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站点导航|惠购

|邮箱|注册

新浪上海

新浪上海> 城事>本地>上海最低工资标准与因病支出型贫困救助

上海最低工资标准与因病支出型贫困救助

A-A+2014年8月22日21:57东方网 评论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电台现场

    主持人秦畅:我们要挑选出更有代表性的话题,欢迎大家加入今天中午的对话。有请第一位打进电话的杨先生。

  杨先生:我想提两个方面问题,第一个是关于上海的最低工资标准,现在上海最低工资是1820元,请问这是如何核算出来的?最低工资是如何体现公平性和托底保障的功能?

  主持人秦畅:感觉杨先生做了充分准备,是有备而来,像记者提问似的。

  杨先生:第二个问题是关于大病医保的,目前上海有些家庭是因病致贫、因病致困,政府在大病医保方面也做了很多工作。

  主持人秦畅:小杨你是做什么工作的呢?

  杨先生:我是做老师的,我今年刚刚毕业。

  主持人秦畅:进入教师行业了。

  杨先生:对。

  主持人秦畅:你为什么特别关注因病致贫,或者是由于家里特殊困难导致的困难问题?

  杨先生:我们家里每天都会看《新闻坊》,经常会看到很多家庭是因病致贫、因病致困,对这方面我也会有自己的一些思考。

  主持人秦畅:你的思考是什么呢?每一个个案可能都会让人觉得不舒服。

  杨先生:是的,面对这样的情况,政府在大病医保方面做了很多工作,一定程度上减轻了大病患者的家庭负担,但大病患者在治疗过程中所用的药部分是不在医保报销范围的,这些药往往比较贵,请问可否将大病患者治疗的药都纳入大病医保的范围?

  时光辉:杨先生大学刚毕业刚参加工作就关心社会问题,这非常好,因为社会建设需要每个人的关心,每个人作出努力,这样才能真正把社会建设好。你讲的最低工资标准,政府在最低工资核定的时候主要是从两个方面考虑的。一个是,地方经济社会发展到一定水平、劳动生产率到达一定水平,就业人员最低工资收入应该是可以养活他的家庭,这是从就业人员的角度考虑。第二个是,也要考虑另外一个方面,在一定的劳动生产率下,企业是有一定的承受能力的。所以并不是说最低工资越高越好,最低工资超过一定程度以后,会使企业负担加重,企业进一步新招员工的积极性也会降低,甚至增加企业解聘员工的想法。我们需要在两者之间进行平衡。

  政府每年在最低工资调整的时候都听取两方面的意见,一是听取就业人员的意见,主要代表是工会,另外就是通过企业联合会、工商联等充分听取企业经营方的意见,最后找到大家共同接受平衡点。每年最低工资的增长有几个底线要守住。一是最低工资的增长要把物价增长的水平覆盖掉。

  主持人秦畅:正是我想说的,最低工资涨如果比不过物价的涨幅。

  时光辉:他的生活水平就降低了。第二,除了要把物价全部覆盖以外,还有一个很重要,因为这个社会在不断地向前发展,劳动生产率在不断地提高。对经济社会发展的成果,这些人也要能够共享一部分。由这两部分决定了最低工资增长的主要机制。

  主持人秦畅:也就是说,整体经济增长、整体财政增长,都跟最低工资水平相关。

  时光辉:对,就是整个经济的增长、劳动生产率的进步,劳动者要在其中能够分享一部分,至于分享的是100%还是一部分,还是更多一点,每年的情况有所不同。现在可以说,上海在最低工资的水平上,目前在全国是最高的。按照上海的劳动生产率水平、上海人均GDP的贡献等,也应该是全国最高的。

  主持人秦畅:普通劳动者都希望最低工资水平跟物价水平相挂钩,但在采访企业主时,不要说小企业,包括一些中型、大型企业,都会有另外一个声音,就是上海用工成本太高了。您在制定政策的时候怎么把握平衡度,既让大家感觉到生活水平没有下降,同时企业也不会因为工资太高而随意解聘员工。如果那样,我们就业的岗位少了,劳动者连挣工资的地方都没有了。

  时光辉:对。从企业的角度来看,如果说你在一个城市,觉得最低工资的水平都没办法支付,说明你在市场上的竞争力已经降得比较低了。所以,我们也不能因为企业对工资的支付能力是这个水平,就把最低工资的水平定在这个水平。现在,上海正在进行产业结构调整,有些企业就离开上海了,可能觉得外省市用工成本比上海更加低一些。

  第二个问题是关于大病医保,这实际上是一个医疗负担的问题。关于医疗负担,我们现在有几个层面,第一个是基本层,就是基本医疗保险,我们要把基本医疗保险的覆盖面进一步扩大,水平进一步提高,这就解决了大部分人的问题。但只是基本医疗保险不能解决所有问题。所以,我们要在第二个层面上,对一些大病的医保要重点解决,因为它的情况特殊。除了大病医保以外,还有一个就是医疗互助、医疗救助。比如,职工有职工的医疗互助,学生有学生的医疗互助。在这些基础上,我们上海还出台了在全国首创的因病支出型贫困家庭的救助制度,给予这些困难群体基本生活的保障。现在,按我们社会救助的制度安排,低保制度是保障最低生活水平的群体,但不属于低保范围,如果遇到了大病,家庭的支出很大,也是很难保障基本生活。

  主持人秦畅:已经下降到跟低保人群一样的水平。

  时光辉:这个时候,我们可以启动一个因病支出型贫困的救助,现在我们只是把因病支出型贫困的架构搭好了,目前切口小一点,毕竟这个事在全国是首创,我们还要在实践中不断完善。去年9月1日这个制度开始施行,到现在已经有2600多人享受到救助,但覆盖面还不够。我们正在进行政策研究。同时,在因病支出型贫困救助有一定经验的基础上,我们还要把其他的支出型贫困救助逐步建立起来。

  主持人秦畅:像刚才杨先生说的那样,如果听到一家人的故事,包括最近渐冻人的故事让我们认识到王甲这个小伙子,突然得病,面临巨额的医药费,全家人都要卖了房子来为他治病,这是全社会都不愿意看到的。这可能要通过不同层面,有保障、有保险,社会救助,还有慈善机构,大家共同来帮助。

  时光辉:包括政府的力量,包括社会的力量,大家共同努力,才能把这些问题解决好。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健康|团购|站点导航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