而黄牛,一块车牌赚两三千的同时,要承担更多的违约风险和交易风险。

  有一位兄弟,也是老江湖了,去年花100多万拿进一辆宝马,事后发现是浸了水的问题车,卖了一年没卖掉,价格跌到85万,而修车花了40万,绝望中金盆洗手,一去不回头。另一位兄弟,去年底拿进一辆07年的马三,因为不到国四标准至今卖不掉,车子退牌后停在市场里,一天光停车费就是100元,正在抓狂中……

  再说说车牌风险。去年初私车牌价格还是7万,到四月份急涨到10万,此时不巧谁月中旬10万拿了牌,没想到突然政策限价9万了,一下子套牢1万多。这样的“震荡”行情,每年都要来一次,肯定有一批黄牛中招,躲也躲不掉。

  再比如今年的公车牌行情,3月12.3万,大家都继续看涨。我12万连车带牌收了一张,车子是2002年准备报废的金杯。没想到第二天下午公布4月价格,一看吓出了一身冷汗,急跌到了9万,至今套牢2万多。出还是不出?这是个问题。

  同样,私车牌也忙着“过山车”。年初限价以来,死牌价格一路涨到10.5万,但没想到4月底中标率大跌车牌不升反降,月底这两天10.2万也没人要。因此在这两年,没有黄牛捂牌照,都是短差。今天进来的退牌单,只要有利润,都是当天就出手的,回笼了资金,再收牌照。

  经历了这两年的“过山车”行情,我萌生退意。不是不想做,是竞争太激烈,风险越来越大。毕竟,长江后浪推前浪,老一辈“爷叔”是该择机退场了。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健康|团购|站点导航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