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站点导航|惠购

|邮箱|注册

新浪上海

新浪上海> 城事>本地>上海企业退休人员养老金连续十年增长

上海企业退休人员养老金连续十年增长

A-A+2014年8月22日21:57东方网 评论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电台现场

    主持人秦畅:下面接听下一个听众的电话。

  贺先生:到现在养老保险制度执行了这么长时间,我们提出的口号是“多缴多得、长缴多得”,我觉得有些问题。比如说,一个企业职工的收入是2014年4月份9769.88块,但是工资单上是12993块,个人四金缴掉2349.4块,个调税缴掉873块,公司要为他缴5000多块四金。这个企业用这个员工要直接支付18526块。但这个人拿到的实际收入扣掉四金、个调税是9769.88块。他退休以后只拿到4000多块,“多缴多得、长缴多得”没有得到足够体现。

  主持人秦畅:你是说一个月缴了8000多块,而退休只能拿到4000多块,是这样比较的吗?

  贺先生:对。

  时光辉:非常感谢贺先生,你给我们摊了一本账,从这本账来看,大家都有一些启发。上海是一个老工业城市,老龄化程度比较高,退休工人比较多,负担比较重,所以我们社会保险的费率在全国略高一点。像一个家庭一样,老人多的,可能要赡养的义务和责任就更加强一些。有些家里老人少,可能赡养义务轻一点。另外一个原因是和社保的性质有关,统筹共济是社保的一个重要属性。就好比家里条件好的兄弟要帮一下条件差的,这和商业保险不一样,其他社保也一样。比如说医疗保险,你的确缴了,万一你生病就享受,没有生病就是生病的人享受了。

  主持人秦畅:大家宁愿不享受。

  时光辉:这就是社会保险的概念,保万一。所以,医疗保险、失业保险、生育保险还有工伤保险,都是横向的,都有共济、统筹。比如,有个人只缴了1000元,但养老金可能也有1500元,这位缴了8000元的先生可能就帮到他了,这是社保的共济功能。

  主持人秦畅:我曾经若干年前参观人社局,后台有一个计算中心。

  时光辉:有一个庞大的数据库。

  主持人秦畅:在这个数据库里来滚这个数字,用一些参数来计算。

  时光辉:在社保费率的把握上,总体要考虑收支总体的平衡。一方面,大家都希望养老金可以多拿一点。另外一方面,还希望在多拿的基础上,保障是可持续的。我们在确定社保费率的时候,包括确定养老金水平的时候要综合考虑,要尽力而为,水平能高要把它提高,同时要考虑到持续性。不能说一届政府把当期养老金提高到很高的水平,大家都很开心,但是后来突然发现过了十年、十五年,这个水平不可持续了。这就是没有把现阶段的水平与长远的关系把握好。相信在这个制度体系里面的人,不会只关心现在拿多少,肯定是既关心我今年拿多少,也关心我明年会不会增加,后年还能不能增加一部分。大家更多的是要安心,在安心的基础上希望水平更高。

  主持人秦畅:可持续,也是养老金这个大池子非常重要的一部分。

  时光辉:所以《社会保险法》的原则就是广覆盖、保基本、多层次、可持续。

  主持人秦畅:多层次也很重要,一会看一下听众的提问也碰到多层次的问题。

  小马:的确很多听众同意可持续的社会保障概念,社会保障要跟经济发展相匹配。还有听众认为现在上海高龄老人与老年人中较年轻的养老金差距越来越大了。以往上海80岁以上特加80块/月,而现在只有20块,对比一下北京对于老年人的特加数额,年满65-70岁每人每月增加90块,80岁以上是增加150块。

  时光辉:我们在确定养老金总体水平的时候,要根据自己的情况来定,但同时也会对相关大城市的情况进行对比研究。刚才几位先生都讲到一个问题,新老养老金的问题。我们现在是这样的,上海企业退休的人员养老金从05年开始到现在,连续十年增长,幅度大概都是13%不到一点。

