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站点导航|惠购

|邮箱|注册

新浪上海

新浪上海> 城事>本地>上海5年来24家医院共144例寄居儿童无处可去

上海5年来24家医院共144例寄居儿童无处可去

A-A+2014年6月13日10:12青年报评论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青年报记者 常鑫 摄

  母亲逃跑、父亲失踪,女童“木木”寄居在上海市儿童医院已经两年多了。近日,本报记者从相关部门了解到,像“木木”这样的“寄居儿童”,本市5年内24家医院共有144例。有家不能回,收养也不行,“木木”们的归宿在何方?本报今起刊发报道,关注滞留在医院的困境儿童。

  寄居在上海市儿童医院已经两年多了,作为一名滞留在医院的困境儿童,木木(化名)始终未能离开她那张两平米的小床。    

  “妈妈,你能带我回家吗?”2岁半的木木用手紧紧地抱住了律师邓瑛,希望从这一刻起,能够不再和“妈妈”分离。

  然而,作为一名寄居在医院里的孩子,木木却始终无法让自己的脚步迈着理想的步伐,走上收养的这条道路。如何能让木木这样不算弃婴但实际上又无人关怀的困境儿童有个合法的身份,如何能让更多的“木木”们能在读书的年龄走进学校,深深困扰着上海各家医院的医护人员及许许多多的“邓瑛”们。

  母亲产后逃跑父亲也失踪

  北京西路1400弄的上海市儿童医院,最早时被称为难童医院,一度在孩子们无家可归、无处可去的时候,这里曾为他们提供了一个临时的居住场所。

  然而,很多年过去了,儿童医院里这样的情况并未因为时代的变迁而有所改善。这里,仍然是很多孩子不得已“寄居”的地方。

  木木就是其中的一个。

  2012年1月15日,母亲因为盗窃在被警方追捕过程中急产分娩,生下了一对双胞胎,姐姐出生后不久就夭折了,仅1390克重的木木则幸运地活了下来。

  “她是警察送过来的,送来的时候神经系统、免疫系统、呼吸系统都没完全发育好,好不容易救了过来。”对于刚进医院的木木,儿童医院新生儿科护士长杜莹敏记忆犹新。

  “孩子虽然小了一点,但是长长的眼睑、雪白的皮肤,一看就是个漂亮女婴,大家看着都欢喜。“杜莹敏说,医生们努力治好孩子的病,希望在孩子回家的时候,是个健健康康的孩子。

  然而,躲过了降临人世后的第一个难关的木木,依旧让人感慨着命运无常。 

  母亲在住院时逃跑,父亲也因为吸毒不知去向。于是,原本应该有着幸福生活的木木,自从出生后,竟然一直生活在儿童医院的新生儿科,两年多来几乎没有跨出过医院半步。

  她的未来,没有人能说得清楚,护士们的期望值一降再降,木木的出院时间仍然遥遥无期。

  只有看到穿白大褂的人才不胆怯

  木木是个人见人爱的孩子,不仅是因为她长得漂亮,关键还很乖,小嘴特别甜。

  一岁多的时候,孩子会说话了,但让人惊讶的是,孩子人生第一句话居然不是“爸爸”或者“妈妈”,而是让人惊讶的“医生,收病人了!”

  这让杜莹敏多少有些心酸,尽管木木俨然已成为新生儿科的“小主人”。

  在大家的悉心照料下,孩子长得很快,会说的越来越多,小嘴还特别甜。管年轻的叫“姐姐”,管年纪稍微大一点的叫“妈妈”,而男医生则都是爸爸,他们就是世界上最亲的人。

  昨天,当记者问起“最喜欢谁”时,木木毫不犹豫地回答:“最喜欢的是爷爷,还有就是敏敏姐姐、小陆姐姐。”

  被木木称为爷爷的是清洁人员老吕,50岁左右,一般上午都要忙里忙外地打扫卫生,但是下午一旦空下来,爷爷就会和木木玩耍。

  老吕文化程度并不高,但是却对木木有着超乎寻常的耐心和教育方式,他总担心木木与同龄的孩子相比会差点什么,总是教这个教那个,生怕木木跟不上同龄人的节奏,尽管老吕也不知道,孩子什么时候能够出院。

  更多的“妈妈姐姐”们对待木木就像自己孩子一般疼爱,买了好吃的总要带一半来和木木分享,天气刚热起来就有人给她买来漂亮的裙子。“看着宝宝打扮得美美的,我们工作起来心情也好。”护士小陆说。

  尽管有那么多人的照料,木木还是很怕生,但与一般孩子看见爸爸妈妈就不怕相反,她只有看到穿白大褂的人才会安心,穿了便装的人靠近,木木会怯怯的不敢说话。

  提到“鞋子”两个眼睛就放光

  在医院,不到两平米的场所,就是木木的整个世界。

  来到儿童医院新生儿科,走过一道长长的走廊,就到了木木的生活区。

  出于对其他新生儿和木木的保护,护士将其他患儿的病床往外移,木木的“家”则被安置在了新生儿病区的最里面,一个大约十多平米的房间内。除了木木这些被“寄居”在医院的孩子,在这里接受治疗的孩子几乎都只有几个月大,他们被木木亲切地称为弟弟或者妹妹。

  值得一提的是,尽管木木所在的病房有十多平方米,但是她活动的区域仅限于她的小床,一个不到两平米的场所。这里,就是她的整个世界。

  新生儿病区有四五十张病床,基本都住满了患儿,医护人员只有约20名。要照顾好每个患儿,医护人员的数量原本就稍显不足。木木的到来,让医护人员的生活也变得更加“充实”。

  当天值班的护士要负责木木当天的洗澡、吃饭等日常事情,其余的时候,只要谁空了,就去逗逗孩子,这里的护士都说好了,一定不要让孩子感觉到无聊。

  采访的过程中,记者曾不经意地提及“鞋子”,一听说这两个字,木木的眼睛内迅速放出了光芒,并向记者伸出了双手。

  原来,木木很清楚鞋子的作用,她明白只要穿上鞋子,就意味着可以离开小床,去地上玩。

  护士和医生告诉记者,他们也曾经尝试过让木木下地,呆在病区玩,但是其间小插曲不断。木木会模仿医生们的动作,去按墙壁上心电图的按钮;或是去摇患儿正在输液的管子;还有的时候,木木甚至会想捏捏患儿的小脸以示友好……每当有危险动作要发生,“妈妈们”只能将木木重新抱回到小床上。

  “没办法,我们一方面担心患儿们的病菌会影响到木木;一方面也担心木木会对患儿的治疗造成影响。”杜莹敏说,尽管万般不情愿,木木只能继续回到她的小床。

  “木木太渴望离开她的小床了”,有时候妈妈、姐姐实在不忍心,悄悄将她带出病区,但是没过多久,又只能把她带回来。“医院来往的患儿太多,病菌又多,最怕孩子感染到病菌。”

 [1] [2] [下一页]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健康|团购|站点导航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