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多市民从市区赶到新场镇自己动手采摘帮助果农杜启明渡过难关许多市民从市区赶到新场镇自己动手采摘帮助果农杜启明渡过难关

  晨报记者 叶松丽

  这几天晴朗了,浦东新场镇蒋桥村二组的果农杜启明的脸上也终于露出了笑容:一群又一群顾客光临他的果园,买走他滞销的水蜜桃。“好运来得这么突然,真像做梦一样。”

  杜启明的好运,缘于手机朋友圈里一个帖子,说他家的水蜜桃送人都没人要,全部烂在了地里。一石激起千层浪,很多好心的市民驾着车子,从市区赶到他家,帮他解决了问题。

  然而,新场镇其他果农就没有这样的幸运,他们的桃子继续烂在地里,烂在家里。解决了燃眉之急的杜启明心里也在琢磨,今年交好运,有网友关照,明年的桃子怎么办呢?

  桃子卖不掉急得直掉泪

  台风“灿鸿”虽然没有正面袭击上海,然而却对新场镇千亩桃园造成不小的损失。“那几天正是早熟水蜜桃成熟的时间,连续两天的狂风暴雨,把成熟的水蜜桃几乎全部打落在地。”果园七组的陈安明说,他家6亩桃子,几乎有一半掉在地上,烂掉了。果园三组的胡新珍说,她家的损失更严重,成熟的桃子,三分一在树上,三分之二在地上。

  杜启明说,因为他家是晚熟品种,所以“灿鸿”对他家桃园的影响几乎没有。满以为躲过一劫的杜启明万万没有想到,厄运正“趴”在路上等着他。

  “大约10天以前,桃子就开始成熟,要上市了。因为管理得当,我家的桃子不仅产量比往年高,而且果型也比往年的大。往年这个时候,订货的电话接二连三,今年突然一个都没有了。等到开园的时候,还是没有人来买,我这才慌了。”杜启明说,往年他那12亩桃子,根本就不愁卖不掉。“几个做果品批发的,老早就跟我订货,还有一些大公司,给职工发福利。散客零售,基本上不怎么做。”

  望着满园红彤彤的桃子,杜启明一家愁得吃不好饭,睡不好觉。杜启明的老婆说:“那几天,我走在果园里,急得直掉眼泪。”

  人家不来买,杜启明就主动打电话找人家卖。他找出以前老客户的电话,一个接着一个地拨打,反馈来的信息让他非常沮丧:“果品销售公司的人说,今年雨水太多,光照不足,我们这边的水蜜桃不甜,口感差,市场上卖不动。往年买桃子发福利的公司单位说,今年卡得紧,他们不发了。”

  周边的果农日子都不好过。杜启明告诉记者,新场镇有个300亩桃子的大户,有自己的冷库,往年自己300亩桃子不够销,还收购其他散户的。

  “他也打电话找我买过桃子,但今年他没有来过电话,他自己的桃子都滞销,不可能再收购我们的。”

  今年许多果农收入或减半

  “网上说我的桃子送人都没有人要,这不是夸张的说法。”昨天上午,杜启明带着记者在桃园里察看时,指着一堆堆烂桃子说,“卖不掉,我们一家也吃不完。送人吧,新场镇水蜜桃太多了,人家不稀罕。市区的人开车过来,路途遥远,油费、过路费和时间,算下来也不合算”。

  桃子这个东西,又不能长时间存放。成熟了不摘下来,很快会烂掉,落到地上。摘回家,卖不掉,堆放几天,也会烂没了。没有销路,杜启明也就没有摘那些成熟的桃子,因为摘桃子也需要人工。

  杜启明的老婆说,他家从山东来到上海租下了这片地,种下12亩桃,2005年开始桃园进入盛果期。他们家的桃子几乎年年丰收,每年有4到5万斤桃子卖出,平均下来,一年的收入有17万元左右。然而,此前整整一个星期,他家只卖了5000元的桃子。

  在新场镇新环西路沪南公路交叉处的水果疏导点,一溜儿撑有40多个红色阳伞棚在卖桃子。胡新珍说,她每天早晨5点半就来这里卖桃子,一直摆摊到晚上9点半,有时候一天才卖100多元。往年胡新珍家3亩水蜜桃,能够卖5万元,今年可能连2万元都卖不到。

  与她摊位紧邻的陈安明说,往年他家6亩桃子能卖10万元,今年能够卖到5万元就很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