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河湾 苏河湾
苏河湾俯瞰大上海 苏河湾俯瞰大上海

  9月17日,上海的早晨碧空如洗,“弯入浦江”的苏州河,在明媚阳光的照耀下,波光粼粼璀璨夺目,犹如一条镶嵌着无数钻石的金色腰带,把闸北装扮得淌金流银,讲述着苏州河畔铿锵故事。

  “苏河弯弯入浦江,闸北拥有四个弯”。苏州河的闸北段,蜿延奔流,亘古不绝,孕育了上海的早期繁荣,也见证着上海的历史变迁,它清晰地记载着上海民族工商业发展的脉络:这里曾经码头林立货船云集,是上海重要的物资集散中心;这里曾经云集金城、中南、大陆、盐业、中国实业、浙江兴业等17家银行仓库,是上海民族金融资本集聚地。

  如今,这条被誉为上海“黄金水岸”的苏河湾,将成为“闸北金融升级版”的重要载体。按照上海闸北区“南高中繁北产业”的总体发展战略,苏河湾被寄予“南高”两字,也就是按照“南部体现高端高档”要求,聚焦苏河湾开发,以东片城市更新和西片功能修复为路径,打造名副其实的上海城市新地标。

  未来的苏河湾将集聚产业功能高端、形象载体高档和社会配套高品位。在产业功能上,对接外滩和陆家嘴金融集聚区发展,着力发展金融及衍生服务业;对接人才强国、人才强市战略,着力发展人力资源服务业,;对接地处苏州河沿岸优势,着力发展高端商贸服务业和高档旅游休闲业。

  今天,苏河湾片区内资本云集,地产大鳄争相抢滩入驻。华侨城苏河湾、中粮大悦城、74街坊新龙广场、13街坊圣和圣广场三期、43街坊百联四行天地项目、117街坊上海洲际中心二期、402街坊嘉里不夜城三期等众多重量级项目纷纷上马。

  “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试看上海曾经的“黄金水岸”如何焕发新颜。

  上海之心苏河湾

  闸北,因清代康熙、雍正年间苏州河上建造了两座挡潮石闸,在两闸之北而得名。而如果将上海地图上下左右各折一次,最中心的位置,就在闸北苏河湾。

  苏河湾地区位于闸北的南部,东起罗浮路、武进路、河南北路,与虹口区接壤;南为苏州河,与黄浦区、静安区接壤;西至长寿路桥,与普陀区接壤;北以铁路为界,延绵全长2300米。

  说起苏河湾地块的来历,还必须从古今吴淞江与黄浦江的相互关系说起。简言之,苏河湾是古吴淞江的恩赐。

  人们常说“黄浦江是上海的母亲河”,其实不然,因为上海设县已有700多年的历史,而黄浦江至今尚不满500岁,只能算是“近代上海的母亲河”。古代上海的母亲河是吴淞江,古称松江。据史料记载,汉魏时期,松江已是太湖最大最重要的泄水道。明初,由于吴淞江两岸开发过度,下游河道堰塞,水患不断,无法治理,被迫另辟新路。明正德十六年(1521)起,浚梳一条名叫宋家浜的小河,从今北新泾至外白渡桥,作为吴淞江新的下游,从此,吴淞江成了黄浦江的滞留,此谓“黄埔夺淞”。这也是如今明明黄埔入江之口却被称作吴淞口的原因所在。

  吴淞江的整治截弯取直,特别是黄渡一下河道屡屡改造,令历史记载与现实观感发生了诸多错位,本在江南的今成了江北,江北的又跑到了江南,唯有以旧吴淞江为界的行政区划没有大变化,旧吴淞江以南之地历海盐、华亭而上海、青浦,县下分乡保图;就吴淞江以北之地历昆山、嘉定而宝山,县下设乡都图。

  苏河湾地块大体以今西藏北路为界,东属27保,都是上海县高昌乡辖地,这就表明它本在古吴淞江以南,而其中相当部分应该是被开发了的吴淞江故道之地;北片若干升科后似属宝山,但都是吴淞江的赐予。

  今天,拥有4.7公里滨河带的苏河湾地区被正式列为上海“十二五”期间“沿江沿河”开发重要区域,并由市政府发展研究中心牵头组织市委研究室、市政府研究室、市经信委、市商务委、上海社科院等机构的专家,对该地区的功能定位及产业选择进行深化研究。今后,闸北将以苏河湾为中心,打造一个以华侨城、中粮大悦城为代表的东翼商业中心和以嘉里中心、隆宇购物中心、汉中路95地块为代表的西翼商业中心并举发展的新格局。

  在全新的苏河湾上,将挖掘丰厚的历史文化底蕴,重塑一个高端商贸平台,构建一个亲民亲水的开放式公共空间,再现一个“沪上清明上河图”。

  上海工业发祥地

  上海近代工业,是伴随着对外贸易而产生的。最早出现的是船舶维修和丝茶加工。而丝茶加工就集中于今苏河湾的东南片。

  道光二十三年(1843年)上海开埠后,迅速取代过去由朝廷钦定的广州,成为中国最大的外贸港口。而当时最主要的出口商品是生丝和茶叶。1845年上海出口的茶叶为广州的50%,10年后上海出口7639磅,几乎是广州的5倍。

  大量丝茶从上海出口,缫丝制茶打包之类加工业务也应运而生。苏河湾东南块,是同治二年(1863年)新辟的美租界的西片,时称西虹口。该地块傍临吴淞江下游,紧邻黄浦江海运码头,辐射太湖流域,运输便捷,地价又较吴淞江南英租界低廉,因此吸引众多企业家来此投资办厂。

  1868年就有意大利商人于今陕西北路、北苏州路设丝厂;1878年,美商于老闸北堍设立丝厂;1880年意商在文极司脱路(今文安路)设其昌丝厂等等。自1881年黄佐卿在今北苏州路、甘肃路口设公和永丝厂后,华商丝厂大量涌现,且开始向新闸以北延伸,尤其是1903年,闸北商绅提出自辟通商场,并得清政府批准之后。自清末至抗战前,大量华商丝厂于斯,如恒丰路上有沈联芳的恒丰、刘桂珍的锦成,光复路有久大、泰丰等等。据1921年统计,从长安路至中兴路,仅湖州商人所设的丝厂就有27家。随丝厂的发展,打包、绢丝、丝线、染织各厂也大量出现,其中就有颇有名气的中孚绢丝厂、怡和园打包厂等。

  制茶业状况大体相同,不过更集中于东南片租界中。据1936年统计,今苏河湾东南片租界之后有机制茶厂18家,占全市的42.1%。当时,之茶叶同业公会就设在北河南路景兴里47号。

  丝茶加工业之集中,恰恰反映了苏河湾地块在晚清民国初上海经济发展中的重要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