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站点导航|惠购

|邮箱|注册

新浪上海

新浪上海> 城事>本地>寄居儿童上不了户口打不了预防针 教育也无法解决

寄居儿童上不了户口打不了预防针 教育也无法解决

A-A+2014年6月13日10:12青年报评论

  上不了户口打不了预防针

  因为活动范围仅限这张小床,很多时候木木都是孤独的。

  木木总是一个人站在小床边上,远远望着妈妈们忙碌的身影。

  有时候忍不住了,她也会生气,大声叫“妈妈”,这时候“妈妈们”只能隔着玻璃,对木木挥挥手,示意她安静点。

  最让妈妈们担心的还不是木木的感情世界,由于没法上户口,即便自己就住在医院里,木木至今仍不能接种疫苗。

  杜莹敏告诉记者,木木的抵抗力很差,带她出去的话反而会受到感染。“有一次姐姐已经把孩子带到了住院部的门口,最后还是退了回来,不敢冒这个风险。”

  木木如今已有一米多高,站在小床上的时候,半个身子基本可以露在栏杆外。“再长大点,这个小床估计也不够了,很容易摔下来,以后怎么办,谁也不敢去想。”

  值得一提的是,因为新生儿病房24小时都有值班医生护士,这里的灯永远都亮着,这也让阿里木没有白天和黑夜的概念。

  “孩子想睡的时候就睡觉,醒了继续玩耍,完全不知道黑夜应该睡觉的道理。这样下去,孩子没法形成自己的生物钟,真不知道长大后能不能调整过来。”

  事实上,在儿童医院,和木木处于相同境地的孩子还有好几个。3个月前,朵朵的报到让木木的生活多了些色彩,因为不知道父亲是谁,朵朵被生下后不久同样住进了儿童医院的新生儿病房。因为有了这个小邻居,木木变得格外的开心。

  每次朵朵一哭闹,木木就会像大人一样,站在自己的床头安慰她说:“妹妹别哭”。

  入园年龄到了该去哪报名

  在木木小床的下面,整齐地排列着很多小鞋子,大概有四五十双,有的是妈妈姐姐们给她买的,还有的是热心的社会人士送进来的,大大小小的玩具也摆满了一个纸箱子。

  “木木从来不缺物质上的东西,但这些毕竟替代不了真正的亲子关系和家庭关爱。”杜莹敏有个6岁的儿子果果,由于年龄相仿,木木很喜欢果果,一看到手机上果果在海边游泳的照片,木木就吵着要找哥哥,嘴里还嚷嚷着:“喜欢哥哥。”

  一想到这些,杜莹敏就觉得心酸:木木什么时候也能像儿子一样,可以去海边尽情玩耍,尽情拥抱这个世界?

  木木马上就到了上幼儿园的年龄,但是孩子因为没有真正接触过这个社会,懂的东西也很少,即便有很多人在不停地给她灌输相关内容。“大多数时候都是我们拿着图片告诉孩子‘这是狗’,‘这是猫’,但是实物很多她都没见过。”“妈妈们”真担心,孩子真上学了,会不会跟不上上学的节奏。

  杜莹敏告诉记者,院方曾多次通过警方寻找她的家人,但由于父母失去了联系,亲戚也不愿意回应。

  记者了解到,根据此前的法律规定,因为其父母健在,木木就无法被看作是弃婴或孤儿纳入民政接收的范围。

  “想收养木木的爱心人士很多,只要见过的人,没有不喜欢她的,我们医护人员自己也想把孩子领回去。”杜莹敏表示,孩子何时能回归社会,这个问题何时能解决,“妈妈姐姐”们谁也不知道,也不知道该走什么途径。

  律师邓瑛:我想给孩子一个家

  眼下,木木马上就要到进入幼儿园的年龄。如何才能像其他孩子那样快乐地融入这个社会,如何才能让她有个家,这些问题深深困扰着一心想要收养木木的律师邓瑛以及医院的医护人员们。

  缘分

  纯真的笑容把她的心融化了

  邓瑛,上海上正律师事务所的律师,和木木的母女情缘于那个笑容。

  2013年2月份,邓瑛和几个朋友一起,和往常一样来到儿童医院做慈善活动。听说医院有好几个“弃宝宝”,邓瑛就决定去看下这几个孩子,看看有什么可以帮忙的。

  第一次见到木木,她才刚满1岁,看着孩子扶着小床的扶手,勉强能站起来,嘴里咿咿呀呀地叫着,想说话却无法用言语准确表达,邓瑛的心里乐开了花。

  她微笑着走向她的小床,木木一眼就看到了她,随即脸上露出了纯真的笑容。那一刻,邓瑛的心瞬间被融化了……

  “感觉她就是我的孩子,她对着我笑,向我扑了过来,这种缘分就是注定的。”邓瑛当时就有了收养这个可爱女婴的想法。

  记者了解到,邓瑛有个16岁的儿子,在她看来,把木木带回家,不仅可以给予她一个幸福完整的家庭,自己也将有儿有女,一个“好”字也会让生活变得更有滋味。

  准备

  还没领回家已空出了房间

  对于邓瑛而言,抚养木木的信念是坚定的。但是这一想法,起初并没有得到家人的支持。

  家人不支持的理由来自多方面。

  因为没法上户口,生活在医院里的木木至今不能接种疫苗,这就意味着木木比一般孩子的抵抗力要弱很多。“不能去人多的场所,不能接触动物。”另外,木木是个早产儿,身体状况也比一般的孩子差一点。

