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站点导航|惠购

|邮箱|注册

新浪上海

新浪上海> 城事>本地>日军罪行证明书尘封市民家中69年 疑出自战俘营

日军罪行证明书尘封市民家中69年 疑出自战俘营

A-A+2014年7月10日08:25新闻晨报评论

 
  • http://sh.sinaimg.cn/2014/0710/U11229P18DT20140710082259.jpg□这些珍贵的材料被胡小姐保存在一个樟木盒子里
  • http://sh.sinaimg.cn/2014/0710/U11229P18DT20140710082302.jpg□上海市民胡一舟家中保存的一批成文于上世纪40年代、记录日寇罪证的第一手资料。  晨报记者 岳强
  • http://sh.sinaimg.cn/2014/0710/U11229P18DT20140710082258.jpg□一份“高桥部队步兵一等兵久保菊之助”按有手印的供述书,记载了这支部队按照日本大本营命令,在安徽、河北、浙江多个省份掠夺物资。  本版图片 晨报记者 岳强
  • http://sh.sinaimg.cn/2014/0710/U11229P18DT20140710082257.jpg日寇罪证的第一手资料
  • http://sh.sinaimg.cn/2014/0710/U11229P18DT20140710082300.jpg日寇罪证的第一手资料
 

  □晨报记者 宋 杰

  实习生 范金晶

  “昭和十六年(即公元1941年)五月中旬……依照太田胜海中将之命令,在杭州市内俘虏收容所,每日要枪杀或斩杀数名俘虏”、“在安徽省、河北省、浙江省作战时,大本营命令物资掠夺。”……“七七”卢沟桥事变77周年前夕,中央档案馆首次网上公布日本侵华战犯笔录。昨天,住在莘庄的市民胡小姐也晒出了家中一批尘封69年的“日军罪行证明书”,上面有调查者的印章,也有供述日军的手印。档案权威专家初步判断,这批文件出自于战俘营或监狱。本市尚没有此类材料的系统收藏,但这类资料或成为揭露日军暴行的一个重要佐证。

  这批成文于上世纪40年代的材料已面临破损的危险,接下来,档案部门将对破损材料进行“抢救”修复。

  民国时法官曾祖父留下的

  昨天中午,胡小姐拿出了一个长方形的樟木箱子,这批珍贵的材料珍藏在内。“日军罪行证明书”大约有3厘米厚,A5纸左右大小。材料上记录着许多侵华日军的作战记录,其中包括证明书的原件和几份复印件。上面按有供述者手印和调查者的印章,复印件上的手印也是亲手按上去的。这些证明书的纸张已经老化,边角卷曲破损,但一个个证明人的手印却异常清晰。

  箱子里另一部分是胡小姐的曾祖父写的手稿,订成了一本两三厘米厚的书,开头是各地战犯罪证的目录。此外,资料里还有一些是抗战时期的新闻报道剪报,如豫湘桂会战的衡阳战役结束后,衡阳守军最高长官方先觉返回重庆时《大公报》刊发的新闻等。

  胡小姐一家发现这份珍贵的材料是在1997年。那年老宅拆迁,父亲整理家中物品时重新理出了这批资料。胡小姐的父亲当时就觉得资料非常珍贵,就将它们夹在报纸里加以保存。现在史料由胡小姐保管,她将它们保存在一个前几年买的樟木盒子里,放上干燥剂,这样就不怕梅雨天气了。

  这批珍贵的材料是胡小姐曾祖父收藏的。胡小姐的曾祖父名叫胡之超,是民国时期第一批学法律的,他曾在上海地方法院担任法官。胡小姐猜测她的曾祖父当年参与过寻找日本侵华战争的证据,因而保留下了这些珍贵的资料,“前一段看到中央档案馆公开了一部分日军侵华证据,我也希望这些材料能够作为证据让世人知晓。”

  记录内容与公开资料相符

  记者翻阅了一些记录内容,发现这些记录涉及多个时间、多支日军部队的罪行。其中一份日军“二十二师团高林勇”的供述称,“昭和十六年(即公元1941年)五月中旬……依照太田胜海中将之命令,在杭州市内俘虏收容所,每日要枪杀或斩杀数名俘虏”。记者查找史料发现,侵华日军22师团是1938年武汉会战结束后调至杭州,直到1944年改驻香港;其间,太田胜海正是1941年3月至1942年3月间的师团长。

