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银行账户现金余额不足3000元、连续两年亏损、净资产为负值,但仅总经理一年支取的薪酬就达到30万元(税前)——由法院查封账户而引发的投资者对*ST沪科(600608,SH)的吐槽“纷至沓来”。

  7月28日,*ST沪科相关工作人员在回应《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询问时表示,公司高管的薪酬符合上海地区水平。此外,由于上市公司本身为控股型企业,基本不从事生产经营工作,因此现金流主要集中于数家子公司,同时,公司所涉担保诉讼案件中,其他共同担保单位提供的物保理应足以偿付借款,综上,法院对账户的冻结暂时不会对公司造成实质性影响。

  上市公司此前公告称,由于为当时控股子公司南京宽频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京宽频)向浦发银行南京分行借款950万元提供连带责任担保,而遭致法院查封主要银行账户。

  公司:高管薪酬符合地区水平

  *ST沪科2014年年报显示,除包括公司董事长在内的部分高管系从股东单位领取薪水之外,公司董事、总经理蒋炜一年领取的薪酬合计30万元(税前)、副董事长黎兴宏薪水26.34万元(税前)、副总经理朱速建薪水26.60万元(税前)。

  在不少投资者看来,*ST沪科所保有的现金数,甚至都不足以支付高管们一个月的薪水。

  7月28日,公司工作人员在回应《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询问时表示,高管薪酬数字符合地区水平,“在上海区域并不特别高。”该工作人员认为。

  此外,对于公司现金稀少、现金流困窘的说法,该工作人员表示,由于上市公司是控股型企业,不从事生产经营工作,因此现金流主要集中于下属子公司,如上海异型钢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异钢)、上海永鑫波纹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永鑫)、上海益选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益选)等。

  *ST沪科在7月25日发布的公告中也介绍,公司目前主要业务为异型钢管、波纹管等金属制品的生产制造及大宗商品贸易,相关业务主要通过子公司上海异钢及其子公司、上海益选开展。

  但即使合并子公司,*ST沪科的现金流量仍不如人意。

  公司发布的今年一季报显示,其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985.21万元,同比减少了155.34%。合并资产负债表显示,公司货币资金期末余额为1640.77万元,而这一数字年初则为2695.56万元。另一方面,公司短期借款达到了3500万元,流动负债合计达1.99亿元,但流动资产合计却仅有1.44亿元。

  旗下两大经营主体去年亏损

  这或许与*ST沪科的经营状况有关。

  公司在2014年年报中提及,在宏观经济内生增长动力不足及全国钢铁行业持续低迷的大背景下,目前上市公司所处的钢管制造行业面临的市场形势也愈发严峻,主要下游锅炉、电站、机械制造等行业市场需求明显下降,产能过剩矛盾逐步凸显,价格竞争趋于白热化。在日趋严格的国家能源和环保政策以及高企的人工成本影响下,公司上下游产业链生产日趋恶化,原材料价格下跌所带来的成本优势无法有效转化成产品竞争优势,钢管产品销售价格及盈利水平均呈明显下滑趋势。

  年报数字显示,*ST沪科的主要经营实体之一上海异钢2014年实现营业收入1.14亿元,净利润为-581.04万元。

  不过,这已是*ST沪科业务所涉的两大主要行业中,毛利率相对较高的一项了,其“钢管制造业”的毛利率为10.93%,公司另一子公司上海益选所处的“商品流通业”毛利率甚至低至0.001%。

  上海益选是*ST沪科于2014年中新设立的合资公司,公司注册资本1000万元。其中*ST沪科出资550万元,上海泰恒凯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出资450万元。*ST沪科介绍,上海益选主要开展国际贸易业务,将利用上海自贸区的区位及政策优势开展国际贸易业务,为公司开拓新的利润增长点,有助于公司全面开拓国际贸易业务。

  但至少从目前来看,这笔新投资也并未带来收益。*ST沪科2014年年报介绍,上海益选当年实现营业收入1.07亿元,净利润为-130.25万元。

  冻结账户或影响有限

  *ST沪科工作人员介绍,公司所涉南京宽频担保诉讼一案,由南京苏厦科技有限公司提供其位于南京市集庆路198号主楼1~6层和24层房产抵押担保,同时由*ST沪科和南京斯威特集团有限公司提供连带责任担保。

  “该套房产的总价值是8200余万元,在去除顺位在先的抵押权人所得后,剩余价值约3500万元,应该足以支付南京宽频所借的950万元本金加利息部分了。”上述工作人员介绍。

  同时,根据*ST沪科所聘律师给出的反馈意见,也理应先执行物保,只有在物保不足以偿还借款的情况下,才需由*ST沪科执行连带责任担保。“现在律师也已经向法院提出了申诉,要求先执行物保。当然最终还要看法院执行的结果,比如司法拍卖该处房产后,如果金额足够,这一事项就不会涉及到上市公司。”该工作人员介绍。

  而对*ST沪科“有利”的一点则是,由于法院仅能查封担保方即上市公司的账户,因此该诉讼案件并不会涉及上市公司的经营实体。“我们的现金流、资金主要集中于三家子公司,上市公司只是持有这几家公司的股权,因此银行账户的冻结暂时不会对上市公司造成实质性的影响。”上述工作人员表示。

  寄望重大资产重组?

  经营暂未见好转,*ST沪科似乎一度将希望寄托在出售资产扭亏。

  2014年5月24日,*ST沪科公告挂牌转让所持有的苏州国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苏州国芯)41.05%股权。公司称出售该项股权有利于盘活存量资产,加快公司产业结构调整,并获得一定的投资收益,优化现金流,有利于公司未来运营和战略发展。最终*ST沪科以1940万元的价格转让了该笔股权。

  *ST沪科试图转让的另一项资产,是由全资子公司上海异钢所持有的上海永鑫70%股权,公司设定的转让价格为不低于资产评估价格2697.64万元。与上述出售苏州国芯股权不同的是,转让上海永鑫股权的努力以失败告终。

  原本的如意算盘或许是,如果以2697.64万元的价格转让上海永鑫股权的计划得以实现,且以2014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256.50万元计算,*ST沪科将在2014年扭亏为盈。不过,上海永鑫在2014年仅实现营业收入7608.52万元,净利润亏损775.11万元。

  也有投资者认为,以*ST沪科7月28日收盘价9.22元计算,公司当前市值约30.33亿元,且在连串资产出售后,有成为“净壳”的趋势。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早前,曾有券商评价*ST沪科连串资产转让行为时说,“公司原主要资产中,仅有上海异钢尚未做出售计划”,同时,“现有盈利能力较差的资产逐渐剥离,未来仍存在继续注入优质资产的可能,从而有助于公司实质性转型”,因此仍可“继续期待资产注入重组”。

  值得注意的是,2013年11月,*ST沪科还挂牌转让了江苏意源科技有限公司76.97%股权,后者也属于*ST沪科曾筹划的重大资产重组中拟出售资产的一部分。

  这也意味着,在中国证监会未核准*ST沪科的重大资产方案后,尽管公司董事会和控股股东一度决定继续推进公司重大资产重组项目,但随着江苏意源的转让,该方案本身也面临着重新调整的需要。上市公司在2014年年报中也表示,截至报告期末,“该事项仍处于前期的政策及可行性研究阶段,暂未取得实质性进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