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架下每天都有大量老人聚集玩牌。高架下每天都有大量老人聚集玩牌。
高架下每天都有大量老人聚集玩牌。高架下每天都有大量老人聚集玩牌。
“老板”在每天“收工”后要收拾桌椅。“老板”在每天“收工”后要收拾桌椅。

  据《青年报》报道,30几张麻将桌,一百多个白发翁……彭浦公园外的一处高架立交桥底意外地成了“老年麻将档”。在昨日的重阳节里,老人们在桥底玩得不亦乐乎。记者采访了解到,这个桥底麻将档已经存在了近10年,最近被通知将“关门大吉”,不少老人也为即将失去一块“乐园”忧心忡忡。

  现场探访

  有人带干粮来一坐一天 上厕所不便

  昨天下午2时许,记者经过共和新路3650弄附近的南北高架场中路上匝道时发现一处“壮观景象”——数十张麻将桌分布在立交桥桥底,被白发老人们包围着,洗牌声、吆喝声、欢笑声在桌间此起彼伏。记者粗略估计,大约有100多个老人在桥底聚集,他们四人一桌打麻将休闲,每桌周围都有几名“观局者”,俨然一个大型“麻将档”。记者看到,在桥底两侧,还有不少麻将桌和小板凳整齐堆放着,四面大红色的锦旗醒目地悬挂在麻将桌上,“身怀爱老之心,实办利老之事”。而在桥底的中央区域,整齐地停放着一排助动车,把麻将档分割成两片区域。

  正在牌桌边观战的张大妈满头白发,她目不转睛地注视着牌局,偶尔给身旁的老公出谋划策。她坐在一张小板凳上,边上的篮子里放着一个保温瓶和几包零食。“这里就是我们的‘老年活动室’,今天人算少的了,周末来搓麻将的人还要多。”

  张大妈表示,桥底麻将每天都有,分为上下午两场。“上午6点30分开始,到11点结束。中午12点到4点结束。像上班一样。有的人一搓就是一天,会带着干粮过来。”

  在记者与老人们闲聊时,边上一名老汉突然匆匆离开牌桌,一路小跑走进桥墩对面的绿化带里。“不要看他,人家上厕所去的。”老阿姨提醒记者。不一会儿工夫,老汉回来继续打牌。记者在桥下逗留了半个小时,发现了3次这样的行为,老爷叔们内急后,都会找附近背人处“方便”后继续打牌。桥边绿化带内的几个较为偏僻的角几乎已成为“固定厕所”,阵阵臭味飘散。

  “这个地方哪里都好,就是没个固定厕所,不太方便。”麻将桌边的孙阿姨对记者埋怨道,“男同志还好,旁边绿化带上就能解决,我们就麻烦了。要么直接回家,要么走到边上公园里的公厕,一去要去很长时间,有的时候搭子等不及三缺一,就直接找边上的人打牌了。有的时候还得憋着忍忍,少喝点茶水。”

  记者发现,麻将桌边总有两个人来回走动,拿着热水瓶给大家倒开水。这两人被老人们戏称为“老板” ,而这“老板”其实更像是服务员,除了要负责给老人们端茶倒水,还要负责清洁工作,地上的香烟屁股不能留,助动车停歪了也是“老板”动手扶正。据悉,老人们来这里打牌要给“老板”2元钱茶水费。

  历史背景

  桥底麻将有十年传统 见证牌友离世

  记者了解到,这片区域的“麻将传统”已经持续了近十年,从小区住人开始就存在到现在。“这片地方一直都是空地,两边也没什么车子,高架桥造好后这里有“穿堂风”,最早是夏天有老头老太搬来台子边搓麻将边乘凉,后来人就越来越多了。现在最多的时候要有50桌,200多个人。

  正在牌桌上的李大妈告诉记者,她平日在家无事,喜欢打麻将休闲,无奈牌友难寻,经朋友介绍得知这里,便相约一同前来玩。“这边蛮好的,玩得很开心!”李大妈乐呵呵地说道。

  与记者聊到锦旗时,市民杨阿姨眼中隐隐泛出泪光,她指着一面写有“服务周到开心,价有所值满意”的锦旗告诉记者:“送这面锦旗的李桂芳以前一直来这里打牌的,和我也打过几次,老两口已经在去年相继去世了。”杨阿姨对记者说,当时李桂芳和她老伴都是资深麻友,每天早上相互搀扶着从小区里来到桥底搓麻将,有时两人一起夫妻档,有时则是夫唱妇随。觉得这里不错,就送了面锦旗给“老板”。“后来李桂芳得了癌症,不久就去世了。她老伴年纪太大了,家里住在老公房6楼,走不了楼梯又没有电梯,就花钱雇了一个工人每天把他背上背下,颤颤悠悠地过来桥底搓麻将。又过了几个月,老先生也去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