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

转到正文内容

周立波称不收徒也不扛旗 回首监狱对任何事都不后悔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05月21日10:18    大洋网-广州日报

  “他们认为我膨胀了,那是他们不知道我的容量”我有超强的心理承受能力。许多文化名人不上网为什么?因为他们怕看到自己的负面新闻。但我早晨起来第一件事情,就是打开电脑搜索百度周立波(微博),啪,啪,又有一条骂我的,哎,这个不错,我的内心足够强大。被骂也是公众人物的一种附加待遇。作为一个公众人物,与其因城府而得到赞美,不如以真实笑迎谩骂。让暴风雨来得更具体一些吧!波波伤得起!”

  周立波6月8日广州体育馆的海派清口演出成为近期城内热议的话题,日前,记者采访了这位一直处于风口浪尖的红人,希望能将他最真实的一面展示在读者面前。

  站上舞台,

  不确定下一句会说什么

  记者:最早学的是滑稽方面的艺术表演,这对您后来开创“海派清口”有何影响? 

  周立波:滑稽教会了我所有说学逗唱的基本功,而且我的基本功很扎实。滑稽有很多套路,但是我现在所要做的是把所有套路都忘记,不要有套路。

  记者:有人统计过,您两小时的演出,观众每15秒笑一次,舞台上的动力是观众的掌声和欢呼吗?

  周立波:不会的,我在舞台上是进入深度逻辑思维的状态,我不确定我下一句会说什么。这是跟现场的氛围产生的东西,我是曲艺界里面一边思索一边演的人。

  记者:这次来广州会说点什么?

  周立波:我在广州生活了三年,对广州很熟悉,我也能听懂粤语。岭南文化和改革开放应该会有,但不会设定框架,到那天我觉得我最喜欢的东西,我就会说,会看现场的情况即兴发挥。

  记者:演了那么多,哪一场印象特别深?

  周立波:2009年在上海的一场《笑侃三十年》。那天把表看错了,演了将近3个小时。

  记者:您好像总有用不完的题材?

  周立波:题材从来不是我的问题。我的题材就是对生活的一种回顾,也是我个人阅历的一种展现。每天都有事情发生,我每天都可以说。你会说在和我交流当中忘词吗?不会的。舞台上的我是在和观众做很正常的一种交流。

  记者:像您这样一直忙,还有时间静下心创作吗?

  周立波:像2009年,我在短短1年不到的时间里连推了3台不同主题的演出。其实我在不断创作,我的主题是跟着社会实事走的,所以只存在一个解读问题。我永远不可能碰到同行那样的创作瓶颈,因为他们在等着别人为他们创作。目前情况是由于我的速度太快,常常导致了一种题材浪费。我现在会选择每一年推出一个主题,像“立波下江南”以后就到今年的“周游中国”。

  回首监狱,对任何事情都不会后悔

  记者:您一直是个特立独行的人吗,在滑稽剧鼎盛时期却选择了经商?

  周立波:不是我选择的。我是被选择的。因为我进监狱了,我一怒为红颜,我在里面休假式地疗养了200多天,修身养性。

  记者:感觉如何? 

  周立波:严顺开老师早就说我“想干什么干什么,没有控制自己的意识,早晚有一天抓进去”,后来我进去第一夜就想到他这句话。门锁上了,出是出不去的,首先得认命吧,得适应这个环境。我的适应过程没用24小时,半个小时,睡着了,心态好。每天过得不幸福是一定的,但是看到了更多不幸,我在那里解读了很多不同的人生。

  记者:有写狱中日记吗? 

  周立波:没有。但这205天影响了我今后所有的人生道路。

  记者:可以理解成您有现在这样的成就和那一段的经历有关系吗?

  周立波:当然!人所有的成功和失败,都是有帮助的。所以,作为一个男人,我嘴里面从来没有说过后悔两个字,我对任何事情都不会后悔,所有的失败都是你成功的成本,一个只说自己成功没有失败的人,属于不健全的人。

  记者:像您现在有这样的成就,很多人说您已经不会再静下心去做一些新的东西,您现在是不是膨胀了?

  周立波:他们认为我膨胀了,那是他们不知道我的容量,不是我膨胀了,是他们的眼界太小!其实人家对你说什么并不重要,关键是你认为自己什么样才重要。我不在乎别人怎么说我,因为自己走自己的路。在乎即为执著,太过执著会精神分裂的,神都不能让所有人接受他,更何况我是一个人呢。

  记者:网上有您跟前妻的传闻,为什么不澄清?

  周立波:因为我曾经是她的先生,一个男人要有这种风度,这就叫上海男人的腔调。

  不收徒不扛旗,德艺双馨和我没关系

  记者:您有没有想过把“海派清口”发扬光大,像“赵家班”、“德云社”,让更多的弟子加入到您自创的流派当中呢? 

  周立波:其实就像海派清口这个名字来历那么简单,我一开始就没有想着什么流派,我是有责任心但没有使命感的。责任心是自律,使命感是要扛大旗的。并不是说扛大旗太沉太累,我知道很多人愿意来扛,但周立波不想,我怕惹事,你看一出事儿都是先抓扛大旗的。所以我不想收徒弟,不想要把海派清口弘扬出去。我只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记者:那您迷恋舞台的什么?

  周立波:一个包袱抖下去,人们用笑声接住,这是种默契,这说明来看周立波的人都懂周立波。

  记者:但艺术家要德艺双馨。 

  周立波:我不追求德艺双馨,这个词和我没关系。我的演出除了艺术价值之外还有新闻、社会价值,我在非常真诚地表演,我把大家自认为都知道的东西再做普世的传播。我真的是在做善事。

  记者:您说过50岁离开舞台,60岁回来,10年里将会做什么? 

  周立波:做徐霞客,去玩去旅游,去享受生活赋予你的东西,然后慢慢地反思过去的三分之二的人生。50岁让你们看一个上海男人的智慧,60岁再让你们看一个上海男人的健康,我一定会带着6块腹肌回到舞台,实在练不出,4块应该没问题,6块可能有难度,我准备去韩国(整一整)。

  记者:那一路走到今天,您觉得自己成功了吗?

  周立波:我的成功永远在我面前,直到我寿终正寝的时候,因为奇迹会在瞬间发生。

  本报记者 苏蕾

  


相关报道:朱丹承认宋柯牵线北上 称与周立波价值观不同 2012-05-16 08:51:16
          朱丹否认与周立波闹不和 两人价值观有较大差异 2012-05-10 14:26:23
          周立波天价跳槽到浙江卫视 身价传言8位数 2012-04-04 09:05: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