  日寇违反国际公约、屠杀战俘的记录在资料中并不罕见,一件来自日军某船舶输送队的供述中表示,昭和13年(即1938年),日寇第三师团在镇江附近江面,把200多名中国战俘赶入长江中淹死。

  除了屠杀战俘,日寇侵害平民的“罪证”也不少。日军独立第9旅团一等兵木村福就供述了其所部在山西太原周边,掠夺农民粮食350担,甚至还逼被掠夺的当地村民自备马匹,将粮食运到军中;另一份署名“高桥部队步兵一等兵久保菊之助”的资料,则记载这支部队按照日本大本营命令,在安徽、河北、浙江多个省份掠夺物资。

  还有一个来自日军“王牌军队”、“常胜师团”——第十八师团的百十四联队步兵上等兵添谷武治在证明书中承认了该联队在中国的暴行,包括烧死妇女、刀斩俘虏等罪行。该士兵的供述与在中国公开出版的读物《魔迹:日军第十八师团作战档案》中披露的第十八师团在各个村子里枪杀、刀砍农民、烧杀奸淫妇女、烧毁民房无恶不作的侵略罪证相互印证。据了解,该师团作战地域之广、所犯罪行之大、罪行之残忍,在日本侵华陆军步兵师团中实属少见。

  应为审判日军的准备材料

  对于这些珍贵资料,记者昨日专门邀请本市档案权威专家进行鉴定。“初步判断,这些材料应该是真实的,而且是宝贵的。”上海市档案局综合规划处处长张新昨天第一次看到这批材料。他注意到,这些材料很多都是蓝印纸复印或是油印的,表示每份材料都被制作成很多份保存,但每份上都按有供述人的手印。他还注意到,从供述落款时间看,大量标为“民国叁拾四年四月”,也就是1945年4月,而日寇投降是在1945年8月15日。

  “当年4月份的上海还在日寇的占领下,这些材料应该不是在上海制作的。”张新表示,从时间上推测,这些可能是战时被俘日军的供述,材料可能诞生在战俘营或者监狱,说明中国军民在当时已经开始了收集日寇战争罪行的工作。张新还表示,本市现在还没有这样的文件收藏,这批文件中记录了大量日军士兵的暴行,清晰地揭露了日军在中国的种种暴行。他认为,此类文件具有研究和收藏的价值。

  闵行区档案馆征集编研科副科长张清宇昨日在看过文件的照片后也表示,1945年4月正值中国开始对日军进行大反击,抗日形势一片大好。他推测,这些材料并不是审判用的,应该是在战俘营等场所被俘日军的供述,为胜利后的审判做准备。

  闵行档案馆愿免费修补

  不过现在这批材料也面临着完全破损的危险。虽然平时一直用樟木盒子保存、放在避光干燥的地方,但纸张仍然在不断老化破损。记者看到,有的纸张已经完全破碎,字迹已经无法辨认。胡小姐盼着能有专业部门协助修复这些资料,如果有合适的收藏、研究单位,她也希望将其捐出,为研究抗战历史提供帮助。

  闵行区档案馆昨日表示,愿意为这批宝贵资料提供免费的专业修补“抢救”,为历史留痕。胡女士也已经获悉了这一消息,双方将尽快商议“抢救”事宜。据了解,近年来,闵行区档案馆在纸张档案的“抢救”上已经积累了丰富的经验。2012年,闵行档案工作者曾经“抢救”过来自内蒙古自治区档案局的珍品档案,当时该件的纸张已经被压成纸砖、几乎无法打开,但闵行在国内率先尝试使用的真空冷冻揭裱法使之重新揭开。

  张清宇在闵行区档案馆负责档案征集工作,他表示将联系胡小姐,询问其是否愿意捐献给闵行区档案馆。张新也表示,上海市档案局也会持续关注这些材料的保护工作。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健康|团购|站点导航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