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站点导航|惠购

|邮箱|注册

新浪上海

新浪上海> 城事>本地>夜市疏堵仍未定论 城管们工作辛苦难见成效

夜市疏堵仍未定论 城管们工作辛苦难见成效

A-A+2014年7月4日08:47新闻晨报评论

  赵队长和马队长

  记者没有将老爷叔提到的有没有“收了依拉钞票”的问题直接抛给赵队长和马队长,否则恐怕他们会板起面孔什么都不讲。记者只是提了提摊主讲到的文明执法的问题,赵队长和马队长就开始把一肚子苦水倒出来。

  “如果给我两周甚至两月,能彻底整治,哪怕再苦再累,我也愿意。但是长年累月的整治,耗费大量人力物力,最终回到原点,毫无成就感可言。”

  “万镇路上的夜排档,始于五六年前。分析夜排档久治不愈的根源,是有‘天时地利人和’的滋生土壤。天时是对排档的刚需,万镇路附近是动拆迁安置地,周围外来人口众多,便宜又好吃的排档符合他们的消费需求。地利是这里是两区分界处,夜排档集中在万镇路以东的街面上,西面则几乎没有。按照区域划分,马路以东是普陀真如管辖区,以西属于嘉定管辖,每次城管一来,摊主只要跑到马路对面,我们就拿他们没办法了,因为不能越界执法,除非两大区域联合执法。人和是周围KTV、棋牌室不少,还有铜川路水产的进货人员,凌晨散场后的宵夜必不可少。因此前后数年,反复整,整反复,一点成效没有。”赵队长说。

  “为何没有成效?关键违法成本太低。夜排档分两种,一是跨门经营,二是占道经营,也就是乱设摊。针对占道经营,执法依据的是市容环境卫生条例第25条2款,可以暂扣物品,并处以50-500元罚款。而针对跨门经营,只能劝说教育。摊主对法律条款研究得比我们都清楚,捏准了这点,一些摊主和街上的汽车修理店主商量,交一点费用,成为店外店,只能算是跨门经营,我们就拿他没办法了。即使是能罚款,50-500元的违法成本太低。收缴的桌子椅子,他们几元钱一把买来,如果要罚200元,他们就不要了,宁愿买新的。管理处空房里常年压着一堆堆的桌椅。”

  “现在摊主看到城管来了,只当没看见。你跟他声音大点,他说你执法不文明。还有旁边的食客反翘边,骂我们没事干,吃饱了!除非我们多部门联合执法,要扣东西了,他们才四处逃散,等我们走了不到五分钟又回潮了。”

  “受扰的居民第二天又会投诉我们,城管说来没来,夜排档还是老样子。”

  “违法成本低,但执法成本高。为了整治夜市,如今每周在真如镇规建办的牵头下,城管中队会联合工商、公安、食药监等多部门进行大规模整治行动。晚上10点或12点,每次出动5、6辆车,30多个执法人员。虽然没有加班费,但每人会有50元的补贴,一个晚上就是1500元,加上车耗油耗,长年累月是一笔巨大的开支。”

  “此外,我们城管从清晨6点30分到凌晨2点,分四班巡视,派人定岗固守。”

  “马队长从今年值夜班开始,瘦了20多斤。”

  ……

  规建科和区执法大队

  采访最后,成了记者和普陀区城管执法大队、真如镇规建办探讨到底如何治理夜市。

  堵是堵不住的——

  真如镇规建办证实了城管中队的说法,从2013年7、8月份区城管大队与真如镇联合牵头公安、工商、食药监、市容等部门进行过集中整治,并且安排城管及市容协管进行固守,整治成效明显,9月份以后改为定期整治。而从今年4月份开始,真如镇继续牵头多部门定期联合整治,一直持续到现在。然而,一方面执法难度大,整治成本高,执法人员经常是持续高强度地加班工作;另一方面违法成本相对过低,难有更加强力的措施对违法行为带来足够威慑。且由于地处普陀、嘉定区交界处,整治过程中常出现“游击战”,造成反复、回潮。

