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站点导航|惠购

|邮箱|注册

新浪上海

新浪上海> 城事>区域经济>正文

上海白领工资跟不上房租上涨 租奴被逼年年搬家

来源:新闻晚报2012年9月6日14:27【评论0条】字号:T|T

房租上涨,租客的生活品质也随之下降 晚报记者 龚星 现场图片房租上涨,租客的生活品质也随之下降 晚报记者 龚星 现场图片

  晚报记者 张骏斓 俞佳 报道

  虽然调控政策在不断细化,但申城房价仍继续小幅上升。与二手房市场活跃行情类似,近期上海租赁市场也双双量价齐升,仅今年7月就有约87%的楼盘租金出现了不同幅度的上涨,使得整体市场平均租金水平环比上升近4%。而随着申城房租全线上涨,租客们对于租金压力的感受也越发明显,工资跟不上租金,让不少租客感叹进入“租奴”时代。

  案例

  小夫妻:咬牙租下3000元/月“天价”房

  记者见到张先生时,他正在啃着“晚饭”——一根路边摊上买的烤玉米棒。今年4月,女儿的出世给他带来了甜蜜的负担,除了奶粉尿片钱少不了,为了女儿从群租房搬到小两居,也大大增加了生活成本。

  张先生现在租住的是市中心一套老公房,6月份一家四口刚搬进去。房子在一个基本没有绿化和物业的老式小区里,6楼没有电梯,建筑面积约50平米,两房加一个小过道厅。他和妻子孩子住大间,来照顾孩子的丈母娘住小间,过道厅作了厨房。屋子里家电家具基本齐全,但比较旧。不过,张先生对这套新居还是十分满意,当初狠下心以3000元/月的“天价”租下时也考虑了许久,全是为了女儿的诞生。

  张先生在一家小公司做广告设计,妻子在另一家小公司做会计,两人收入都不高。当初刚到上海时他还是单身,为省钱四个大男人蜗居在一间不足十平方米的小房间里。后来,张先生认识了现在的妻子,两人交往并成家后,搬到了改良版的群租房,“就是那种一套房子用隔板隔出很多间,不是真正的房间,有私密性,但不隔音,房租1000多元。 ”

  再后来,女儿出世了。妻子产后一个月就上班了,只有把丈母娘从老家接来照顾孩子。两口之家突然变成三代同堂的四口人,原来租的房间明显不够住了。而且,孩子还需要母乳喂养,张先生妻子在市中心工作,距租屋单程至少1小时,孩子时常挨饿,让他们很心疼。

  于是,在租约到期前一个月,他们开始在妻子工作地附近找房子。看过无数房子后,最终纠结地租下这套3000元/月的房子。他说,这套房租金是原来的两倍以上,但已经是这一区域的低价房了。距离妻子公司不到一站路,可以节约路上时间,午休时也可以回来喂孩子。不过,短暂欣慰过后,就是严酷的现实。 “现在租金翻了一倍,再加上小孩的开销,只有在自己身上省钱。原先我们常调侃贷款买房的是 ‘房奴’,现在我们才是名副其实的 ‘租奴’。”为尽量节约开支,很多时候,晚下班的张先生都是一个人吃晚饭,基本不去馆子,路边2块钱的甜大饼、3块钱的烤玉米、5块钱的炸土豆、3块2个的油墩子都是他的“晚饭”。

  小白领:年年房租上涨被逼年年搬家

  “看,这就是我的爱车。”Jason指给记者的是一辆已锈迹斑斑的二手山地车。来沪近5年一直在租房,Jason看着房租一步步涨起来,而他的爱车也是因为房租上涨而买的。

  刚到上海时,在浦东上班的他和同学在龙阳路地铁站附近租了一栋高楼的两居,2900元/月的租金对于刚毕业的大学生来说并不便宜,但房子70多平方米,两人住着十分宽敞,还有一个不小的客厅偶尔招待朋友,距离地铁站步行不到10分钟,交通便利,他和同学都觉得多出一点钱还可以接受。

  但一年后,周边租金都涨了起来,他们的房东也时不时暗示要涨价。又过了一年,上海租金普遍上涨,他们的房租也不得不涨了。在租约即将到期的时候,Jason和同学决定搬走,找便宜一些的房子住。他们还邀了另一个正准备租房的同学合住分摊房价,最终,他们相中了一个动迁小区里的一套三居,距离地铁步行需近半个小时,但三人总的月租金只要2900元,比原先便宜。为解决交通问题,三人都买了二手自行车,上下班接驳地铁站。

  不过,好景不长,租房合同是一年一签,现在又临近再次续约期了,“今年租金要涨,你们还续租吗? ”房东放话了,Jason不得不再次做出选择。

  对于自己的租房生活,Jason也用了“租奴”来形容。为尽量多攒钱买房结束不稳定的租房生活,Jason动足心思省钱,很少添置新衣,经常加班蹭公司免费晚餐,“回家吃饭常常也就是煮个面条什么的”。 “租奴”改变了Jason的生活,现在他已变身宅男,除了偶尔参加集体活动外,很少出外看电影、吃饭,经常都是在电脑前玩游戏过瘾。

  毕业族:刚上班就“入不敷出”

  刚从上海财经大学毕业的女生小颜,7月正式成为一家国有商业银行的职员,但8月中旬拿到第一笔实习工资后,她的心情就有些黯然。“房租加上日常开销,工资算下来就是负数,一开始就成了 ‘倒贴一族’。 ”

  小颜和另两个同学以每月2800元合租了普陀长寿路地区一套两室老公房,上班一辆公交换乘轨交。房间内配了热水器、电视、空调等,小颜一人独居一间稍小的房间,另两个女同学同住稍大一间,小颜承担1200元房费,其余两人分摊房租800元。 “一个月房租1200元,加上水电煤费,最少也要1600元,再加上其他日常开销,基本上没有积余,甚至是负债的。 ”虽然父母帮她支付了前三个月的房租,但在这半年的实习期间,小颜不得不精打细算。“能够自己做的,尽量自己做”,小颜和室友制定了一个每周厨房工作排班。由于各自下班到家已经很晚,她们一般都是周末在超市进行一番采购,储备一周的食材,同时准备一些面条等应急食品。 “一般都是周末和周一的菜比较好,周二和周四有时就只能将就一点。 ”每天晚上睡觉前,小颜都要对一天的开支进行记录,“这样有计划一点。 ”电影院、餐馆和其他娱乐,都减少了,“最起码把下季度的房租给筹好。 ”

  与其他同龄人一样,小颜也有着自己的爱好,她说她最爱的就是逛商场,但整个7月她只出去逛了一次,其他时间都是在家复习银行相关的等级考试。 “如果过了的话,实习期过后工资等级也会不一样。 ”小颜说。

 [1] [2] [下一页]

精彩推荐更多>>

相关报道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