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上海自贸区新片区为何花落临港?如何承载新一轮对外开放使命,推动高质量发展?新片区主导功能正合“临港目标”

临港新城航拍。 本报记者 孟雨涵 摄临港新城航拍。 本报记者 孟雨涵 摄

  上海自贸区原有面积为120.72平方公里。与之相比,临港地区340余平方公里的面积十分难得

  新片区选址临港,既能发挥洋山深水港和浦东国际空港的国际通道优势,又能与现有的产业基础整合。新片区将更集中、更精准地与国际高端要素聚集、高端产业功能培育、产业链及产业集群发展相结合,形成发展新动能

  ■本报记者 舒抒

  上海自贸试验区新片区为何花落临港?这片距离上海市中心70余公里的郊区新城,将如何承载新一轮对外开放的使命?记者采访了多位专家学者,解读自贸区、临港以及对外开放、高质量发展之间的关联。

  空间

  “看得见”与“看不见”的潜力

  上海自贸区原有面积为120.72平方公里。与之相比,位于上海东南角的临港地区规划面积343平方公里,地处长江口和杭州湾交汇处,北临浦东国际航空港,南接洋山国际枢纽港,是上海沿海大通道的重要节点区域,更是长江经济带和海上丝绸之路经济带两大国家战略涉及的重要区域。同时具备海运、空运、铁路、公路、内河、轨交等要素,构成了临港便捷的立体化综合交通优势。

  上海财经大学自贸区研究院院长赵晓雷表示,从地理位置看,临港连接洋山深水港和浦东国际空港,区位优势良好;从产业定位来看,临港的目标是建成集先进重大装备制造、现代科技研发、出口加工等功能为一体的国家新型工业化产业示范基地。此外,临港自身产业基础良好,目前已形成五大产业集群。综合上述特质,上海自贸区新片区选址临港,既能发挥洋山深水港和浦东国际空港的国际通道优势,又能与临港现有的产业基础和城区品牌进行整合,符合国际贸易产业链和先进制造业产业链相融合的产业发展趋势。“这一趋势,恰恰符合自贸新片区的主导功能。”

  上海财经大学教授孙元欣表示,从现有条件来看,洋山深水港年集装箱吞吐量达到2000万个,具有国际一流的全自动装卸码头,紧邻浦东国际机场、南汇新城等先天条件均为临港作为自贸新片区提供了良好的基础设施。从产业来看,临港地区在装备制造业、新能源汽车、智能制造、海洋经济等领域均形成了产业集群,拥有一定数量的骨干企业。区域内另有海洋科创城、智能制造区、智慧制造区等片区,5所大学10万名学生在此求学、生活,产业基础扎实。

  更值得期待的,还有临港显而易见的潜在发展空间。340余平方公里的土地面积在上海十分难得,自2003年启动建设以来,临港开发建设成效显著,具备了港口运输、国家口岸、新兴产业基地和相关服务业等功能,“看得见”与“看不见”的空间潜力都令人期待。

  为何空间如此重要?毫无疑问,新片区聚焦发展的集成电路、人工智能、生物医药、总部经济等产业领域对空间存在可观需求。尤其在发展高端制造、智能制造方面,无论是试验一辆无人驾驶汽车,还是试点制造业相关的总装交付、生产配套、入境维修,皆需要空间载体。

  上海市政府参事、上海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原所长石良平表示,在临港增设新片区,原因之一就是要改变现有的脱实向虚经济格局,为上海在高端制造业方面取得全国领先的身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