  普陀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执法大队政工科潘科长告诉记者,城管文明执法最主要的宗旨是“依法执法”,也就是说,执法必须依法、规范、严格符合流程。不过,虽然执法文明规范了,却发现欠缺操作手段——物品暂扣和500元封顶的罚款,成了城管执法的软肋。

  甚至彭浦夜市的取缔在他们看来不是经验而是教训——

  潘科长表示,即使如被取缔的彭浦夜市,耗费巨大人力物力(花费上百万元,动用300多人执法)的结果,只是疏通了一条街,而夜排档摊主总数一个没少。他们搬迁到张庙、平顺路,带动了多个夜市,甚至转战到万镇路一带,或者真北路桃浦西路等地。“一条路清理干净了,七八条路又开出来了,周而复始永无止境。”

  疏却不知往哪里疏——

  规建办提出,也想到过设立疏导点的办法,但夜排档的经营性质特殊,决定了疏导点的选择标准必须很高,且必须远离居住区,然而真如镇属于居住型街道镇,居住密度很大,难以找到合适的疏导地点。

  如今给出的治理方案看上去也不怎么靠谱——

  今年,真如镇规建办已经多次约谈房屋产权人,希望房屋产权人通过合同形式约束、制止房屋承租人跨门经营,以及房屋承租人将自己的门前上街沿范围非法出租给夜排档经营者(店外店)的行为,在此基础上争取区相关职能部门政策支持,对沿街立面统一改造,督促协助房屋产权人进行业态调整。

  但是城管队都执不了法,房屋产权人顶什么用?

  最后——

  潘科长透露,有部门想到,采取和居住证挂钩的方式根治顽疾。且不说行得通行不通,这还仅仅停留在“有部门想到”而已。

  [记者手记]

  不妨先疏疏看

  ■晨报首席记者 吴 飞

  我喜欢夜排档,相当喜欢。我身边的朋友、同事大多数也喜欢夜排档。我也相信这座城市里很多很多人都喜欢夜排档。这是这座城市植根底层、经久不息的一种风情和味道。

  我十分同意潘科长的观点,花费大力气取缔的彭浦夜市,事实上不是一种取缔,而是一种驱散。被驱散的排档仅仅是离开了彭浦,他们会像野草一样扩散开去,野蛮生长。

  瘦了20多斤的马队长疲惫之色溢于言表,我也非常理解管理者、执法者在对夜排档治理上的艰难。关于这种艰难的讨论已经持续了很久,但是解决的速度,不光是在真如镇或者普陀区一处,在全市的各个地方,推进得都相当慢。

  现在看下来最为可行的方法还是收编。市民对夜排档的需求不容抹杀,但管起来才能解决扰民、占道、食品安全等等诸多问题。在我们的调查中,也不是没有看到希望——比如在离铜川路夜市不远的曹安路轻纺市场,我们就发现那里辟出了一块专门的地方,用以经营烧烤、水果、简单热加工饮食排档、干点等。入驻摊位全部进行登记备案,制定实施卫生保洁管理和处罚措施。摊主对经营范围、经营时间及食品安全问题进行承诺。所有食品进货凭证每天由管理公司备案等。

  关于收编,真如镇表示难以找到合适的疏导地点。难以找到并不等于找不到,难以找到也不等于不去找的借口。有没有仔细调研、认真排摸?年初的时候有报道说,普陀区计划5年内关闭40个低端市场,在这些关闭的市场名单里,有没有考虑可以用来容纳居民对夜宵的需求?

  不妨先疏疏看呢,因为艰难所以要去探索,因为艰难更不应该回避。我相信市民能理解管理者的探索失败,而不能理解管理者不去探索。

[上一页] [1] [2]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健康|团购|站点导航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