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志刚手工制作的兔子灯吸引不少顾客前来购买。

  在老上海人的记忆里,元宵节除了吃汤圆,孩子成群结队在弄堂、小区里拉兔子灯也是熟悉的一景。钢丝弯出的兔子架、纸屑贴出的兔子毛、木轮滚出的兔子脚,由于纯手工制作,每只兔子灯色彩各异,“长相”也有微妙的不同……

  十多年前,城隍庙里制作手工兔子灯的艺人并非少数,而坚持至今的只有寥寥数家。在城隍庙方浜中路卖了十多年兔子灯的陈志刚夫妇说:“因为还有人喜欢,所以会把这门手艺一直做下去。”

  纸屑制成“兔毛”最难贴

  陈志刚夫妇的店位于方浜中路373号,下雨天撑起雨棚,连店名牌匾都看不出来,不过这里是上海相当有名的一家制作手工兔子灯的店铺。每到春节前夕,陈志刚夫妇就开始将制作好的一盏盏兔子灯摆到店门口,随着元宵节临近,兔子灯卖得越来越快。

  老板娘吴女士拿起一盏30厘米左右的兔子灯说:“做一盏这样的兔子灯大约要4小时。其实做兔子灯最重要的是耐心。先用铁丝弯出兔子骨架,这是最 难的部分,然后开始糊纸,每个地方都要糊两层,再开始贴‘兔毛’。‘兔毛’由剪得细碎的纸屑层层相贴而成,这个步骤最需要耐心。”

  如果有定制,他们还会制作大型兔子灯。吴女士说:“最大的灯仅兔身就有1.8米,加上头和尾巴,能有两米长,是松江一家公司定的,1500元一盏。”也有一些家长会花几百元,定做60厘米到1米的兔子灯。

  一家老小上阵,全年开工

  昨天中午,下着小雨,一对老年夫妻路过吴女士的店,拿起一盏手工兔子灯爱不释手地看起来。得知兔子灯是纯手工制作,老先生表示,从前元宵节总是 在家里给孩子扎兔子灯,后来孩子长大了就不做了,现在有了小孙子,却从来没玩过兔子灯,他要给孙子买一盏。在一阵精挑细选后,老夫妻买走了一盏40元的白 色兔子灯。

  记者在店里看到,零售的兔子灯分大、中、小三档,价格分别是50元、40元和30元,其中中小型的卖得更好。“现在一天能卖六七十盏,快到元宵 节时生意会更好。”陈志刚说,往年春节至元宵节期间,店里手工兔子灯销量约3000盏,现在离元宵节还有一个星期,已经卖出去一千多盏。除了零售之外,小 学和幼儿园的订购也是一个重要销售渠道,“现在已经有三四家学校跟我们订了兔子灯,少的买几十盏,多的一百多盏”。

  “一年到头都在做兔子灯,否则根本不够卖。”陈志刚介绍,由于手工兔子灯制作时间长,人手紧张,他们一家老少全年都在利用空余时间扎兔子灯,做好一盏就放进仓库,等到春节期间拿出来销售。

  手工兔子灯店已不多

  十多年以前,城隍庙有不少做手工兔子灯的手艺人,陈志刚夫妇也是上世纪九十年代在这里开店。可是如今,手工兔子灯店已经极少,散在城隍庙的沿街 小铺内,不知地址的顾客茫茫然来找很难找到。“现在有些卖手工兔子灯的店,是这两年网上兴起怀旧热,看到商机后再做的,用的是纤维之类的材料,不太牢 固。”吴女士说。

  据陈志刚介绍,一盏中小型兔子灯的成本价其实比较低廉,“铁丝、铁架、纸、木轮、蜡烛等材料,十几元就能搞定,但贵的是人工。一盏兔子灯如果利润30元,耗费4小时制作,每小时的工钱也只有七八元。这对于许多商家来说是比较微薄的利润,很多人也因此不再制作销售。

  现在,网上也有不少店卖塑料兔子灯、电子兔子灯等。对此,陈志刚表示,并不会冲击传统手工兔子灯的生意,对网上出售的那些手工制作的半成品材料 包也表示欢迎。“我们店里也会散卖一些材料。因为兔子骨架造得比较牢,有些家庭买回去,过了一年外边的纸烂了,但骨架子还在,就会有家长领着孩子再到我这 里买五颜六色的纸,回去粘好就又是一盏新兔子灯,也能让家长和孩子分享亲子手工的乐趣。”

  陈志刚说:“现在的人并不是不喜欢手工兔子灯,只是很多人没功夫做,我们就替他们保留这份乐趣。”他直言,想把这种传统手工艺继续传承保留下去。

  热点新闻:

  上海市区拥堵区域将试行外牌限行

  上海银行董事长范一飞任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

  上海小伙春节看房记:一犹豫就损失一年薪水

  孙俪超市里转呼啦圈 邓超:媳妇疯了(图)

  临沂北路沃尔玛外墙脱落 员工正常拆除说法遭驳斥

  天气预报:

  申城阴雨模式还将持续 明后天降水最明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