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上海专车软件市场进入“严打期”,有外地司机却顶风而上来沪“淘金”。  最近上海专车软件市场进入“严打期”,有外地司机却顶风而上来沪“淘金”。  

  ■为省开销有时睡车上过夜,一天最多能接25单

  ■市执法总队:无资质车辆一旦查处按上海“1+3”模式处罚

  晨报记者 徐妍斐实习生 李倩彤

  最近上海专车软件市场进入“严打期”,有一批外地司机却顶风而上,开车来沪“淘金”。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他们所面临的压力和高风险也超过了其他本地司机。异地开车的加倍辛苦,和身为“专车司机”这样一个不明不白的身份,让他们感觉到了迷茫。有的司机为了省住宿费,夜间住在车里,也有人试水一番后最终打道回府……

  叫专车来了辆外地牌照车

  “使用专车软件,怎么会叫到外地牌照的车?”白领夏小姐平日出行常叫专车。最近她通过滴滴喊了一辆专车,结果司机的口音让他吃了一惊:这是一位宁波师傅。夏小姐联想起前几天和朋友聊天时,对方也曾叫到外地来沪的专车。

  “因上海生意好做,特地开车来上海。在这儿从早到晚辛苦开了两周,赚了一万多。”谈到首次来沪“淘金”的经历,这位宁波司机很感慨,为了降低成本,他省下每晚住旅店的钱,晚上就睡在车中。

  夏小姐对这趟叫车的服务态度和价格各方面都挺满意,唯一的不足还在于外地专车司机对上海路况不熟悉,还需要依靠导航找路,“并不是所有的乘客都是上海人,不是所有坐专车的人都能为司机指路。”夏小姐还担心外来专车司机会否为了挣钱“连轴转”,因为不休息开专车较容易引发安全问题。

  赚到的没有想象中的多

  司机孙师傅也是一位外地来沪做专车生意的司机。在“严打”形势下,对于要不要接受采访,孙师傅纠结了近一个星期。最终,因为有话想说,孙师傅还是讲出了自己的故事。

  差不多两周前,孙师傅在宁波开车接到了一单目的地为上海的生意,做完那单生意后,他发现自己的软件在不停地响。他意识到:上海的生意比宁波多多了。孙师傅决定先在上海做两天看看。在这里,他也发现了一些老乡。

  “这边能24小时接单,做不完。”在“试试看”的两天里,孙师傅每天能接一二十单,最多一天25单。只是在高峰时段孙师傅遇到了瓶颈,因为外地车牌不能上高架,路堵的时候常常只能做一单生意。

  虽然在上海有做不完的生意,但是能赚到的钱没有想象中的多。“上海的生活成本太高了,找一家宾馆一晚上一两百元,连吃饭一天下来也要250多元,辛苦下来其实也没挣得比宁波多多少。”孙师傅算了一笔账:在上海开专车一周,毛利润在6000元到7000元左右,做一单需要向公司缴25%的份子钱,实际上最后到专车司机手上也就只有4500元到5250元左右。为了保障休息,孙师傅每晚寻找宾馆落脚地,除去每天吃喝住的费用,实际一周的辛苦钱较毛利润砍半,在3500元左右,“现在专车不如以前好开了,以前没有份子钱,现在已经涨到25%,我做一单200元,到手大概在150元。而且因为我是异地开车,所以也拿不到专车软件的接单奖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