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勤保安近日进驻浦东连城新苑小区24小时巡逻,杜绝因停车纠纷而发生过激行为。

  晨报记者 徐妍斐

  2014年4月16日,新闻晨报A6、A7版曾发《每天回家抢车位:女白领被逼得递交辞呈,小区业委会主任也曾萌生退意》 一文,报道浦东连城新苑小区由固定停车位引发的停车矛盾。如今一年过去了,当初迟迟未能召开的业主大会已于去年底召开,然而问题仍没有得到解决。由于固定车位业主拒不承认投票结果,导致双方的矛盾由动嘴上升到堵车、戳轮胎等实际行动,并终于在3月9日引起了朝车子泼墨、倒垃圾的过激行为。

  昨天,在20名“特勤安保”的巡逻下,小区暂时恢复平静。但在车位数量确实有限的情况下,利益冲突的双方只能互相角力,继续顶阻力拆地锁,对物业公司也是一大挑战。

  虽然不如连城新苑的矛盾这般激烈,但此类问题在上海的居民区中并不鲜见,甚至也有小区居民已为此对簿公堂。

  出现“专业堵车”越野车

  去年12月,东沟第三居委代行组织召开连城新苑临时业主大会,上千户居民投票表决是否拆除地桩锁,最后获得高票通过,决定从2015年2月1日起取消该小区的固定车位。当时业主大会表决结果发布后,一些临时车位的车主等不及,先行将车停到了固定车位上,引起了一些报警事件。

  所有临时车位的车主都在盼望着2月1日。然而真的到了2月1日,事情却未能向他们所期待的方向发展。当临时车位的车主将车停到固定车位时,原固定车位的人就用车去堵路。一位名叫赵磊的临时车位业主告诉记者:“到了2月1日后,原固定车位的人仍态度蛮横,表决结果简直成了一纸空文。”居委会、物业等单位召集双方再开协调会,会上虽然没有就实质问题达成一致共识,但也都承诺了要和平解决此事。

  “我周五从协调会回来,晚上就发现自家车子被堵了。因为答应了和平解决,我就和堵车的同楼邻居和气商量,最后他也把车挪开了。”虽然赵先生的堵车事件得到和平解决,但到了周末,小区里因车位而引起的堵车、争吵、报警等矛盾却在不断发生。

  上周日晚上,连城新苑几十名业主围着一辆“专业堵车”的越野车,爆发了激烈的争吵。原来,固定车位的车主为了捍卫自己的车位,部分人结成了同盟,只要有临时车位的车主停到原固定车位上,这辆底盘甚高的银灰色越野车就会出马,上前帮堵。

  双方为了此事对峙了一夜,临时车位的车主希望通过打110可以将这辆“专业堵车”的越野车强行拖走,然而直到天亮,事件仍然没有处理结果。积攒了一夜的怨气终于在周一达到高潮,小区西面再次发生堵车事件时,堵路的车遭到泼墨、倒垃圾,并且被戳爆了四个轮胎。这事在小区很快被传开,不少居民闻讯赶来围观,纷纷拍照。此后,遭毁车的原固定车位车主一方想要追责,但也仅仅只有怀疑对象。

  固定车位五六万有偿转让

  去年4月,连城新苑的业主就开始因为固定车位之争闹得不可开交。原来,这个高层小区在2006年新建之时并未料及日后私家车会如此迅速地增长,开发商将177个固定车位划给了最早入住小区的业主,并安装了地桩锁。然而随着小区私家车的增多,其他临时车位的车主每天为找个地方停车费心费力。而与此同时,当时的固定车位却没有被充分利用,部分车主竖着地桩锁而夜不停车,引起临时车位车主的不满,要求拆除地桩锁、所有车辆先到先停的呼声开始壮大。“同样每月都交100元,为什么差别对待?按照《物权法》,他们根本无权占有这些车位。”一名临时车位的业主表示。

  当时,由几名退休业主组成的业委会被顶上杠头,尽管也做了统计车辆、车牌,争取加装红外线识别装置等努力,但双方的矛盾很尖锐。临时车位的业主要求召开业主大会表决是否拆除地桩锁,而固定车位的车主则不同意。拆地桩锁,就意味着原本停车无忧的他们也要加入抢车位大军。事实上,连城新苑的地面固定停车位还有着不能明说的“身价”——转让费高达五六万元,与连城新苑售卖的地下车位价格相当接近。双方的利益冲突,让当时的业委会很难办,甚至不敢召开业主大会。在临时车位车主看来,只要业主大会表决通过拆除地桩锁,事件就会基本得到解决。而在当时的业委会看来,那正是麻烦的开始,固定车位的车主肯乖乖让出嘴里的“肉”吗?

  “因为这件事,我都写了辞职信。”连城新苑的业委会主任给记者看了他当时写的辞职信,而几个月后,连城新苑的业委会就解散了。但停车难的矛盾仍然没有得到解决。去年底,按照《物业管理条例》,经20%以上居民提议,业主大会最终以八成以上的赞成率通过了拆除地桩锁的决定,临时车位的车主本以为迎来了胜利的曙光,然而真正的麻烦才刚开始。固定车位车主拒不认同表决结果的合法性,双方的冲突开始由动嘴皮逐渐升级,毁车事件开始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