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元化转型之艰

  如果说销售和回款是房企当下最焦虑的问题,那么转型、多元化,以及多元化与传统开发业务的平衡,则是大型房企尤其是万科喊出“活下去”的内在逻辑。

  万科的活下去更指向未来、长远发展。与王石时代不同,2012年郁亮主导提出向城市配套服务商、城乡建设与生活服务商转型,万科更重视投资、资本运作、物业运营和资产管理,过去6年的转型也着力于此。

  截至2018年9月,万科的转型业务集中于长租公寓、物流地产、商业运营、教育、养老等。

  6年后,郁亮首次对战略进行了检讨。“类似自如(长租公寓)事件,以及一些小概率、高风险事件,比如教育的性侵问题、养老的责任事故、在建工地的重大安全事故等,一旦发生,只有关门。”他在内部的讲话,折射出对转型业务的反思。

  他提出,要将万科现有业务收敛和聚焦,投入和产出严重不匹配、风险和收益严重不匹配的业务必须调整。

  其他房企的转型也不顺利。10月7日,恒大健康突然公告FF提起仲裁,要“踢恒大出局”,这让许家印的新能源汽车、高科技产业转型遭遇波折。

  此前,恒大转型快消、粮油等都以失败、亏损、剥离告终。

  此前,因看好大屏运营和内容领域的发展前景,2017年1月份,融创中国主席孙宏斌在乐视网陷入资金链危机之时,携150亿元资金火速入股乐视网、乐视致新和乐视影业三家公司。

  结果带来的是融创165.5亿元的亏损。孙宏斌直言,乐视是一笔失败的投资,并将其视作融创转型的代价。孙宏斌更在今年半年报发布会上说,融创中国已停止多元化发展。

  碧桂园今年高调宣布转型高科技农业,但碧桂园此前输出马来西亚的产业、科技新城森林城市却深陷泥潭,受当地政局变化影响,至今未有解决方案。

  严跃进指出,大型房企在多元化之路上的尝试和挫折,令行业集体反思,转型应该如何继续走下去,这是万科“活下去”又一重意思。

  截至目前,房地产开发销售及其收入,仍是房企的主要和绝对收入来源,2018年中报显示,万科来自房地产开发的营收占比仍在95%以上。