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记者 俞凌琳 上海报道

  “为什么我交了100元手续费,连个排队出价的资格也没有?”5月23日,刚拍完牌的上海王先生,忿忿地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

  这是王先生第三次参与拍牌,与前几次一样,他在最后关头还是因为价格传输不出去,传输通道堵塞而导致拍牌未成。

  根据上海国拍中心提供的数据,5月上海共投放7482张牌照,有15.6万人次参与拍牌,中标率仅为4.79%。

  “如果我把价格输入以后,确实比别人慢或者出价没有别人合理,我心服口服。”王先生说,而现在则直接因为网络堵塞取消了他的竞拍资格。

  上海律师协会公司法委员会副主任、汇业律师事务所合作人吴东则一针见血地指出:“这根本不是拍卖,拍卖公司收了拍卖费,却没有提供相应服务,这跟骗钱没什么两样,消费者可以向工商部门投诉,要求查处。”

  不过,上海市交通委副处长黄晓勇在电话中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6月份上海将升级系统,解决通道拥堵问题。”

  系统堵塞屡见不鲜

  这是王先生第三次参与拍牌,令他郁闷的是,每次都是因为最后一刻价格输入不进去没有成功。

  在最终的竞标价格传输过程中,出价系统显示:发送信息失败,请检查你的互联网连接是否正常,再重新提交。详细信息如下:“数据传输错误,请重试!”

  价格传输不出去,是上海市民拍牌普遍遇到的问题。范先生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他已经找了代拍公司,也是在最后一刻价格传不出去。而吴女士同样如此。连拍16个月的丁小姐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她每次遇到的都是同样问题,在最后一刻,价格根本输不进去。

  为什么大家都要挤在最后一刻输入价格,这与竞拍规则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