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站点导航|惠购

|邮箱|注册

新浪上海

新浪上海> 城事>本地>企业接手区内房源出租给青年客户 青客概念缓解群租

企业接手区内房源出租给青年客户 青客概念缓解群租

A-A+2014年6月8日09:24解放日报评论

  平均每天,上海有1.6万人在寻找合租房。在“青客”眼里,这不是需求的压力,而是巨大的商机。

  青客,全称是上海青客时尚生活服务股份有限公司,脱胎于一群青联委员为解决租房难题而起的实验,如今专事白领公寓租赁和物业管理。在注册至今短短一年半的时间里,这家公司已收下嘉定不同区域的3000个房间,为2000多名“夹心层”的外来人口解决了居住问题。

  目前,青客公司的第三轮融资已经敲定,公司注册资本1510万,资本公积金、实收资本合计5510万元,去年利润达到230万元。“青客模式”的触角已伸入上海闵行和苏州等地。

  同样是租房子给流动性大的青年居住,向来听见“群租”二字就头疼的房东、社区、政府、租客等多方,为何都对一个横空出世的青客表示欢迎?

  群租易发地,何以萌商机

  地处长三角节点之地,嘉定的交通便捷和各类企业的集聚,吸引全国各地的青年人来此工作。

  青年初入职场,住房是老难题。他们既买不起房子,也够不上廉租房等政策,本身还在事业起步阶段,也很难够资历住进人才公寓。

  嘉定区政府也曾多方投石问路——比如鼓励企业自建集体宿舍,但这只能满足一地一公司的员工需求。又试过让镇属企业购买农民安置的空闲房屋,统一租给有需要的企业;但缺乏后续资金注入,这种政府出面的购买或者租赁多是一次性行为。

  数据显示,20—30岁之间、中专以上学历的青年平均每8个月会换一次工作。随之而来的搬家需求,也逼迫他们必须能迅速找到栖身之地。

  城市需要他们,而青客,便为这些青年的需求而生。通过与房地产中介、物业和居委会的联系,青客接手嘉定区内大量出租房源。一次签约,房东可以获得5年的房租,不用再受频繁换房客之扰。而经过统一的装修和家电配置后,按照“客厅合用,一房只住一人”的安排,青客按每月800—1000元的金额将房间租给有需要的青年。

  通过吸引风投注资和国资委注资,青客又能得到下一笔资金,去装修下一轮的房源。青客还与银行合作推出个人消费贷款业务模式,租客可以选择用这一模式支付房租,由青客支付贷款利息,公司也由此尽快获得资金,以进一步开拓业务。

  在嘉定新城管委会常务副主任、马陆镇镇长甘永康眼里,行政思维下对租房的管理是纵向的,而市场介入的力量是横向的。“对待青年人的租房问题,过去只动用行政力量,要么打压整治群租,要么政府自己出资造楼,很难形成可推广可复制的经验。但引入专业化、市场化的公司后,能打破原有思维惯性。”

  企业管合租,能被信赖吗

  凭什么政府会支持一家企业的模式推广?

  “我们在追求效益的同时,也承担社会责任。”青客负责人自诩为电影《功夫》里“有社会责任心的包租公”。租金是要准时收的,但出了问题也能挺身而出。

  合租最常造成的问题是邻里纠纷。遇到这种情况,一般的房地产中介不会出面,房东无奈,居委会也头痛。但青客在嘉定划分了6个管理片区,设了6个服务站。一旦租客和邻里或者物业有纠纷,服务站的房管员会出面。

  服务站就设在居委会或者物业公司里。起初,青客进入小区的道路并不通畅。工商部门认为它们的经营范围可疑,物业害怕青客来抢生意,居委会觉得凡“有群租之嫌”都应一律赶出。

  2012年,青客在嘉定注册。面对这么一个既不是房地产中介,也不是物业公司的新生事物,区工商局还专门召开了讨论会,最后为其经营范围定义为“受托房屋租赁”。这在全区还是头一家。嘉定区看好青客的现代管理理念。

  相关负责人算出这么一笔账:青客的房源,全部来自市场上已有的闲置房,不需要额外土地指标。装修费用和租金等所有投入加在一起,还不及建造相同面积房屋费用的1%;接受青客的社区,能拥有公司这个稳定租客,这种稳定性对于社区的物业管理、外来人口管理和治安管理都有益;区内的中小企业,多了一重吸引员工入职的法宝。相比房地产中介,青客还愿意跟进后续的服务和规范化管理……

  2012年11月至今,青客公司获得嘉定国资公司下设的创投基金2000万元,政府希望通过悉心栽培这一全新的租房模式,进一步挤压非正规的群租市场空间。而青客,也在规范化出租方面不遗余力。

  入住青客需要符合中专以上学历、固定工作、稳定收入三条标准。每个租客在入住前须提交个人身份证,统一输入公司租房信息系统,如果租客更换,信息系统将在24小时内更新数据。房卡就是身份证。租户几点出门、几点回家,后台都可以掌握。而这一系统还可与社区“两个实有”(实有人口、实有房屋)信息采集系统定期对接、交换数据。如果后台监控到房间内的用电量超过应入住人数的用电量,房管员就会前去查看。

  尝到甜头的社区管理方,开始青睐青客。

  成为青客,租户如何有粘度

  嘉定新城龙湖郦城内,一套三房一厅的公寓,正是青客的房源。推门进去,是简洁的家装风格。客厅里,一台冰箱和一台洗衣机,角落里放着一只灭火器。三间房,每房住着一位租客,拥有独立电表,房内简单摆放一床一桌一椅一橱。家具是原木色,窗帘是素色,床单是格纹,正是时下年轻人喜欢的“北欧风”,也确保了租户可以“提包入住”。

  在租客每月支付的800—1000元租金中,还包括了青客外包的增值服务:每两周,保洁员上门打扫公寓的公共部位,每个月,保安员上门巡查消防用电和治安隐患。而几乎每一天,片区的房管员都会通过电邮、网络或者电话的方式和租客沟通。

  细节,统统合着青年胃口——年轻人多不喜下厨,又考虑到燃气不安全。青客的厨房里,煤气灶统一换成电磁炉。青年不能没有网络,每套公寓内,宽带必备。6个服务站不仅收水电费,也为租客代收网购快递来的包裹。水电租金也全部从支付宝和网银走。

  一些变化因为青客的出现在发生——一批产业链下游的装修、质量验收、家具家电供应商已经随之落户嘉定。目前,马陆镇团委在公司总部设立了企业基层团委,在分公司设立团总支,服务中心设立团支部,吸引租客中的团员和优秀青年一起参与到当地团的活动中。在先后入住的“青客”中,党团员占到近1000人。上周,有三个租户通过青客提交了入团报告。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健康|团购|站点导航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