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站点导航|惠购

|邮箱|注册

新浪上海

新浪上海> 城事>本地>成家难买房难促使青年陷入住房焦虑症

成家难买房难促使青年陷入住房焦虑症

A-A+2014年6月29日08:52青年报评论

  谁最焦虑?

  无论是楼盘广告,还是媒体宣传。房产总是与‘家’的概念联系在一起的。有固定的房产,才是理想生活。人人都在念叨:你应该去追求想要的生活!每个人都觉得自己的择是理性的,但自以为是的“理性”是否带来真正的最佳决策? 

  两年前,上海大学中国当代文化研究中心开始做了相关调查,如今近1000份有效问卷调查被回收。该中心的副研究员罗小茗在分析调查数据时,感叹道:当数据将人们的想法整合起来,阅读它,简直“像读一本侦探小说”。 

  罗小茗告诉记者,调查数据显示,已经成为“房奴”的人,感受到的经济压力反而小于还没有成为“房奴”的人;即便对那些无需负担房租且没有成为“房奴”的青年而言,也是如此。可见,都市青年由住房而承受巨大的经济压力,并非因为此刻的居住空间的匮乏,而是因为他们想象着未来可能的居住空间,而感到忧心忡忡。 

  “居住问题,并非实际的居住支出和‘获取独立使用的空间’之间的经济计算,而是被注入了对产权、对资产、对社会乃至对未来的一种具体的想象方式,从而使‘居住’总是和‘是否拥有产权房’紧紧纠缠。” 

  谁最想买房?在调查中,“拥有产权房”与“商品房市场的关注度”关联显示,已经拥有产权房群体对楼市“密切关注”的比例(23.5%),要高于尚未购房者(19.7%)。“租房无需租金者”是我们印象当中的“刚需群体”,却反而是对楼市关注度最低的人群。密切关注楼市的显然不是他们,而是“购房继续偿还房贷者”,“密切关注”的比例占到24.7%。 

  “刚需人群”是否一定缺少住房?调查还询问受访者,你是否觉得自己“住得偏小”?“收入”与“对实际居住面积的感受”的关联显示,除了家庭年收入30万-50万、100万以上这两组之外,其他各组“感到偏小”的比例都超过了45%;而“年收入×未购房者的理想居住面积”的关联则显示,选择130平方米以上为理想居住面积的人中,来自1万-5万年收入群体者占37.3%,来自6万-10万年收入者占23.5%。 

  成“家”难

  调查者还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有一群人并不拥有产权房,他们是“租房须付租金者”,他们选择单人或两人租住、群租,或住在单位宿舍中。在这群人当中,22.3%的人将住房视为资产。 

  在城市中,年轻人也会反思“家”的意义,并且试图作出改变。就像一个在外奔波的人,会不自觉地对“家”产生向往。” 

  2012年,“海飘”80后虞孝衍开了一间家庭文化主题咖啡店,名叫“蜗牛家”,存在于世仅1年。咖啡店是一个平台,寄托了他对理想家庭生活的向往:放下凌乱的社会关系,“切换”成家庭关系,在店里,能烧饭、做菜、喝茶,来者都是亲人。 

  近年,类似于家庭主题甚至于以“蜗牛”为名的文化店铺不在少数。这些年轻人试图将世界分隔成内外两部分:外部世界,坚硬、竞争、向上、强势。而在家庭中,则恢复人的触觉、内心,将就柔软与审美。 

  虞孝衍学社会学出身,他承认自己想要的“家”是一个理想的概念:家不是一个屋子、一个商品,而是一个理想的状态。“希望有人懂家、护家。我们都嚷嚷着要买房,却把家丢得太远了。” 

  这是一个落地的概念,这样的“概念”满布在小众旅游景区的家庭式旅馆、咖啡店中,不难看出,相当部分年轻人怀有对“家”的期待,对现实的不满,从而试图在小范围内有所作为。 

  “我们对社会问题的关注,都在由外向而转向内向。更多人抱有一种想法:无法调整外部世界,也无力与它对抗,我就拼命过自己的小日子,提升自己。”罗小茗说:“但这也许只增添了商家的福利,未必会给社会系统带来多大的改变。” 

  闷头过小日子,也必然会被外在世界牵绊。“蜗牛家”概念咖啡馆开出一年后,虞孝衍的“概念小家庭”的确如他所愿,聚集了一群兄弟姐妹,却最终因为房东提前解约,而被迫解散。他再度回到初始状态。 

  碎片化的“理性”

  背上租金或房贷,意味着部分开销用于居住,当生活的“刚性支出”升高,拉低了生活质量,心态难免狭促。这几年,姜璐常被人质疑:“你内心想要什么?你应该去追求想要的生活。”姜璐无从作答。 

  “没有时间去想,也没有机会去想。我如果停止工作,就做房奴而不能了。但做了房奴,又会离想要的生活越来越远。”姜璐说,“这大概是我的病态。” 

  “分裂”的情绪比比皆是。罗小茗举了个例子:有一对青年小夫妻,成婚后购买了一套经适房,地处偏远,他们又买了一辆BUV。结果停车费太贵,车闲置在家里。小夫妻照旧住在父母家。忙了一大圈,购置的资源全部空置。 

  “都市青年居家生活调查”中,“分裂”的状况也被数据频频表达。访问者设计了一道问题“您最喜欢并希望自己家中的场景是什么?”选项包括了“坐在家里就可以享受高清晰的印象设备,身临其境地看电影”“有一面墙上,挂满了大大小小的境况,里面都是自己拍摄的照片”“到处都是小朋友的玩具,也是他随便玩耍的地方”等十多个选项。 

  在这道问题的所有选项中,“舒服的沙发,想怎么坐就怎么坐”的生活方式最受受访者欢迎。同样受欢迎选项还有“享受音乐”、“坐在家就能看电影”等“独享型”生活方式;其次是“静物型”选项,包括照片墙、漂亮的厨房和美食、桌布和鲜花等等;排名最后的是社交型或分享型选项,比如“有朋友、亲属拜访”或者“丰盛的家庭晚餐”。 

  回顾到上文,许多人都将安稳的生活寄托在一套“产权房”之上。但有房、有车为了什么呢?罗小茗一摊手,“看上去,我们埋头苦干,其实就是为了回家之后可以‘窝在沙发上,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上一页] [1] [2]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健康|团购|站点导航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