  父母、老公都亮出了“红灯”:孩子将来万一有个闪失,不是会更加痛苦。

  邓瑛并没有放弃,“让木木这样一直生活在医院,对木木、医院以及其他看病的孩子都是不公平的。”

  在邓瑛看来,长时间滞留在医院,木木不能像正常孩子那样接受教育、享受父母家庭关爱、接触社会,尽管在医院里可以得到医学治疗,却无法享受到正常孩子的成长环境。这给木木的生活、教育和管理带来很多不利,会对她的成长造成巨大的影响。

  邓瑛还从专业的领域进行了分析,对于木木,医院本是患者寻求医疗救治的场所,木木的滞留,不仅占用了医院有限的救助资源,而且扰乱了医院的正常工作秩序,加重了医护人员的工作负担,孩子自身又存在二次感染的风险,这对于医院来说也是不公平的;而对于其他来医院看病都孩子,同样是不公平的,因为包括木木在内的这些困境孩子,将占用医院大量的有限资源,也可能会影响到医护人员为其他孩子看病。

  经过思考后,邓瑛决定用行动说服家人,她去医院拍下了木木的视频,将孩子的信息点点滴滴带给家人。慢慢地,家人都喜欢上了这个可爱的孩子。

  “既然决定了,我已经做好了充分的思想准备,在这个孩子身上付出她最大的努力。”尽管木木还没有回到家中,邓瑛已经腾出了房间,甚至还精心准备了婴儿床、玩具等所有需要的婴儿用品,就希望宝宝能早点回家。

  辛酸

  每次分别都会哭上一场

  和木木相处的时间,每次都是短暂的。很快,木木会叫妈妈了,只要邓瑛的身影在病房那头一出现,木木立即边喊妈妈边摇着小手。她会搂着妈妈,说:“我很想你”。还会告诉妈妈,医院里来了新的小朋友。每当邓瑛问“宝宝最近有没有很听话”,木木都会点点头,然后告诉妈妈,最近刚学会的东西。

  木木生活的空间实在太有限,有时候,在征得医护人员的同意下,邓瑛会带着木木去医院的小花园走走。“每当离开住院部,木木都会开心坏了,问这问那。”虽然没有亲眼见过邓瑛的丈夫郭先生和儿子虎虎,但是木木还是亲切地称呼他们为“爸爸”和“哥哥”。

  木木经常会通过视频撒娇:“爸爸,我很想你!”“爸爸,我想回家。”女儿的一番话,郭爸爸的眼泪都差点掉了下来。

  事实上,郭爸爸很想来医院看望小木木,但由于害怕分别,迟迟没有付诸行动。 

  郭爸爸的“恐惧”常常困扰着邓瑛,邓瑛每个月都会来医院看望木木,只要工作不忙,她就带着虎虎亲自为妹妹挑选玩具和食物来到儿童医院。但是相处的时间总是短暂的,每次分开的时候,小木木总会死死抱着邓瑛的头不肯放开。

  每当这个时候,邓瑛也止不住泪流满面,“真想马上把孩子抱回家。”

  留言

  不管谁领养只盼你有个家

  如今,离第一次见到木木已经过去了一年多,木木仍然没有能顺利离开医院,成为邓瑛家庭中的一员。

  作为律师,邓瑛明白,因为不符合收养法的相关条例,她不能就这样将木木带回家。于是,她开始奔波于公安机关、民政局、妇儿委、福利院、收养中心,希望能找到一个解决方案。

  让人欣慰的是,邓瑛在今年终于看到了希望,2014年3月1日起实施的根据2013年12月27日上海市十四届人大常委会第10次会议修订通过的《上海市未成年人保护条例》第四十条之规定,民政部门应当对孤儿、无法查明其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以及其他生活无着的未成年人,通过设立儿童福利机构、委托或者购买服务等方式收留抚养,这也意味着,以后类似木木这样滞留在医院的困境儿童问题将有望可以得到解决。

  “按照现有的法律法规及地方性行政法规等规定,即使木木进了儿童福利机构,领养她依然需要按照规定程序办理,符合领养条件的人需要排队等候,将来未必我就能够领养得到她,但是不管将来她是谁的女儿,她起码有个家了。”

  邓瑛说,她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孩子有个家。

[上一页] [1] [2]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健康|团购|站点导航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