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站点导航|惠购

|邮箱|注册

新浪上海

新浪上海> 城事>区域经济>原松江新桥农民分享城镇化红利 3年分红八千余万

原松江新桥农民分享城镇化红利 3年分红八千余万

A-A+2013年12月13日08:16解放日报评论

  让进城农民分享城镇化红利

  新桥镇集体经济联合社两万余名社员三年分红八千余万元

  ■首席记者黄勇娣  本报通讯员陈孝斌

  50岁的周春芳,是松江新桥镇原潘家浜村村民,现在则是潘家浜居委会的就业援助员。接近年底,她走访居民时,不时听到大家议论类似话题:今年,漕河泾松江高科技园发展得不错吧?镇里联合社的 “分红”还会增加吗?这些居民虽已分散在不同小区,但作为昔日的当地农民,他们有一个共同身份:新桥镇农村集体经济联合社社员。

  对于社员们关心的话题,镇经济管理事务所所长桑卫国给出了喜人预判:预计到年底,联合社委托经营的新桥镇资产经营管理有限公司可完成1.6亿元收入,净利润3500万元左右,再加上联合社投资的漕河泾松江高科技园可产生不少于3000万元红利,总收益有望达到6500万元。按照“一半分红,一半再投资”原则,全镇2.7万余名社员至少可获3250万元分红,比上年又有增长。

  4年前,新桥镇在全市率先成立第一家镇级农村集体经济联合社,这几年来想方设法做大做强集体经济“蛋糕”,让所有进城农民分享城镇化的长效红利。

  农民变居民,镇保只是第一步

  现在,新桥镇有近20万常住人口,其中近2.5万居民由当地农民转变而来,周春芳就是其中一员。

  2004年3月31日,是周春芳们最难忘的一个日子。这一天,他们的身份发生了彻底转变:镇里一次性拿出10多亿元,为全镇2.1万农民全部办理了“镇保”。按照当时的市政府相关文件,对经营性用地和人均耕地不足0.2亩的村队,有条件的地方可以先行为农民办理小城镇保险。而此前10多年里,当地已有4000多位农民陆续实现了征地养老。由此,新桥镇所有农民转为居民。

  这被当地“农民”评为“近年发生的第一件大事”。如今,已到退休年龄的原农民,每月可领取1100多元退休金。“以前,农民老了不干活肯定没钱;而现在,老人们每月的养老金根本花不完。”周春芳说,如今,各居民小区每到傍晚可热闹了,大多是早早吃完晚饭出来散步、聊天的老人。

  镇保还只是第一步。同时,全镇6个村分三批逐步撤销建制,土地补偿费和村队两级集体资产以货币形式全部量化到村民。周春芳说,潘家浜村是在2008年第二批撤村的,自家分得了12万元。而全镇“最富”的春申村在2010年最后一批撤村,共有3亿元量化到村民。

  村队资产分完了还有分红?

  自此,搬进城镇的农民们以为,自己已与集体资产没什么关系。但2011年3月,他们惊讶地发现,镇里又给他们发放集体资产红利了。这后来被总结为新桥农民进城镇过程中的“第二件大事”。

  原民益村党支部副书记陈坤华说,那一年,该村的原村民共计分得760万元,平均每户5600元,最高一户罗姓村民家分得1.2万元。作为新成立的民益居民区党总支书记,陈坤华和工作人员花了半个月时间,把一张张“分红”存单送到了分居在各小区的原村民手里。而全镇2.7万持“社员证”的居民这一次共分得了2700万元红利。

  这些“分红”从哪里来?居民们议论纷纷,却很少有人清楚近几年来区镇两级政府为此做的种种努力。桑卫国说,看起来,村一级和生产队一级的集体资产分三批量化到村民了;但实际上,是镇级集体经济组织拿出12亿元“买”下了村、队集体资产,实现了“三级资产、一级管理”。到2009年底,新桥镇镇级农村集体总资产达到了36亿元,其中14亿元为可产生收入的经营性资产。分红,正是镇级集体资产带来的。

  一边是日益庞大的集体资产收益与权益主体不清的困惑,另一边是城镇化进程中农民增收的瓶颈。 为解决这些矛盾,松江区政府相关部门与新桥镇政府合力破解难题,“新桥模式”应运而生。2009年12月1日,新桥镇在全市率先成立第一家镇级农村集体经济联合社,代表镇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全体成员行使对集体资产的管理权、经营权、处置权和收益权。联合社参照现代企业管理架构,在全体社员中推选出60多名社员代表成立第一届社员代表会议,在此基础上再选举产生理事会和监事会,对联合社的日常事务进行管理。重大事项如分红、股东变动、预决算公开等,则要召开社员代表大会讨论。

  而此前,该镇已对撤销建制的原村队人数、人均耕地、劳动贡献年和干部干龄情况等开展调查摸底,时间自1956年成立农业合作社起到2004年3月31日实行“镇保”为止;之后,按照每亩土地折算35股、一年劳动贡献年折算1股的计算方式,将全镇集体资产量化到全镇所有社员。上述结果全部挨家挨户进行了两次确认,并作两次公示。到目前为止,全镇持证社员达到27778名,集体资产总份额为173万余份,人均62.5份。周春芳说,自家共分得了238份股份,一直持有,可以年年分红。

  对此,松江区委书记盛亚飞曾表示,新桥镇的尝试有效解决了半个多世纪以来在城镇化进程中遗留的集体资产处置问题,为农民增收增加了渠道和保障,让城镇化切切实实地反哺农民。不仅如此,联合社还有效统筹了区域内“穷村”和“富村”之间的农民利益,让所有农民公平地分享城镇化的收益,也为农村经济长远发展奠定了基础。

  把集体经济“蛋糕”越做越大

  过去3年来,全镇2.7万余持证社员,已累计从联合社获得了8700多万元的分红。陈坤华说,其实,每一次分红时,社员们的心态都很不一样。2011年3月,联合社第一次分红2700万元,大家都格外“惊讶”。2012年4月,第二次分红2950万元,社员们则表现出“惊喜”:又涨了?2013年4月未至,大家已在纷纷询问“是时候该分红了吧”,结果第三次分红3036万元。而眼下,社员们关心的则是“分红会增加多少”。

  社员们期许越来越高,联合社和其委托经营的新桥镇资产经营管理有限公司压力可不小。既要控制风险,又要做大做强集体经济蛋糕,他们可没少动脑筋。目前,新桥镇农村集体资产主要投向不动产领域,如标准厂房、写字楼、公租房等。到目前为止,联合社拥有47万平方米标准厂房、10多万平方米的公租房,出租率均达到96%。预计,镇资产公司今年的所有租金收入可达1.6亿元,净利可达3500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2008年新桥镇资产公司拿出4000万元,创新性入股镇域范围内的漕河泾松江高科技园,持有了其40%的股权。去年,漕河泾创新广场、科技广场28.7万平方米楼宇提前结构封顶,完成期房招商2万平方米,现房租售率达99%,园区实现产值37亿元,给镇集体资产带来了2200万元红利。而今年,漕河泾松江高科技园则有望给镇资产公司带来不少于3000万元的“红利”。

  农村集体资产入股高科技园,获得了稳定的高回报。桑卫国透露,目前,镇资产公司在漕河泾松江高科技园的账面资本已达近2亿元,预计到高科园240亩土地上的所有项目投产后,农民集体经济组织有望拥有其20亿元资产。由此,当地社员也普遍萌生了一个新想法,那就是希望“眼下每年的现金分红少一点”,而把更多本金留在漕河泾松江高科技园,以期将来能获得更多的回报。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健康|团购|站点导航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