  主持人秦畅:平均每年增长13%不到,基本上超过了GDP的增长。

  时光辉:也比社平工资增长快。我们经常听到一些人反映,我现在退休没有前面退休的人拿得多,就是社平工资增长速度慢于养老金的增长速度。我们每年要考虑倒挂的问题,还要有一个补差,让新老退休相对平衡起来。

  对于老人特加的问题,以前对这个问题是一件事一件事考虑,《社会保险法》出台以后,就基本上是逐步向这个制度靠拢,在靠拢的过程当中逐步消化。比如说一些群体,考虑到群体特殊性,给你特价100块。制度安排上覆盖了以后,还不能一下子拿掉这100块,这有一个逐步消化的过程。我觉得关键还是看制度的公平。

  主持人秦畅:我的理解就是以前80岁以上的老人是作为特殊养老金的对待,但进入《社会保险法》里面,所有人群都要依据这个大法来安排退休金,所谓的地方特加的政策就要随着这个制度进行调整了。

  时光辉:上海的社会保险和社会保障有一个发展过程,以前是一个群体一个群体地研究,现在是在国家制度下的全覆盖,所有人都向这个制度靠齐。这个过程当中会有一些调整,但调整过程中我们会考虑一些历史因素。

  主持人秦畅:在这个节点上我才明白全覆盖的概念,全覆盖就是公平,不能说在城市里就有养老金,在农村就没有,不能说城区的养老金就一定比郊区高,现在城乡统筹也在做。但是全覆盖之后就会造成,水平要重新调整,因为有新的人群加入了。

  时光辉:有一个调整完善的过程。

  主持人秦畅:再随着经济发展的水平不断提高。

  时光辉:最后大家都按照这个制度运行了。以前都是强调个性,现在《社会保险法》出来以后是强调共性,现在是处于从个性向共性逐步过渡的阶段,会有一些调整。可能到一定社会经济发展阶段了,觉得这个共性很公平、很合理,就会进入一个稳定的阶段。当然这还需要一个长期的过程。社会保障制度涉及到每个人的切身利益,不是这么简单的。

  主持人秦畅:我们接到的电话当中都爱跟我们算帐,这个思路非常好,容易让我们思路更加清晰,听一下你的算帐方法,有的时候个体和总体统一起来考虑,容易让我们把事情看得更清楚。

  时光辉:就是切身利益,每个人都愿意把自己放到这个制度里面滚一滚,就会对这个制度有更加深刻的认识。同时,除了考虑我自己的情况,把大制度也看一下,也要考虑我们的确是有一个不断完善的过程。

  主持人秦畅:像刚才的一位听众随便拿了一个工资条,税后可以拿到9000多块,税前18000多,这样的企业是不是可以设立企业年金。

  时光辉:社会保险法里面是提倡多层次,多层次可以讲有四个层面,从社会保险的角度,第一个层面就是基本层,比如基本养老保险、基本医疗保险。第二个层面就是补充层,比如说我企业觉得效益比较好,有企业年金。还有自愿层,个人觉得现在创业能力比较强,我收入也很好,想为将来有更好的生活,自己可以买一些商业保险。这样未来有三层,第一层是保住基本,第二层是进一步补充,第三层是是自愿。除此之外,还有一个托底制度,好比低保相关的制度。我们现在在多层次上发展的不是很好,还要进一步下功夫。现在大家比较关注的都是基本层。要在企业年金方面进一步发展,同时要把商业保险发展起来。在目前的现状来说,退休金是很多人唯一的经济来源,所以大家刚才说一定要算清楚。

  所以,社会保障工作与经济社会发展是不可分离的,希望上海发展的越来越好,这样在职的人员收入就会比较高,就可以为未来多做储备,已经退休的人员也可以共享经济社会发展成果。

  主持人秦畅:我93年工作,我工作那年刚刚上海全覆盖缴养老金,但我从来没有算过退休以后可以拿多少养老金,听众的想法也激发我们有这个想法,让这个制度更加广为人知。

  时光辉:刚才也提到公平的问题,关键是制度公平,我们一定要把制度不断地完善,不断地往前推进,有制度的保障每个人都是受益的。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健康|团购|站点导航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