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滑稽冲击春晚在关键时刻被拿下不是第一次,2005年王汝刚和毛猛达的《你的钥匙我的花》在春晚比钱程这次走得更前,突破六审,进入彩排环节,但最终还是被拿下。昨天,毛猛达对记者说,“虽然遗憾,但心态要放平。上春晚救不了滑稽艺术,滑稽需要的是自强。”毛猛达认为只要这门艺术本身足够强大了,拥有足够多的观众群,“上春晚不是迟早的事吗?”

  上春晚怎么这么难?

  从过来人角度看,毛猛达认为一个南方剧种,要登上以北方观众群为主的春晚舞台,难度其实是相当大的。

  这主要有三方面原因。首先是方言的转换损失了笑料,“南方的滑稽、小品等,登上央视舞台首先比较致命的是要把方言变成普通话,当然央视没有那么严格,这个标准可以放宽到带有方言口音的普通话,目的是为了全国观众都能听懂。”但就这一点,相对于北方的语言类节目就很吃亏,没有了方言就没有了包袱施展的语境,笑料是一定会被损失掉很多。其次是文化差异,“要北方观众一上来就能接受,那对这个节目的艺术要求要高到什么程度可想而知。”第三是春晚本身严格的过滤体制,近乎“苛刻”,现场甚至会使用分贝器来判断作品的暖场效果,不达标也会作为淘汰指标:“本子要好,结构要好,现场演出效果要好。”

  谈到当年自己节目进入联排阶段时的情景,毛猛达说:“虽然我们之前在上海演出很火爆,但是一进央视的演播大厅,我明显感到气场不对。北方观众对我们毕竟不熟悉,当时感觉到的就是冰冷的气场,要一下子出噱头,征服北方观众,很难。”

  上春晚只是一剂强心针

  虽然结果遗憾,但毛猛达认为上不上春晚本身解决不了上海滑稽目前面临的窘境。

  “上春晚也好,上元宵晚会也好,我们自己心态要放平,要有信心,上是早晚的事情,不上也只是无所谓的小事,千万不好觉得打击很大。这没有什么。”毛猛达认为,放宽到整个业态发展视野,即使上了春晚,对当下的滑稽而言也只是一剂“强心针”,“上春晚无法改变滑稽目前的面临的整个生态问题,不要期待像当年《十五贯》一个剧目就能改变整个剧种的生态。现在从整个行业来说,要扭转颓势是需要从业人员默默认真地把我们该做的事情做好。”

  滑稽“脱困”还是要自强

  对于上海独脚戏这次落选,毛猛达作为过来人还是觉得没有必要太受打击,或者感觉遗憾,重要的是,还是从业者怎么自强。“春晚的确是一张试纸,我们没有必要抱怨上春晚怎么那么难,其实再往前想一步,上来以后能立刻改变这个行当的现状吗?能立刻为我们带来多少新观众?所以不必失落。”

  比较幸运的是,因为今年独脚戏的入选,让滑稽艺术再度回到公众视野。半个月以来,业内和观众都在讨论滑稽艺术怎么脱困,怎么发展。从这个角度看,这次虽然落选了,但对滑稽的发展而言,却完全可以是一个契机。“我认为我们应该克服浮躁的心态,回到剧场,和观众面对面,扎扎实实把我们自己的艺术含量弄扎实了,才能谈滑稽的复兴。”

  热点新闻:

   沪C牌照小车收首张深圳限外罚单

  中标率下降几无悬念 2月车牌拍卖如何出奇制胜

  沪新建住宅均价微涨近1.4% 外环外房价首破2万元

  徐汇拟建田林路下穿中环线地道工程 全长约1068.78米

  温州男子嫌妻子闺蜜干涉家事 将其掐死埋尸上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