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站点导航|惠购

|邮箱|注册

新浪上海

新浪上海> 城事>本地>昆山一线医生手记感叹伤逝 短暂安慰亦是使命

昆山一线医生手记感叹伤逝 短暂安慰亦是使命

A-A+2014年8月4日07:14新闻晨报评论

  昨日,昆山市中医院外一科医生胡天平的一篇题为 《伤逝》的手记在网上热传,其和一位伤员的对话感动了不少人。胡天平回忆说,8月2日早上,伤者陆续送来。“但是他们伤得太重了,超出了我们救治的能力。”大家都很用心,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护理、安慰这些伤者,但是无力救治的感觉很难受。

  其实我没有哭,因为哭不出来。很无力,也就很无奈。无力回天,或是无力做得更好一些,最后似乎只好无奈地看着眼前残酷发生着的一切。祈望会有真正的天使出现,好让他们不害怕,并且得救。

  “有时是治愈,常常去帮助,总是在安慰”。而就在今天(8月2日),没有什么能够让“相关从业人员”拥有此般的体验。“治愈”尚遥远未可及,“帮助”也只能是那样的有限,而只有聊胜于无的“安慰”是可以勉强做得到的。当你置身于黑漆漆一大片、亟待救治的严重病患面前,你会发现自己有多渺小,自己的能力和本领又是多么微乎其微。而最后,你亦只可能与其中某一位病患发生稍为深切一些的联系——当他将你视作一根救命的稻草,而你亦决定担负起那样的一种“使命”的时候。

  他喊:医生救救我。我说,你定心,我们正在救你,你一定会没事的。他说:我渴。我把吸管凑近他龟裂的嘴唇。他说:麻烦你给我家人打个电话,我儿子才18个月,我都没见过他。我拨通他报出的号码,显示他的老家是河南安阳。他吃力地对我伸到他面前的手机说:妈,我们车间爆炸了,我现在在医院里头,我想儿子,你让媳妇带儿子过来,让我看看。

  我看他实在没有力气说话了,就对着电话里面大声说,你儿子的厂着火了,他烧伤了,在医院,他想你们带他儿子过来,他想看儿子。他说,医生谢谢你。我说,没事的,这么大事儿,政府肯定会管的,我们正在想办法让你们接下来到更好的地方去治疗,我只想对你说两个字:挺住。有人已经没了,你比他们要幸运得多,所以一定要坚强。他说,好,我一定会挺住。

  后来我就跟他“很自然地”分开了。我做不了更多,我似乎也帮不了更多的人。我只能希望自己确实地给了他更多一些信心和勇气,对他而言,那就是我唯一有过的存在吧!

  从医院回家的路上,除了似乎稍显拥挤之外,看不出和其它时候有丝毫的差别——车水马龙,川流不息,人们不曾停下属于自己的脚步,依旧匆匆地或是从容地朝着属于自己的方向跋涉。橱窗里的一张张笑脸说不上刺眼,只是又分明醒目地注释着某种必然的距离。

  哀悼逝者,同情伤者,谅体医者,理解生者!

 [1] [2] [下一页]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健康|团购|站点导航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