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多受害者在南京瑞驰投资的办公场所商讨解决办法,而瑞驰投资早已人去楼空。众多受害者在南京瑞驰投资的办公场所商讨解决办法,而瑞驰投资早已人去楼空。

  晨报记者 叶松丽

  一家失信公司,包装成一个很大的企业集团,以高回报率诱使上海一些老年人投资。这场精心策划的骗局,以一个老套的手法收场了——大多数投资人血本无归。

  据受害人手头的名单统计,被卷走资金的投资人多达330多人,涉案金额高达1.68亿元,受害人多为60岁以上的老人。

  考察后投入全副家当

  据受害人刘女士介绍,一开始向他们推销理财产品的是上海渠宜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渠宜投资)。

  记者在上海工商网查询到,该公司是2013年12月在上海自贸区成立的,注册地点为富特西一路477号3层 A50室,注册资本1000万元,法人代表是苏芝平。目前公司状态依然为“确立”。记者了解到,2014年12月17日之前,该公司法人代表为管镇。

  据受害人提供的资料显示,渠宜投资是徐州远大粮食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徐州远大)旗下的子公司。记者从工商网站查询到,徐州远大位于徐州市铜山区马坡镇丁集村,旗下还有农村小额贷款、融资担保、能源矿业投资等子公司,注册资金7000万元,法人代表也是管镇。

  据受害人介绍,渠宜投资的法人代表改为苏芝平后,他的老婆陈圆为执行董事,所有资金进出都是陈圆经手。

  刘女士是一名退休教师。2014年9月,她开始购买渠宜投资的理财产品,一年期投资年化收益为12%—13%,另外还有1到3个月的产品,收益都高于银行同期利率。“一开始,我只投了少量资金,因为对这家公司并不了解。”

  2014年7月,在渠宜投资的安排下,刘女士老公前往徐州远大考察。从刘女士提供的照片上,可以大致了解那次“考察”时的情景:除了干净整洁的生产车间和机器设备,厂区门外还停了一辆加长载重卡车,车上装得满满的,像是粮食,车间里也堆着一包包粮食,公司看上去像在正常生产销售的样子。

  今年1月17日,刘女士的老公再次前往徐州远大考察。“他们看到粮食生产区很繁忙,小额贷款公司也运作正常,集团下属的和润工程机械公司设备齐全,茅山度假别墅规模很大。对方还向考察人员透露,公司除了有一条街的商铺外,在福建还有三座茶山。陈圆还宣布,渠宜在做小额农贷的基础上,增加了银行承兑票据及私募基金业务。”

  “看上去很有潜力的一家公司,旗下有那么多产业,我们投资人觉得挺放心的。”刘女士说,两次考察后,她加大了投资力度,把能够拿得出来的钱全部投进去了,先后投了80万元,此外她还鼓动亲戚投了80万元,她的邻居也跟着投了5万元。

  还有180万没追回来

  王女士是通过朋友介绍,购买了渠宜投资的理财产品。从去年9月开始,王女士在这家公司先后投入了近480万元。

  “公司负责人跟我说,他们把从我们这里募集的闲散资金,通过小额贷款公司放贷,为我们匹配债权。江苏金贸融资担保公司为我们投资人提供担保。”王女士向记者提供了“债权匹配”单据,表明资金有明确的去向。

  今年4月1日—3日,是王女士的投资款到期日。然而直到4月3日,本金依然没有回到她的账户上。“我不停地给陈圆打电话、发短信。”然而,陈圆不接电话,在回复的短信中,陈圆要么说在开会,要么说银行转账遇到问题。在王女士出示的两人短信记录中,陈圆的回答很简单:“开会”、“稍等”、“我来问问财务”、“再给我1小时”等。

  因为催要得早和紧,王女士的钱追回了一部分,但仍有180万元没有拿回来。

  接下来,越来越多的投资者向渠宜投资催账。就在这时,渠宜投资一分为二:浦西分部由上海宏鹤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宏鹤)接盘,浦东分部则由南京瑞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接管(以下简称南京瑞驰),渠宜投资将所有投资人的合同转到两个新公司名下。投资人跟新公司重新签约后,老合同被收走,渠宜公司全身而退。

  王女士跟很多投资者一样,被迫跟南京瑞驰签约,但这家公司没有给投资人付过一分钱。更让投资者困惑的是,现在他们不知道该找哪家公司要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