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春节档电影票房全线飙红,但随后后劲不足,到目前全国总票房只有400多亿。/CFP今年春节档电影票房全线飙红,但随后后劲不足,到目前全国总票房只有400多亿。/CFP

  晨报记者 苗夏丽

  从冯小刚为《我不是潘金莲》开撕万达影业,到《我的名字。》靠滤镜等新营销手法成为票房黑马,在中国票房增长放缓的情况下,电影发行营销的玩法正在变化。

  《长城》为票房“拍卖道具”

  张艺谋导演的《长城》将在16日全国公映,距离2016年结束还有半个月左右时间,这部大片也被认为是挽救2016年电影票房的救星之一。

  今年年初业内豪言壮语600亿票房,但是据“猫眼电影”显示,截至12月9日,今年全国电影票房达到424亿元,距离去年440.69亿总票房还有大约16亿元的差距。年初年末的的落差让中国电影行业很尴尬。

  如何抓住年底的尾巴,提振票房?影视发行公司也是想着各种法子“营销”,《长城》甚至第一次祭出了“拍卖道具”的大招。

  12月9日,万达影业旗下的时光网,举行了一次线上线下的道具拍卖,包括《长城》电影中的各种盾牌、斧子,以及张艺谋的书法等,累计拍卖了25.7万元,其中张艺谋“长城”书法以8.8万成交,各种盾牌的拍卖成交价在1万以上。

  “以前有拍卖影视作品周边衍生产品,但拍卖道具,在中国电影市场是第一次,特别是电影敢于在上演前进行拍卖更加罕见。这些盾牌等道具来自新西兰的维塔工作室。”时光网CEO侯凯文说。

  维塔工作室是《魔戒》三部曲的御用道具工作室,《魔戒》原版道具在之前的拍卖中拍出天价,精灵王子莱戈拉斯使用的精灵弓箭,被拍出了37.2万美元。在中国,从《长城》开始,电影道具拍卖的手法也开始被当作电影发行的噱头玩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